首页 古代言情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牵手

我穿成了我书里的白莲花 好想吃饭团 2018 2020-12-15 03:51:26

  夕阳渐渐显,天边飘过几朵红云。

  闹市下,男郎欣长的身姿微微弯曲,不知从哪拿出来一只簪子,轻轻戴于女郎头上。

  微风轻轻吹过他的衣袖和红着脸的女郎的发丝,独特的清香飘向凝荷。

  很快的时间里,恢复挺直的身躯。

  凝荷摸了摸发簪,歪着头看他:“你哪来的簪子?”

  陆知行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刚才买来的。”

  凝荷笑嘻嘻道:“你刚才果然是在作坏。”

  陆知行斜瞥一眼她,佯装不悦。她立刻改口:“但我喜欢。”

  女郎耍赖奉承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陆知行没被她带进去,只是牵起她的手就要往回走去。

  凝荷被他此举讶的瞪大了眼,陆知行反倒没在看她。

  俗话说,只要我别不好意思,那不好意思的就是别人。

  凝荷反之握的更紧了些,抬起眼看着他的耳后根一点一点变得通红,她逗他道:“这就脸红了,那以后成婚了可怎么办啊陆郎。”

  成婚?

  陆知行瞳孔一震,扫了一眼调戏他笑的像花儿般的凝荷,哼哼道:“你这般调戏男子,以后有哪个男郎敢要与你。”

  凝荷直打趣道:“总是有瞎了眼的。”

  她抬眼对上陆知行嫌弃的目光,脸上更是乐的没边了。

  二人有说有笑刚要走过酒坊,凝荷便被一人唤住留步。

  凝荷疑惑回头定睛一看,赵王身着一身青衣,立于酒坊前。

  她松开陆知行的手,有些疑惑道:“赵王殿下?”

  赵王一改冰冷,笑的翩翩,大步一跨走到她身前来,言语中还带着一丝惊喜:“你还记得本王?”

  凝荷见他朝自己示好,也挤出了一个微笑:“自然,王爷风度翩翩,容貌出众,是多少女郎心之所往,凝荷怎会不记得。”

  “哪有凝荷妹妹美色过人,那日在殿前本王一眼记之,至今难忘。”刘演笑道。

  凝荷在心里扯了扯嘴角,拉倒吧。那天你明明是在马车上瞪了我一眼,殿前看都没看我。

  她微微欠了欠身子,笑着道:“王爷说笑了。”

  陆知行在她身后冷着眼睨着这俩人互相阿谀奉承。

  刘演视线对上她身后一脸冷漠的陆知行,先是一愕,后惊讶道:“子诏也在此?你们认识吗?”

  陆知行扫了眼他的疑问,将他神色收入眼底。

  轻在心底冷笑了声,装,再装。

  凝荷回头望了眼陆知行,见他的神情早已恢复以往的淡漠疏离状,一脸羞红道:“我与陆郎,是方才碰上的。”

  陆知行悠悠上前,轻抬眼睫,眸子幽黑的对上凝荷道:“是~”他尾音音婉转绵长,带着意味不明,“我与长凝郡主偶然碰上的。”

  刘演不露神色:“呵呵,那我们和郡主还真是有缘。”

  “王爷今日怎有兴致独自出行?”陆知行扫视着刘演身后,轻开薄唇。

  刘演长睫微垂,举起拿着一壶酒的手静静道:“听闻这的酒以芬香闻名,慕名前来喝上一口,便不想别人跟着便独自前来了。”又看着凝荷,“果然是清甜。”

  凝荷眸光一转,只听见陆知行清潋的声音响起:“酒固然香,王爷也要量力而为,千万饮过量醉了,误了回程。”

  赵王笑意渐收:“多谢子诏提醒。”说罢又朝凝荷一笑:“今日再次一碰,属实有缘。天已渐晚,本王就先告辞了。”

  凝荷侧了侧身子,“王爷慢走。”

  待人走远了后。

  陆知行斜眺了眼凝荷,幽幽道:“你认识赵王?”

  凝荷:“就那么一面之缘吧。”

  陆知行深深看了眼凝荷,半晌他轻叹了口气,凝荷美目盈盈而望,他道:“这人心思深沉叫人难以摸透,你...还是离他远些吧。”

  凝荷笑意渐上,没忍住口头上调侃他:“我看赵王殿下为人儒雅,脾性温和,倒也不像你所言那样。”说着她顿了顿,“你该不会是醋他吧。”

  陆知行皱眉有些说不过她,只是挥动衣袖作罢,道:“醋他?为何。”

  “总之,他不简单。”

  郎君有些气不能说,左右下还是一把牵起她的手,紧抿唇,一言不发。

  夕阳拉长了两人的影子。

  长安街依旧闹闹哄哄。

  前头身型修长清风俊朗的郎君板正着脸,手上紧紧握住旁肤白貌美的女郎旁若无人地走着。

  行人纷纷侧目。

  凝荷瞥了眼他锋利的侧颜,喜上眉梢,唇角上扬。

  心中有点什么东西在一直变化。

  ...

  一年秋已过,转眼间入冬。

  前有朝堂告之边疆战事又启,将士吃紧。

  绍绪帝头疼之际,刘王自告奋勇,再度请求远赴边境驻军。

  皇后陆氏极力不舍,而后之刘王去意已决。

  一走,陆氏抱病一月有余。

  皇帝准许陆氏一族进宫宽慰皇后凤体安康。

  朝堂一换水,动荡不安。

  绍绪帝提防摄政王权力日益过大,早就近些年来暗中从中夺去了大半权力,收买人心,搞走权臣。一下朝中对立,由丞相为一方与摄政王抗衡。

  凝荷边拨开一瓣橘子边听着许氏唠叨着闲言琐事,也不知真假程度,只得边听边随着她应句:真是太过分了!

  许氏摇了摇头,担忧道:“你这样不上心,万一你爹爹倒下了,谁家男子还肯收了你呀。”

  凝荷摆了摆手,扑倒她怀中,蹭了蹭许氏撒娇道:“娘亲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跑路的准备了。

  许氏又想到,摇了摇头:“你说你爹爹那么爱出风头,在朝中树敌一定不少,会不会有天真会被有心之人掰倒了,那我们娘俩可怎么办?”

  凝荷眉毛一挑,娘,你放心。爹他一定会被掰倒的。

  不止被有心之人掰倒,还是被皇帝下旨搞死的。

  是要准备准备成亲了。

  想到这,她也想起,算到现在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陆知行了。

  刘王远赴边境前几日,她倒是见过他一次。

  来的时候风霜逼人,寒气蔓延在他身上,眉头紧锁,神色惟沉默。

  简单来道了句宫内皇后有诏,陆家轮番进宫安抚国母。

  又提到了关于刘王已赴边境之事。

好想吃饭团

十二月快乐,我已经放假啦。前段时间好忙哦,谢谢你们还记得我呀。我在旅游,会记得更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