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甜甜的陈醋

第二十七章 她心里隐隐泛起担忧

甜甜的陈醋 绿色鸽子 2539 2020-07-15 20:09:24

  沈醋岔开话题,“爹打算如何处置那人?”

  “暂且留些时日,看看能不能再逼问些什么出来。”眸色微敛。

  这时沈由插上一句:“爹可有从银钱方面着手调查?”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温一拍大腿,“倒是忘了这条线索。”

  柳氏暗自攥紧衣服。

  那钱虽说是她的私钱,可数目过大钱庄那边肯定是有记录的,要是老爷查起来保不齐就查到她头上来。

  得挑个时间过去打点一番才行。

  沈醋一直观察着柳氏的反应,这会儿看柳氏的表情,隐隐有些犯愁啊,还有沈言眼神都有些飘忽了。

  呵!明白了。

  这母女两个倒是比前世更心狠手辣些,前世到底是没有伤及性命。

  一切都明白于心后,沈醋笑着开口:“不是聊着三哥哥的婚事吗?竟被我给打了岔……”

  父子两本来还聊着黑衣人的事儿,沈醋这一语,都沉默了。

  沈由望向沈醋的更是幽怨,好不容易岔开话题不聊这个,六妹妹你又给带回来……

  她撇过头假装不知道,又说:“不晓得未来嫂嫂是何等模样。”

  虽然这样说,但沈醋一点儿也不期待。因为她已经知道未来三嫂嫂是哪个,说起这个嫂嫂既温柔又貌美,倒是个不错的姑娘。

  “过些时候不就晓得了?”王凤清点点她光洁的额头,眼神儿柔的出水。

  沈醋捂着额头,笑笑不语。

  “祖母,我……”

  知道沈由又要推脱,王凤清及时打断,“祖母一把年纪了,就想早些看着你们成家立业。你说不能在两个哥哥前头,祖母也不逼你。”

  “就让你娘相看好哪家姑娘定下,暂时不成婚也不打紧,这样你也不答应祖母?”

  “我看就依你祖母和你娘的吧。”沈温知道沈由的性子,如今这样也是个折中的法子。

  沈由焦头烂额,真是如何推脱都推脱不了,无奈只好妥协。

  “全凭祖母和娘做主。”

  —

  次日一早,沈醋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外屋两个丫头嘀嘀咕咕个不停,仿佛耳边有一万只苍蝇。

  绕是没有起床气,也有些火气。

  “你俩吵吵啥呢!”

  沈醋“噌”一下坐起,暴躁大姐在线怒吼。

  外头两人身躯一怔,皆是吓一跳,拿上各自的东西赶紧进屋去。

  “小姐,你醒了!”人未到声先到可不是说着玩儿的,谷冬这会儿就开始边走边嚷嚷。“你可不知道,这一早府上可热闹了……”

  当看清沈醋的表情,迫不及待想要分享八卦的声音戛然而止。

  “……小姐,昨夜睡得不好吗?怎么,脸这么臭啊?”

  看着沈醋被吵醒后的臭脸,谷冬迷迷糊糊小声问身旁的谷秋。

  谷秋叹口气白她一眼。

  稍微有点儿脑子,也知道小姐这是被吵醒了不高兴吧……

  “啊!”沈醋被谷冬的话气的牙痒痒,砰一声栽倒床上。

  没忍住,谷秋又瞪一旁傻乎乎的谷冬一眼,递上沥干水的帕子,“小姐先洗把脸清醒一下吧。”

  接过帕子随手一擦。

  “你倒是说说今早府里怎么个热闹法?!”

  谷冬仿佛没看到沈醋恶狠狠的眼神,递过牙汤和帕子端着盆准备接漱口水,然后一脸兴冲冲纠结着该从何说起。

  吐掉一口水,没好气说道:“当真叫你说,你怎的又不说了?”

  “啊……”谷冬仿佛来了灵感,“这事还得从苏姨娘发卖她院儿里的丫鬟说起。”

  听到这儿沈醋眉尾一挑,事情势必不简单。“接着说。”

  小丫鬟决定卖个关子,“小姐知道苏姨娘为什么要发卖院儿里的丫鬟吗?”

  “……”白眼。

  谷秋接过话头接着说,“原先是说那丫鬟手脚不干净才发卖了的,今早事情败露才晓得哪是什么手脚不干净啊……”

  说着压低了嗓子,用只三人听的见的声音。

  “那丫鬟勾搭五少爷……如今有了身子,跑府上来闹呢。”

  沈醋大抵猜到一些,听到还是有些惊讶,差点儿把牙汤给吞了。

  “那处理好了吗?”

  “没呢!那丫鬟爹娘都来了,说是不给个说法就赖着不走。”谷冬一脸鄙夷“奴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般没脸没皮的,听他们那意思还想五少爷给取进府呢!”

  沈醋擦擦嘴角,赶紧套衣裙。

  “祖母没事吧?”

  祖母年事已高听了肯定要气坏,不晓得身子怎么样。

  “老夫人没事,这会儿在偏厅坐镇,精神头好着呢小姐莫急。”谷秋帮着整理衣裙。

  沈醋这才放下心来。

  谷秋做事虽细心,但梳头却梳不好,所以梳头一向是谷冬的工作,谷秋也不闲着出门布早膳去了。

  瞧着她家小姐已经坐在铜镜前,谷冬赶紧放下手里的盆,执起桃木梳,行云流水一顿操作精致的发式便出来了。

  行至厅内,早膳也布好了。

  用过早膳便赶去偏厅,果然大老远的就听见热闹。

  她与沈将虽是兄妹说起来却并无过多交集,没说过几句话,可到底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沈将是什么样的人她也清楚。

  鼠目寸光,胸无大志,整败家玩意儿一个。

  “小姐我们不进去吗?”谷冬见沈醋站在门口不动,好奇。

  沈醋扶门听了会儿,这一家子人真是不简单,怕是早就算计好了要坑沈将。

  她心里隐隐泛起担忧。

  好像自从那日皇宴反阴了沈言后,好像很多事情就都变了,游湖遇刺,谷秋家里来人的事提前,还有这次沈将的事上一世是没有的……难道她的重生让事情脱轨了吗?

  那…那这一世能改变小漂亮的命数吗?

  能改变祖母的命数吗?

  她的心乱了,竟扶着门框想出了神,直到谷冬又问了一遍要不要进去才回过神来。

  进门时沈醋脸色有些煞白,情绪也低低的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

  王凤清倒是一眼就瞧出了不对劲,自己走不开身,轻轻动下手指头含玉立马就会意朝沈醋走去。

  还不等她说什么,含玉握住她纤瘦的胳膊便往门外带。

  出了屋。

  “嬷嬷,祖母没有动气吧?”谷秋虽说过祖母没事,可她还是不放心想再确认一遍。

  “老夫人没事,六小姐安心。”听含玉都说没事,沈醋才彻底放下心来。

  给沈醋吃了定心丸,含玉才开始板起脸来,“六小姐今日又犯糊涂了?再担心老夫人身子,也千不该万不该往偏厅跑的!”

  沈醋摸摸鼻子,她原本不打算进去的,可刚才想出了神,浑浑噩噩的就给跨进去了。

  “还有你们两个,不但不拦着你家小姐,还跟着一同胡闹!”

  谷秋脑子好使低低认错,谷冬则迷迷糊糊只晓得被骂了跟着认错便是,然她并不晓得何错之有。

  没有什么是撒娇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撒娇没撒到位。

  沈醋天生一副好皮相,撒得了娇,卖得了萌,眼圈儿一红任你再大的火气顿时给你灭一半。

  最终含玉自己个儿绷不住,说教说着说着就笑了。

  “对了,小姐可是身子不舒爽?”含玉这才想起来她家老夫人叫她出来是干啥的。

  “没有啊,能吃能睡的。”

  “可刚进门儿时,瞧着小姐面色苍白没精打采的,老夫人这才让老奴出来瞧瞧。”

  想来是刚才想出了神,她竟没察觉自己哪里不对劲。

  只好打马虎眼,“那不是担心祖母的身体嘛,嬷嬷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说着还转了两圈。

  现在瞧着面色倒是红润不少,含玉也就信了。

  沈醋瞥了眼屋子里那几个乡野打扮的人,“这事打紧吗?”

  含玉拉过她走远了些,“一点银钱便能解决,放心。六小姐呆在这里不妥,快些回去罢。”转头对两个丫头疾声厉色道,“还不快陪六小姐回去!”

  含玉疾声厉色吓的两个丫头一激灵,迭声道是,便扶着沈醋往回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