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北京多云纽约晴

第二章 踏雨而来

北京多云纽约晴 脑洞大剧院 3631 2020-05-14 23:29:50

  刚刚开学两个月没多久,表姐赵泽晚就把严简给接了回来,北京气候干燥严简的皮肤有点起皮。严简觉得还好,赵泽晚则在她回来的当天晚上就给她预约了美容院,一边和严简做着美容一边给她强调皮肤的重要性。做着美容姐夫打电话让表姐回会所,说是杨明哲和沈宪几个去会所吃浙菜自己也往会所赶让表姐先回去看下什么情况。表姐听完电话美容也不做了先把严简放在美容院自己就赶了回去。一会电话打给严简让她也过去吃饭。严简说;“我不去了,我不饿。”这个时候表姐夫接了电话说:“简简过来吃饭啊,这都没有外人的。”严简听完也只能答应。到了会所姐姐出来接她,把她领进房间。一进房间就先看到了杨明哲在那喝茶,看到她进来微微抬抬眉毛,算是给她打招呼了,然后接着听顾启说话。房间里这次吃饭有不少人,等到一会人到齐了坐在主位上的是沈宪,说是这个酒宴是给沈宪调任准备的。酒桌上大家聊得正欢,严简坐在杨明哲对面也不好抬头。这时候话题刚好说道二十一世界是什么的天下,顾启说:“不都说是生物吗?接着转头问杨明哲,老爷子最近还天天去实验室吧。我妈前些天说开会时老爷子又有新课题研究,精神好的很。”杨明哲说道自己外公也跟着笑起来说:“又招了几个博士硕士说是要有新研究,老太太工作劲头比他还大”。旁边赵博说:“那是从小背英语范文那是最喜欢外婆选的,那是真的美,就不说其他的红楼梦那是谁都能翻的?要我看还是咱姥姥翻得最好,有韵味”。宁凝跟着说:“那是当然,我刚上大学那会就天天盼着听先生的公开课,每次阶梯教室都是挤满了人,后来先生不再讲课我们都觉得是一大损失呢”。杨明哲听完笑笑也不说话,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认真喝汤的严简。这时候严简的姐夫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说:“是不是a dream of honglou”,这句话说的是不土不洋,严简的表姐赶紧说:“你这口语不吐不样的可别糟蹋这好名字了,”还没等赵晚泽转移话题,她姐夫立刻接上话说:“骇,这不是前些天简简一直抱着的那本红皮书吗?说是翻译的好,是吧简简?”还没等严简反应过来,坐在严简对面也在喝汤的杨明哲轻轻淡淡的说了句:“是,她看的是那本。”饭桌上那一秒是安静的,下一秒赵博就转移注意力说:“对了说道这茬我想到顾启你上次说给我的摹本几号给我啊,这天天抓不着你的,谢谢妹妹提醒啊。”饭局算是吃完了,回到家赵泽晚对着丈夫发了一大通火说:“本来吃饭我都不想让她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了什么心思,我告诉你这事不行。”丈夫走到赵泽晚面前搂着赵泽晚肩头说:“你急什么,我这不是顺嘴说的吗,下次不带下次不带,她家对你有恩,你把她当亲妹妹那不就是我亲妹妹吗,我还能把她往火坑里推不成。”话是这样说杨明哲还是拿到严简的电话,电话号码是宁凝给的,直接发短信给他,短信内容很简单,就是手机号码加姓名,杨明哲也就真当回事的存下来了,那段时间他闲啊,自己刚回国,家里职位变动,处事低调,公司事务也属于停滞阶段,都在等。

  11月的中旬下了场秋雨,杨明哲住在学校的姥姥家,昨天下了班杨明哲想着来看看姥姥,他爸妈工作忙,他从小是在姥姥家长大的,照顾他的阿姨看到他来又临时加了好几个菜,他坐在饭桌上做势问了问饭菜说:“够了够了,哪能吃那么多啊,”阿姨不听还是给他从新煲了汤,戴着眼镜的外婆坐在一边,把菜都往他面前推了推笑他说:“真是皮猴子,”吃完饭姥姥和阿姨说别走了,今儿刚晒得被子都给你铺好了床,他也不推脱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一醒来是周日,姥姥已经在书房里开始她每天早上的读书工作,等到他伸着懒腰出来。周阿姨把饭端过来,一会姥姥也坐在饭桌上吃饭,他早上胃口不是特别好,只是喝着水问:“外公出差可真是久啊,不过广州那边气候还好,不像北方一场秋雨一场寒。”外婆拿着勺子望了望外面被秋雨打落的枫叶,叹口气,杨明哲也跟着往外看了看,他一直很骄傲自己的外公外婆感情很好,是一对走过风雨的金婚的夫妻,他们是一起外出留学到后来一起回国再后来经历相对动荡的年代,没想过放开彼此的手,一辈子相知。吃完饭周姨是老山西人,说给他做最拿手的山西宽面,他陪着外婆在书房说话看到外面的枫叶突然想到严简,他打了个茬说:“外婆,我有个朋友的妹妹也在咱们学校,都是山西人,今儿也让小姑娘尝个鲜。”外婆是个很随和的人,平常自己带的博士硕士也会让他们来吃饭,听完杨明哲的话点头说:“行啊,人多热闹。”杨明哲直接打电话过去的,电话刚开始没通,他看外婆带着探究的眼神望他,站起身来推开门走到院子里打电话。

  严简当时正准备呆在自习室,看了陌生的电话偷偷的跑到外面,这边刚喂,你还没说出口,那边杨明哲就说:“严简,我是杨明哲,我在你们学校静轩园三号你上午过来吃山西面条啊,别迟到了。”严简还没反映过来,杨明哲就把电话给挂了。严简当时一愣这是在通知我,回到教室严简偷偷的问小灵通王娟:“王娟咱们学校静轩园3号住的谁啊,”王娟推了推眼镜说:“好像是尹老,”严简一想就知道是那位翻译大家了,想着自己去太唐突,转身给王娟说自己先走,跑到宿舍特地换了身衣服显得尊重,然后把昨天严钟托人带过来的家乡特产,山西小柿子也都装个礼盒里去不想太失礼。这边杨明哲打完电话往屋子里走的时候才发现今天真的冷。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又开始下起了雨,雨势不大,杨明哲准备从二楼下来把外婆要的一本书拿下去时,揭着二楼门厅的窗户往外看,就看见一个小姑娘一只手打着伞另一只手提着一个礼盒,这时候风势变大,那只拿伞的手不稳顺着风势往旁边飘,看了看门牌号准备敲门,杨明哲看见后快走了下去对准备去开门的周姨说,周姨我去。还没等周姨答应,杨明哲就已经出来门厅跑到大门那开门去了。杨明哲一开门就看见严简一只手拿着礼盒,一只手试着把伞收起来,严简也没想到开门那么快,有点惊讶,脸还是红的。严简是个很漂亮的女生,高高圆圆的头顶,发光的白皮肤,粉扑子的鹅蛋脸,远峰眉下是一双内眦眼,眼皮是浅浅的扇形,眼珠是比较饱满的葡萄眼,看着的时候漂亮但显得有点钝,加上也是显憨态的小嘴,颜色粉色,唇线漂亮,偏偏鼻子生的锋利,驼峰鼻,鼻尖是翘翘的。身线流畅有点溜肩。饶是看过很多美女的杨明哲看到她第一面也被她的美惊道,也真是让他当时想到绝代芳华到底是什么意思。杨明哲顺手把她的伞接过来,看着她黑葡萄似的眼好心情的说:“不认识了?还不进来,”说着错过身,两人打着一把伞走过院子往门厅走,等到严简站在一楼的门厅,尹教授已经站在门厅迎接她了,她赶紧叫了声:“尹教授好,打扰了。”然后把礼物递上去说:“这是这个季节的山西小柿子给您带了些。”这时候周阿姨走过来把柿子接过来。尹教授笑眯眯的说:“快坐快坐,今天外面冷。马上就开饭了。”杨明哲边帮严简合伞擦身上的雨水边听着严简和自己外婆的对话,觉得特别可乐。等到两人和严简都坐在了餐桌上,杨明哲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觉得严简好玩,这丫头明明不是个擅长这的主却像模像样的做个滴水不够,全然没了那次故意学北京人说话那个饶舌的嚣张劲。吃完饭严简就跟着杨明哲进了客厅在那坐着,尹教授细细打量严简,严简如坐针毡。杨明哲像是没看见一样把处理好的石榴一颗颗往嘴里送,不像是在吃石榴倒像是觉得找到了好玩的事一般。过会杨明哲就接了一个电话让他回公司。尹教授见了也催他赶紧过去吧。杨明哲拿着手机站起来说:“外婆那我改天再来看你,”然后看看严简说:“走吧,我先送你回去。”严简本来就想着怎么告别,结果杨明哲这样一说她也跟着站起来。尹教授说:“你忙你的去吧,让严简再陪我呆会,”杨明哲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这不是下雨的嘛。我看这雨估计越下越大。”尹教授一看真是,尹教授送杨明哲和严简出去的时候让他俩等下,一会周阿姨就拿了一兜子吃的,杨明哲犯难说:“我吃不了的,”尹教授说:“谁说给你的,严简拿着,有时间过来玩啊。”杨明哲听完用手摸了摸眉毛等着严简说话,严简赶紧接过来说谢谢。他俩出了院子上了车,杨明哲说:“把你送哪,宿舍?”严简赶紧说:“你把我送到前面的教二就行。”杨明哲问:“有课下午?”一直看着窗外转移注意力的严简说:“没有,写作业。”“难不难啊?”严简这时候皱着眉头说:“还行,就是大神太多。”杨明笑笑没再说话等到了教二,严简开门道谢,杨明哲转头对她说:“周三下午你没事吧,到时候我来接你。”严简看着杨明哲好看的脸,浓浓的剑眉下是偏长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明明是很强势的话被他说的理之自然,好像本身事情就是这样,他是来通知这件事。严简还是定了两秒认真的对着他的眼睛说好啊。下了车严简打着伞看着杨明哲的车卷的零星的落叶开走,揭着雨伞抬头看灰暗的天空,她知道她喜欢上一个人。在06年的秋天,那天天气是阵雨,那天是严简日记里不一样的一天,那天严简上楼梯时是踏着小碎步上楼的。

  杨明哲不是没谈过男女朋友,而且也不少,可是这些女朋友他宠的时候也很宠却从没想过带到自己外婆家,那和带到自己家奶奶家都不一样的情况,外婆家是他心里最温柔的一块,在还没有确定关系时就借照顾之口把她叫过去吃饭。杨明哲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回公司的路上他分神的想估计是因为刚好在学校刚好想到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