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北京多云纽约晴

北京多云纽约晴

脑洞大剧院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0-05-16上架
  • 2959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没想过遇见杨明哲

北京多云纽约晴 脑洞大剧院 3721 2020-05-14 23:29:28

  那是06年的夏天,那年的德国世界杯,半决赛意大利迎战东道主德国,在决赛上,齐达内头顶马特拉齐被红牌罚下,意大利低走高开最后夺冠,黄健翔怒吼,齐达内退役。那年夏天被球迷称作夏天的童话,刚满18岁的严简在全国最好的学府学习,想过成为科研工作者,没想过遇见杨明哲。

  整个暑假严简都是天天钻到国家图书馆里看书,表姐赵泽晚打电话问严简:“独居生活还习惯吗?可以出去逛逛啊。”八月一号那天,赵泽晚早上接到严简就直奔国贸的大卖场,买了一上午全程赵泽晚拽着严简前面走后面司机跟着提东西。下午又是做头发又是配眼镜,严简说姐姐我戴隐形眼镜会流泪,赵泽晚哄着说不常戴不常戴,旁边的导购也一遍帮严简戴着眼镜一遍附和说对,方太太说得对,戴隐形既美观又不容易凸眼球。折腾到晚上6点刚好在国贸,赵泽晚说去会所新来了做浙菜很好的厨师吃完饭再走吧,严简就跟着她去了国贸旁边的表姐夫的私人会所,进了会所经理就跟赵泽晚耳语了一句,赵泽晚点点头知道了就带着严简往二楼的一间包厢里吃饭,往桌子上一座,对严简说:“你姐夫没法陪咱们吃饭了,简简你想吃什么咱们自己吃。”饭快吃完的时候,会所经理进来对赵泽晚说:“方总请您过去一趟。”赵泽晚听完拿出手包里的粉底开始补妆,严简这时候放下筷子说:“姐姐,我吃好了,我先回家吧,”赵泽晚向服务员交代了几句就让司机把严简给送回家,严简跟着工作人员出来时越过几个藏酒柜、往电梯那里走,一撇看见了那个很有名的访谈节目主持人挽着一个男士往这边走,走到他们身边时旁边的会所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方向弯腰说:“沈先生、宁小姐好,”严简也跟着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这对男女也对严简笑了笑算是回了礼,脚步不停的由人引进一个房间。

  三天后表姐给严简打电话说会所请了新的中国舞老师以后严简可以直接去会所练舞,自家的老师总是多负责任的,那天下午严简从图书馆出来坐地铁往会所那赶,毕竟是第一节课希望给新老师留个好印象,严简从小学舞蹈,学了十几年,小时候那是一点都不喜欢觉得辛苦乏味,妈妈总是压着她的腿一边说现在你不理解生我的气没关系,但是将来一定会感谢我的。等到了会所,门童帮她开了门,工作人员说:“严小姐,舞蹈老师说今天晚点到要不您先去舞蹈室等着,”她道了声谢跟着进了舞蹈室,换完衣服出来自己在旁边压了几下腿,看四周没人就坐在栏杆上一只腿晃荡着看肚子,左捏捏右捏捏,舞蹈室的门这时候开了,先开门的工作人员愣了一下,跟着进来的主持人看见工作人员愣了一下也往里面看了下,到底是在新闻圈杀出来的女生,绕过工作人员直接走到严简面前说:“这是简简吧?长得真漂亮怪不得你姐姐天天把你挂嘴边,练舞蹈呢?我是你姐姐的好朋友,你叫我凝凝姐就行了,一会吃饭一起坐啊。姐姐就先去跳舞了。”严简这才反应过来,跳下来说好的,姐姐。等到晚上六点附近,舞蹈课上完,严简准备整理东西准备回家,赵泽晚走进来说:“简简换身衣服留这吃饭啊,今天的那个宁凝准备请你吃饭给你接风。”等着严简换完衣服出来,赵泽晚陪着她往宴会厅走说,简简不是什么大场合没必要紧张,就好好吃饭就行了,有你喜欢的菜。到了宴会厅,严简看主位上坐着前几天见过的那个男人,年龄二十六岁附近,偏瘦,偏长一点的脸,微拧着眉,属于偏阴郁的那种好看。姐夫陪坐,再旁边坐着几个年龄和姐夫差不多大的三十五附近的男人,主座旁边坐的就是今天下午见得宁凝,看到他俩进来立刻抬抬手招呼她们,赵泽晚从进来房间脸上就堆着笑说:“简简还不赶紧打招呼,”姐夫这时候也转过头来对着严简说:“简简你不是说最喜欢你宁凝姐的节目?看见真人了还不赶紧要签名”。严简到底也是商人家的女儿虽说从小父亲把她保护的好,这种场面还是见过的,就像一场饭局里有酒调色,碰到小辈一些的总想表示出优越的大人见得多自然是能应付的,严简笑着和一圈人打了招呼,等开宴的时候她坐在姐姐的右手边安安静静的吃菜。饭局里没怎么喝酒,姐夫和主座的男人聊着海外布局,偶尔插几句谁得了一套好茶具。吃完饭姐夫说去茶室喝茶,主座的沈宪说:“今天就吃到这了,本来就是给简简接风的,一会明哲在郊区组了局看足球,我还得赶过去,回来改天再聚。”等到车开过来,沈宪和宁凝上了车,宁凝还透过车窗说:“简简改天再见啊。”回家的路上表姐哼着歌心情愉快和表姐夫说这条线算是攀上了,姐夫神情也得意和表姐聊起来浙江笋的生长过程,车子穿过西单的天桥,夏日的晚上彩霞如织也是将将散开,只留下一片深蓝色的天空,路两旁灯光璀璨车辆穿梭向着灯河。

  八月中旬,赵泽晚带着严简去了恭王府附近的一家私房四合院去吃饭,赵泽晚开着车往里走时说:“这家的菜特别好吃,我带你尝尝鲜,一会带着你去看看恭王府附近的藏书阁,画本什么的,好东西多着呢”车子停在胡同外面,赵泽晚带着她往里面走,旁边绿树成荫,房屋的主体颜色都是灰色,在夏天的日头里倒也显得沉稳安静,进了四合院才发现里面很大,由着服务员将她们引进一间厢房,推开窗就是一个回廊,再往外面点是一个邻水的长亭,旁边河里面的荷花开得正盛,宁凝已经在屋里了,见了她就熟路的说:“小简简最近又变漂亮了啊,临着姐姐坐,”旁边是另外的一个和赵泽晚相熟的一个高管,会计师出生戴着眼镜也笑着给她打招呼,吃完饭又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开始讨论投拍电影的事,严简坐着无聊就拿着一碗港式糖水去亭子边坐着数荷叶,下午三点最晒得日头刚过,河边的荷叶被微风清吹,严简端的糖水早就化成了水,确是自己没发觉的低着头看她刚借过来的英文版的红楼梦,微抿着嘴,一只手托着腮,额前碎发被风吹着微微起伏。杨明哲是出来透气时看到这幅画面的,相熟的朋友知道他在姥爷家非得攒局吃饭,吃了饭还不消停在屋子里拉开架势打牌,推牌九推得头脑不清楚,日头刚散杨明哲就借口出来逛逛,走过回廊往亭子走时碰到的这幅场景,一只白色的肥猫喝着女孩旁边的糖水,女孩好像没看到一样,微抿着嘴,一只手托着腮,书放在腿上,另一只手摸着书角,额前碎发被风吹着微微起伏。只看到侧脸是透亮的白皮肤,驼峰鼻配上尖尖的微翘的鼻尖。那是杨明哲很多年后还会记得的一幅图,一幅楼高宴起做旁客里静谧的仕女图。等到杨明哲反应过来就是肥猫把碗打翻,惊道女孩。女孩轻轻的呀了一声站了起来,猫往杨明哲的方向跑,女孩往杨明哲的方向看过来,肥猫好像见到主儿一般躲在杨明哲的身后,冲着严简还喵的叫了一声。杨明哲把肥猫抱起来说:“豆子怎么越吃越胖赶紧给这个姐姐道个歉”,这时候严简也把被肥猫扒翻的碗拿在手上,碗的下面压着书笑着对杨明哲说不用了,杨明哲抱着猫先她一步走进亭子在她旁边停下,摸着肥猫说:“豆子道歉,要不然罚你今天晚上守大门”,她也是被杨明哲突然的近身吓了一跳,听了这句话反倒没那么紧张,呆在杨明哲怀里的肥猫好像听懂杨明哲的话一样,这时候轻轻的喵了一下,严简觉得神奇,对杨明哲说:“我可以摸摸它吗?杨明哲听完看了看她葡萄眼把抱着猫的手往前伸了伸,严简摸了摸肥猫圆滚滚的头顶轻笑了下转身给他道了谢说自己要走,杨明哲也抱着肥猫欠了欠身子给她错开回廊的路。回到包厢,严简的脸还是红的,表姐看了说日头大就不要去外面了。她没说话拿着那本书坐在沙发上接着看脑子里却跑神想着刚刚碰到的猫主人,青白的皮肤,丹凤眼,高瘦穿着白色的短衫,亚麻色的长裤,头发是偏短的硬发,给人干净敞亮的感觉。过了一会宁凝说转场吃饭,几个人准备走签单时服务员说单子签过了,赵泽晚说:“不是说好我做东,你怎么又签单”,宁凝说:“我没啊,就等你这顿呢。”这时候服务员说是杨先生签的,宁凝顺口问哪个杨先生,像他们这样的女生出去碰到别人帮买单本就不新鲜,可是这个私房菜本身就比较特殊,接待的也都是熟客,宁凝自己也是通过沈宪介绍过来的。服务员接着说是杨明哲先生签的单,人已经走了。从胡同里出来宁凝坐的是赵泽晚的车,赵泽晚打趣道说:“可以啊,凝凝,这杨明哲都给你签单了,看来真要成沈太太了。”宁凝自然是打马虎眼过去,能走到今天的女生能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别人不清楚自己倒是清楚的很。晚上局散了,赵泽晚带着严简回家的路上问严简,简简你今天下午在那碰到谁没有,严简听完就把碰到杨明哲的事情说了出来,却也把杨明哲抱着猫给她道歉这段隐了过去。赵泽晚听完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告诉她那个人叫杨明哲,比你大个几岁,祖籍也是山西的。

  杨明哲走在学校的路上,他是去看自己的外婆的,去的早就把车停的远,散步往学校走。一个收废品的老先生蹬着三轮车上坡,东西载的多蹬不动,眼看着车有点往下滑,接着就看见严简从朋友的自行车上跳下来,推着三轮车就往上,本来也不是什么大力气的人,杨明哲当时想这能推上?结果还没反应过来,旁边一个和她相仿的男生也跟着推了起来,等到车子推上去,严简笑着对旁边的男生脆生生的说句谢谢您嘞,转身跳到朋友的自行车后座上摆摆手,载着严简的同学也加快车速两个人晃晃荡荡迎着晚霞往教学楼那跑。那天严简背着书包穿一身黑,外套上画着一个大大的hellokitty两边的头发各用头绳往后别起来一缕形成两个小小的羊角样子。杨明哲看着严简散下来的头发绕着夕阳泛着金光。杨明哲当时心想还谢谢您嘞,北京话学的真是不利索。那天在姥姥那看黄永玉的卷轴,突然应景的想到那句好比美好。和严简的第二面也是那么凑巧,这姑且都是缘分。那在严简姐夫的会所碰到严简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