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甜甜的陈醋

第二十四章 忌日

甜甜的陈醋 绿色鸽子 2682 2020-06-15 14:20:15

  自那日过后,足足过了五日沈醋才得到了准许,可以去岑王府。

  然而她到了岑王府后令她意外的是,顾岑竟然不在府中,问府里的小厮也不晓得他去了哪里。

  吴十一、吴十二、吴十三,也通通不见人影。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主仆三人又去了和安王府,一问门童,于青禾顾湘仪也都不在。

  “沈小姐?”

  沈醋闻声转过头,是和安王府的管家,她礼貌的微微颔首。

  “沈小姐过来找郡主的?那今日可不凑巧,王妃和郡主都不在。”

  “请问先生……”

  “鄙姓王,沈小姐和郡主一样叫我老王就行。”王管家笑着打断。

  “呃,王、王叔”老王她是叫不出口的,于是改叫王叔。“你可知道,干娘和湘仪她们都上哪去了?”

  王管家瞧了瞧四周,走到沈醋近前压低了嗓子,“今天是岑王殿下生母、王妃的姐姐,先皇后于氏的忌日……”

  沈醋的眼睛腾一下瞪大,今天竟是小漂亮生母的祭日。怪不得不在府中,原来是祭奠生母去了。

  转而心下又一阵难受、失落。

  难受的是前世没有好好关心他,连这么重要的事她都不知道。失落的是这么重要的事,他竟然都不告诉她,而自己还要从别人那里听来才晓得。

  一时间有些怏怏不乐,倒也还是勉强一笑,“原来是这样,多谢王叔。我就先回去了,过几日再过来看干娘。”

  “好好,沈小姐路上小心。”

  沈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上马车的,整个过程有些浑浑噩噩。

  说起先皇后于氏沈醋只晓得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她便殁了,这个还是前世无意间了解到的。

  谷秋看着沈醋情绪低落,忍不住出言安慰,“小姐别难过。”

  受不住低气压谷冬也开口附和,“是啊小姐你别难过,你难过我们也会难过的。”

  沈醋微微回神。

  “我没难过,快些回府吧。”

  —

  某皇陵。

  守陵人碧莲战战兢兢递上香烛纸钱之类的一应东西。

  她才任职几个月,从没见过上头的贵人亲自来祭拜的,不免有些紧张,生怕哪里出错冲撞了贵人。

  贵人来的突然,正在打扫的她赶忙丢下手头的活儿,几趟东奔西跑下来,额头渗出不少汗。

  本来贵人来了也轮不到她一个小喽啰伺候,奈何贵人一来便屏退管事姑姑,吩咐只留一个人伺候,今日轮到她打扫便顺理成章的被留了下来。

  东西准备妥当,她静静站在一旁,悄悄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她偷偷看着,并不知这几位贵人的来历。其中长相俊美的公子点燃三炷香,敬在先皇后于氏碑前。

  偷看的目光瞧着顾岑俊美的身姿不经变得羞怯,脸上的潮红不知是累的还是羞的。

  世上怎有如此惊为天人的男子!

  顾岑的左手如今已经可以活动,右手的绷带也拆了手上的伤口也已结痂,太医本来打算在包些时日,但他要给母后上香,坚持给拆掉了。

  敬完香,他流连的轻抚着墓碑。

  眼底一片阴霾。

  对于母后他很爱她,同时也恨她。她走的时候他才四岁,本应该懵懵懂懂天真烂漫的年纪,是她亲手毁了一切,包括她自己也包括他。

  从那以后他便常年与药相伴,饱受欺辱。有些东西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即便在时间的长河里也难以被冲刷。

  顾岑盯着墓碑失神,一幕幕往事走马灯一样不断闪现在眼前。

  突然肩上一重。

  于青禾无言的轻抚着他后背,眼里一片柔情,对这孩子她一向心疼更多些。

  “不想单独和母后说说话吗?”

  顾岑摇头,“不了。”

  有些话说了也得不到长眠之人回答,何必多此一举?

  这下碧莲吓得不轻,知道这行人身份尊贵,没曾想这位相貌堂堂的公子竟是先皇后之子。

  本来没动什么歪心思,不过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合该利用一下才是。

  她原本也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奈何他爹人不知道得罪了上头的什么人,家被炒了,她爹也下狱了,她便被送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这几个月不是没想过逃出去,只是这里的守卫实在太森严了,别说逃跑就连个苍蝇也飞不进来。

  她可不想一辈子在这里孤独终老。

  别人或许不能带她出去,但如果是王爷的话带走一个守陵的宫女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看这王爷的面相是个脾气温吞的主,略施点儿苦肉计......

  碧莲眼神滴溜转。

  如果自己不小心弄翻供台上的东西,管事嬷嬷肯定要当着贵人的面儿好生问责一番......要是能顺利出去,挨一顿打倒也忍忍就过去了。

  顾岑蹲下来往火盆里烧了些元宝,一言不发。倒是于青禾摸着于皇后的墓碑东扯西扯的说了好些,最后眼角竟泛起泪花。

  顾湘仪看着已经见怪不怪,打记事起,每年母妃都会带着九哥哥和自己来给这位姨母上香,知道这是九哥哥的生母,可她到底没见过并没有多少感触。

  对于这位英年早逝的姨母她却是好奇更多一些。

  母妃从来不讲关于九哥哥生母生前的事,而九哥哥的说辞也是:当时年纪小,很多事已经记不清了。

  一句带过,闭口不提。

  礼貌的上了几炷香,便一同蹲下来烧元宝。

  主管这里的马嬷嬷殷切的守在门口,每年就盼着有人来,但凡来这里的贵人多多少少都会打赏她们一些银子,所以这才舍不得走。

  而且被派到这里根本就没有多少油水可捞,所以逮着机会就想进去讨好一二。

  贵人高兴了说不定能赏多一些给她们,就指着这些个贵人打赏过日子呢。

  这回来的主是最大方的,每年的打赏只多不少,这次不知道又要打赏多少银子呢!

  马嬷嬷开始盘算着怎么压榨底下人的赏银,这么多人一人孝敬一点儿那也不少。心里头正喜滋滋呢,里头便传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紧接着便听见碧莲那小蹄子求饶的声音,心下顿感不妙。

  吴十一和吴十三本来在门外守着听到声响,立刻便握着刀进去查看,生怕顾岑再发生上次的意外。

  马嬷嬷紧随其后冲了进去。

  果然如她所想,碧莲这蹄子打翻了供台上的东西,这会儿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呢。

  马嬷嬷可精明着,登时匍匐在地,连声认罪,“哎哟!王妃娘娘、岑王殿下、湘仪郡主莫要怪罪,都是老奴没有管教好这小蹄子,才让她冲撞了三位贵人,老奴这就替三位贵人收拾她!”

  说着便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狠狠朝碧莲身上落了下去。

  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

  素色的衣服上出现一条血痕,碧莲疼得眼泪花儿都出来了。

  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一些,一边闪躲一边求饶:“嬷嬷我错了,饶了我吧!”

  马嬷嬷时刻关注着顾岑三人的表情,见三人都皱着眉头,以为还不够于是又是重重的几鞭子下去。

  “冲撞了贵人就该打,求我也没用,贵人要是不消气,今儿就是打死你也不为过!”

  碧莲本想多挨几鞭子看起来够惨了在寻求顾岑庇护,可是这马嬷嬷下手也忒狠了些,实在疼得厉害。

  当即便跪走过去拽住顾岑的衣角,梨花带雨。

  “王爷、王爷奴真的不是有意的,求您饶了奴吧!”

  顾岑有些失神,刚才那一幕触发了他儿时一些不堪的回忆,碧莲这一拽让他回了神。

  皱着眉头看了马嬷嬷一眼,马嬷嬷手一抖战战兢兢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刚才王爷那眼神儿太吓人了。

  “此事到此为止,不相干的人都出去。”

  看着马嬷嬷的嘴脸顾岑有些莫名的烦躁,不想再看到她。

  马嬷嬷磨磨蹭蹭从地上爬起来,暗地里瞪了碧莲一眼,都怪这小蹄子,今日怕是拿不到赏钱了。

  哼!看我下来不打死你。

  暗地里恶狠狠的瞪了碧莲一眼,缩着脖子马嬷嬷便出去了。

  碧莲缩缩脖子,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那便不得不继续下去。起到一半身子“唰”一下又跪倒在顾岑脚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