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将门嫡女要逆天

第四十一章 阎王

将门嫡女要逆天 颜儿妖妖 2134 2020-06-26 06:00:00

  随后,他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有些怔愣的洛梓颜:“亡人洛氏,还不赶快上前,这位乃是幽冥界之主的阎罗殿下。”

  洛梓颜在一时的怔愣中被鬼差的声音拉回了神智,可她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紧紧的盯着那少年所站的位置...

  直到少年闻声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洛梓颜很难相信,堂堂幽冥之界的主宰者,竟然是一位长相不过及冠的少年之人。

  他生的很是俊俏,就如同诗画一样存在于这座殿宇之中,竟没有任何一丝违和之感。

  少年肌肤白皙,浓密的剑眉下,那长而微卷的睫毛处,一双桃花似的双眼黑白分明。

  细细看去,这双清澈无比的眼睛,却带着不属于少年这个年纪的冰冷与深邃。

  他的鼻梁硬挺,薄唇粉嫩的就像是四月盛开的杏花,在看到洛梓颜的时候,唇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这样俊俏不凡的一张脸看在洛梓颜的眼中,不知为何,竟有种冷意的感觉;

  忽然,她问出了超乎所有人预料的话:“你是堂堂的幽冥之主,为什么要给我安排如此的命运,让我这一世竟这般的凄苦,遭人如此的算计。难不成,我是你们这群人手中的棋子吗?”

  说着,生前的记忆在她此刻的脑海之中翻涌,让她所有的委屈倾巢而出,不知怎的,眼中也泛起了丝丝的雾气:“阎王大人,就这般的让我死去,我定然不会遵从,即便拼个魂飞魄散,我也要将嫡母的伪善,嫡姐的狡诈,痴恋之人的狠绝,公之于天下。我要让她们尝到我所受的苦,千倍万倍,我要用她们的血,染尽明齐的天下。我不甘心,我不想轮为任何人的棋子,请你让我回去,我要亲眼看着这群人死无葬身之地!”

  听着洛梓颜的话,如此年轻的阎王眼中极快的闪过一抹痛色,看着那带着倨傲且幽深的双眼,她就像是准备奋不顾身想要去与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同归于尽一样。

  即使前面的路是万丈深渊,会让她魂飞魄散,她也没有任何在乎之意。仇恨已经将她尽有的一点期望淹没,现在的她,没有了彼时的纯善与温暖。

  “好!”

  少年阎王的声音似幽泉徐徐而来,他的唇角忽然露出一丝释然的微笑,这样的笑意在他本就俊美的面颊上,犹如盛放的花朵一般,就连语气,也有着莫名的温和:“我让你回去,可却不是回到现在的你,而是回到八年前的你,带着前世的记忆,我让你重活这一世。”

  洛梓颜有着不解,甚至当即就顿在了原地,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这番的言语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获得这少年阎王的应允,当即就算是他说出那个‘好’字的时候,也让她觉得太过于不可思议。竟连要怎么回答这少年阎王的话,也都不知了。

  身旁的鬼差面露难色,他太过于清楚少年阎王为何会有如此的举动,眼前的少女实在太过于凄苦,几世的轮回,皆是如此痛彻心扉的肝肠剧烈。

  前几世,少年并非阎王,给不了她过多的帮助,只能在她轮回之时让她少受一些苦楚。

  而如今,他乃是真正的幽冥之主,对于少女的命运,也只是一声吩咐即可。可少女却不知道,若是让少女重生一世,对于这个少年阎王来说,即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他想要上前劝阻,却得到了少年一个极具警告意义的眼神,他也只能颔额垂眸,立在一旁,听着少年阎王继续对着少女,道:“你想要报仇,那就去报仇,你想要东启的天下,就以你自己的方式去争夺,你想要看着东启灭亡也好,想要东启皇室的血染尽明齐大地的每一处也好,我给你机会。”

  “为什么?”洛梓颜不解。

  少年阎王面上的笑意带着慵懒,眼神却很是傲视一般的看着这殿宇之中的每一处。

  这番的气度落在洛梓颜的眼中,就像是少年阎王有一种与生育来的王者之气,尤其是他那副极致俊美的不凡的脸,将他这样的傲然无限放大,竟无端生出让人无法抗拒的感觉。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我想这么做。”少年的语气让人听不出心绪:“我到也想看看,你究竟要怎么样去报仇。这也算我久在这幽冥地界之内,看不到的一出好戏,只不过这戏的话本子,要你亲自来写。至于过程如何,也由你自己把握,你看...如何?”

  洛梓颜没有了犹豫,她面前的人毕竟是幽冥之主,想来也不会匡她这种无主的幽魂,毕竟没有什么利弊的牵扯,若说唯一可以解释的,那应该就是这少年阎王的话语,他久居再此,太过无趣,想要找些乐趣给自己,可以让平日里的他增添一些有兴趣的东西。

  既然如此,洛梓颜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好,还请阎王殿下,说到做到。”话音刚落,她漠然的转身,离开了这座殿宇之中,朝着门外走去。

  身后的鬼差见此,上前对着少年阎王,道:“殿下,这般处理,怕是不好同九重天界交代,一旦事发,那七十二道天雷荒火,会让你近百年痛不欲生,您这又是何苦呢?”

  少年阎王的眼神,只是看着那少女渐行渐远的背影处,直到消失在了他的视线范围之内,他才幽幽的开口问道:“宾城,你觉得这几世她过的如何?”

  鬼差明白了少年阎王的话,顿时不做任何劝解之言,他是少年阎王之外最清楚那少女几世轮回之人,每每带着少女回到这幽冥之界,他都会如刚刚那般,给少女讲解幽冥之界的规矩及奈何桥与往生桥的不同,也都会给少女看那奈何桥上的一幕幕,这几次,从未变过。

  唯一变的,只是少女不同的心性,她从最开始的好奇,渐渐的变得沉默,直到这一世,竟然满心满眼的被仇恨所覆盖。鬼差此时有些恍然,垂头不语。

  “让我的一缕魂去人间陪她吧。”

  少年阎王缓缓的开口,道:“凭她自己,这样的路太难走了,已经悲苦了几世,这一世,就痛快而活吧。”

  他看着鬼差,道:“吩咐下去,既然她一切的悲苦都在要从她回到将军府时开始,那就让她在那之前,过一个无忧无虑的童趣之年吧。剩下的事情,你来安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