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我拿的是主角剧本

第三章:东方玄学

我拿的是主角剧本 鹤i 2266 2020-08-20 13:17:11

  这是一间充满少女心的房间,色调主呈粉白色,房间里是到处可见的大型玩偶,淡粉色的墙面上印着一串英文,北角处是崭新的白色书柜,上面的书甚至有的没拆包装。

  白色的衣柜一半门敞开着,里面是各种各样的连衣裙,一旁的鞋柜上摆放着小皮鞋和高跟鞋,运动鞋少之又少。

  粉色的圆形公主床上躺着一个容貌惊艳的女孩,女孩的手指微微抖动,眼睛猛的睁开。

  刺眼的光芒让女孩微微不适,她看着周围的一切,瞳孔突然收缩,快速坐了起来,这个房间她熟悉至极。

  这是她在帝宫的房间。

  沈辞有些反应不过来,帝宫她熟悉至极,因为帝宫是顾谨言的住宅,也是他给她的家。

  她曾最厌恶这里,此刻却觉得这里温馨不已。

  捏着被角的手紧了紧,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明明已经死了,死在了那个小破屋里,但沈辞此刻却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仿佛在告诉她,她没死。

  沈辞来不及回忆,她连忙掀开被子站起来看着自己的双腿,双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她看着自己没有变形的脚,白皙修长的双腿上也没有任何淤青和鞭痕。

  她咽了口口水,缓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滑嫩的感觉从手心传来,触感让沈辞心一惊。

  沈辞小跑到一旁的梳妆台,动作很大,梳妆台一晃,桌面上放着许多护肤品,都是玻璃瓶的设计,随着这一晃,一部分倒在桌面上,一部分滚到了地上,大理石与玻璃的碰撞,清脆的碎裂声响起。

  无暇顾及其他,沈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愣了神。

  镜子中的人,白皙的肌肤格外漂亮,细眉秋瞳,高挺的鼻子和红润的嘴唇,没有任何粉黛的装饰,气质浑然天成,女孩如同女娲最完美的“作品”。

  沈辞清清楚楚的记得柳裳嫣曾泼了自己一脸的硫酸,自己扭头试图躲开,但还是伤到了左脸。

  没有疤痕,没有淤青,这是自己最开始的模样。

  还未适应这一切,房门被人撞了开来,一道身影跑了过来,直接握住沈辞的手腕向后一拉。

  “沈辞,你又要干什么?”男人胸口浮动的厉害,声音都重了些,领带松松散散的挂在衬衫上,他看着地上的碎玻璃,皱眉发问。

  这次又要做什么,这可是碎玻璃!如果自己来晚了,是不是又要见血了?

  顾谨言不敢继续想下去,沈辞看着身前的男人,只感觉时间都静止了,泪水一瞬间便充斥眼眶,感受着男人掌心传来的温度,脑海中响起柳裳嫣的声音。

  顾谨言死了,自杀。

  沈辞似是受了偌大的委屈一般,看见沈辞的样子,顾谨言心一揪,自从强行将沈辞关在帝宫,他每天面对沈辞如同杀父仇人般的眼神,何时见过她这幅样子?

  顾谨言已经准备好面对沈辞的骂句,他想给她擦眼泪,想把她拥进怀里问怎么了,可他不能,因为沈辞不喜欢。

  顾谨言多么敏感,此刻沈辞看着自己的眼里没有厌恶,眸子里是他不曾见过的情绪,这情绪仿佛在下一刻便会涌出来。

  看着这样的沈辞,顾谨言眸暗了几分,他大概是疯了才会觉得沈辞看自己的眼神里没有厌恶。

  顾谨言似是自嘲一般轻笑一声,他松开沈辞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沈辞慌了,她现在不想计较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只想留住顾谨言。

  泪水在此刻夺眶而出,看着落泪的沈辞,顾谨言瞬间慌神,哪里顾得上沈辞之前的警告,立刻重新抬起沈辞的手,慌忙开口:“弄疼了?”

  沈辞没有说话,泪水如同水闸坏掉的水龙头一般滚落,顾谨言更慌了,他捧着她的左手腕,细细的查看,看着上面的红印自责不已,“我的错,我以后不会再碰你,你别哭了好不好?”

  沈辞摇头,顾谨言似是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选择开口道:“…我可以让你再见一面苏凌薄,但你必须跟我结婚,而…”

  “好。”顾谨言话音未落,沈辞便打断他。

  听见沈辞的回应,顾谨言身体一滞,眸子如同大海一般深沉,周围的空气瞬间冷了许多,他松开了手。

  为了再见一面苏凌薄,沈辞答应跟他结婚,没关系,至少她愿意跟自己结婚,没关系,没关系。

  顾谨言拿出手机准备安排见面的事情,沈辞伸手压下手机,她踮起脚尖,“顾谨言,抛开见他,我们结婚吧。”沈辞轻笑一声,再次开口。

  听见沈辞的话,几乎是一瞬间,顾谨言的负面情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慌乱和不解,他看着沈辞那对清晰的可以倒映出自己的眼睛,女孩的眼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顾谨言心乱如麻,却被这眼神渐渐抚平,他也看向沈辞,眉目之间的紧张尽收沈辞眼底,他缓缓张口,甚至尾音都有些颤抖:“沈辞,你知道你再说什么。”

  沈辞点了点头,见顾谨言呆愣在地,没有任何动作,沈辞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好生可爱。

  沈辞突然生出了个大胆的想法,行动总是快想法一步,她手指一握便拉住了顾谨言的领带,往自己这边一带,顾谨言下意识顺着力道身体倾向沈辞。

  他连忙伸手抵在衣柜上,还未反应过来,嘴唇便是一软,娇香入怀,低眸,沈辞笨拙却急切的吻着自己,睫毛上是星星泪光。

  如果此刻顾谨言还能忍住,那他就显得太不男人了,顾谨言的理智线再此刻断裂,他伸手将沈辞紧紧的搂住。

  沈辞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但她知道,如果非要解释,那就是自己重生了,像玄幻小说一样。

  沈辞虽活了两世,可这是她第一次亲吻,对方还是顾谨言。

  沈辞一开始还能把握主动,可顾谨言后面如同封印的野兽解封了一般,直接压的她喘不过气。

  沈辞的脸渐渐红了,不行了,不行了,她拍了拍顾谨言的肩膀,后者反应也很快,抬起头来,试图直起身子,但领带还被沈辞紧紧的握在手中,只能照旧保持这个姿势。

  一吻结束,沈辞连忙喘气,松开领带拍着胸口,白皙的脸蛋因为亲吻的原因变得红润,小嘴也变得光滑起来,那对秋瞳泛着朦胧的水雾。

  顾谨言看着沈辞的模样,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移开视线转身,背对着沈辞,他伸手摸了摸嘴唇,上面还残留着沈辞的温度。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吻,也是认识这么久以来沈辞第一次让自己接近她一米之内。

  顾谨言的眸不察觉的暗了暗,小女人的态度大改,八成是为了那一笔合同,九成为了苏家那小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