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末日雨季

11

末日雨季 巧克力泡沫酱 9558 2020-05-25 20:14:31

  Chapter.1

  “吃完早饭直接回教室吧。”

  “再等一下。”尹森末一个滑步跳上双杠看着在操场上跑圈的安希脸上是少年特有的干净利落的帅气。衣领被不愉快的扯向一个方向,“你给我小心点。离安希那个小贱人远一点,最近看她不爽的人挺多的。”

  尹森末打开理了理自己的衣领跳下双杠,“女生之间的事情你们也管?”

  男生似乎被尹森末的笑容激怒了,挥舞拳头叫了一声后面跟着的几个男生。

  安希停了下来,跑了两步又停下。

  你自己做了错误的选择那么后果自己承担,我就是一个大麻烦,离我远一点好吗?

  安希转身回到操场跑道混入一群校服里,已经不知落后到哪个陌生班级里了。

  “喂,你等下数学作业记得交。”

  “哦。”安希没有抬头,清晨的阳光洒在睫毛上眼前一片光晕看不清脚下和眼前。

  虽已步入初夏早晨的温度还是有几分凛冽。操场上的国旗迎风飘扬映照着红色的太阳看起来庄严肃穆。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奔殂。今天下三分而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内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你能看到我?”一个皮肤白皙穿着黑白条纹T恤白色及膝五分裤的男生靠在安希的课桌桌沿上。安希眨了一下眼睛表示“对。我能看见你。”上课的时间这么随意出现在教室里明目张胆的斜靠在课桌上的这个男生为什么语文老师不把他赶出去?安希觉得有点奇怪低声小声问同桌“我桌子旁边这个站着的男生老师怎么不让他坐下?”“我怎么知道。”同桌头也不抬的回答。

  “你是谁?”安希知道这句话没有从嘴巴里说出来,好像有一个叫灵魂的东西在代替安希说话而说出的话周围无关的肉体都听不到。

  “你看不到我才对。”

  说着男生突然靠近安希“我是亡灵。”

  “我看不见你。”安希默默竖起课本。

  “我是被black杀死的。black杀死我的时候我给自己下了一个咒语,把自己的灵魂囚禁在这座教学楼里,这样就不会真的消失。连black都看不到我,为什么你可以看到我?你是媒灵?”

  “我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安希认真跟着老师的步骤做题听课假装看不见眼前的这个亡灵。

  “black,你有杀过人吗?”安希缓缓吐出这句。

  black盯着安希眼神深邃。“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不想。不要告诉我。也不要告诉我我是谁。”安希逃跑般从教学楼光线昏暗的楼梯跑下去。这栋教学楼有一层曾经是电视台的录播室,设计的光线很暗而且非常隔音。

  black,即使你是一个vampire,是一个魔鬼我仍然喜欢你。但是不要告诉我你是如何成为魔鬼的细节好吗?我会难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已经记不清了。是你强迫我喝下你的血液的时候呢?还是你听话的放开那个女孩也信守承诺的没有杀掉我的时候呢?即使我知道在你眼中我只是一个提供血浆的饲养猎物,你永远不会对自己的食物有任何感情,我还是喜欢你。喜欢你的笑容、你莫名的骄傲和本可以不用遵守人类法则却温顺的循规蹈矩不用特殊能力作弊的单纯。

  “维纳莎,你以为你真的能够逃脱你是吸血鬼的命运吗?”

  窗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位好看到令人发指表情邪恶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少女。

  少女跳下窗柩环住安希白皙的脖子,附在安希耳边轻声耳语“你以为安希给你抹去的记忆能够真的永远消失吗?”

  “你是谁?”

  “塔亚,用不着你来插手。小心在你施展咒语点燃蜡烛之前我就让你的喉咙离开你的身体。”black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面前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看起来像死神般肃杀。塔亚眼神闪过一丝恐惧缓缓放开安希。

  black接过安希以光速抱起安希消失在教学楼的长廊深处。

  安希反应过来时已经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

  “酷!你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你身上的封印解除,你可以和我一样快速移动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是小希,我希望你的封印永远不解除,过现在这样平凡的生活。”black抚弄了一下安希两颊的头发,笑起来的样子好看的像纤尘不染的少年。

  “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啊!”安希扑上透明玻璃橱窗看着排列有序的各种有着好看颜色的蛋糕。说着牵住black拉开童话屋般的木门走进蛋糕店。black在安希身后笑的一脸宠溺,无奈的紧跟在安希身后。

  “好想吃巧克力和草莓丝绒蛋糕啊!”

  black已经拿起托盘挑了满满的蛋糕笔直优雅地托在小臂上。

  “我还要一杯草莓奶霜果茶!”安希回过头。

  black转身留给安希一个吊儿郎当的背影用空出的另一只手摆出同意的手势。

  玻璃窗里的少年和少女精致的像童话故事里的插画。

  铁质的叉子在灯光下泛着银白的光芒,重量控制在一个很有质感的程度,不会过于沉重也不会轻到让人觉得劣质。樱桃红的唇色白皙的脸庞因为满满的蛋糕鼓出一小块。

  Chapter.2

  公元前335年,雅典。

  在雅典和希腊其他一些城市里,中等和上等阶层的房子很多,有一种专门供男人们进餐和娱乐的房间,叫做andron。在这个房间里备有沙发和小桌,每张沙发上可以躺一人或两人。Black斜靠在沙发上等着仆人摆上各种刚刚烹饪好的菜肴、面包和美酒。每一个人面前都放置一张干净的小桌,桌上放刚刚烹饪好的菜肴、面包和美酒,男人们将菜放在面包上直接用手吃。汤菜,则盛入小碗中食用。当甜点上桌食用后仆人们把餐桌换掉。

  用餐完毕,在接下来的娱乐活动中,可以由主人或参加者组织、安排,内容包括唱歌、猜谜、杂耍和其他竟争***。

  在所有的情况下,那就是自由的男人与家庭的其他人分开进餐,不管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吃什么菜肴,都是如此。家中的奴隶、儿童不论男女都只能与家庭主妇一起进餐。维纳莎咬下一口面包,顺滑的白色衣料随着维纳莎的动作拂动了一下。

  “维纳莎快!”

  Black拿出一个漂亮的小盒子里面是一条花纹精致的手链,Black把手链小心翼翼的系在维纳莎的手腕上,维纳莎一脸幸福的看着Black,Black低头亲吻维纳莎的额头阳光洒在Black的睫毛上。

  “安希。”

  “嗯?”

  “把手递给我。”

  安希咽下一半口中的蛋糕继续咀嚼剩下的一半,同时伸出右手递给Black。

  Black从口袋里抽出手握拳停留在安希的手掌上方缓缓松开掌心,手链随着Black的动作滑落下来掉落到安希向上的掌心。

  “哇!好漂亮!”安希惊叹。

  “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摘下它。当我不在的时候它能够代替我陪伴你。它能够比我更好的保护你。塔亚出现在这里,代表这里已经不像以前这么安全了,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出现其他的超自然生物。”Black把手链系在安希的手腕上。

  “这是你的家族遗产吗?花纹很复古。”

  “不是。我最初成为吸血鬼时远离了从小生活的地方四处游荡在希腊一位死去的女巫手腕上摘下来的。”

  我才不管什么死去的女巫,只要是Black送我的都是最可爱最珍贵的。安希抚摸了一下手链上繁复的花纹笑的更加灿烂了,比吃到蛋糕的表情还要甜蜜。

  阳光洒在安希微微颤动的睫毛上。

  “啊!”安希皱眉抱紧头颅两侧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塔亚出现在Black身后翕动双唇默念咒语。

  关于死亡的零碎片段在安希脑海中渐次爆炸。

  “你怎么了?”

  Black冲上前单膝跪地双手紧握安希的手肘盯住安希的眼睛进入安希的思想。感到瞬间被死亡的悲伤和濒死的绝望淹没。

  “你现在有点累了,快回家休息吧。你在教学楼里见到我,我们一起在蛋糕店吃了蛋糕,但是你还有物理作业要写就先回家了。明天见安希。”Black忍住痛苦强迫安希记住这些,忘记脑海里莫名出现的痛苦的碎片般凌乱的记忆。

  Black目光随着安希一直到安希关上门离开蛋糕店后以超常的速度靠近塔亚用力握紧塔亚的脖子,“你刚才对安希做了什么?”

  “Take it easy,只是尝试帮她唤醒被安希抹去的记忆。难道你想让维纳莎一直活在安希制造的谎言里吗?当她身边所有的人都老去了,她的容貌却一直维持在17岁的样子。她身边的人会渐渐发现安希的不同寻常的,你可以控制安希的思想无视容貌永远不会老去这个事实,那安希身边的人呢?她的家人、朋友、同学、邻居所有认识她的人,你要重新一一去修改他们的记忆吗?你怎么确保这中间没有人被遗漏呢?安希和你一样无法在一个地方长久生活下去的。只能不断的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这样她不会老去的事情才能被隐藏。”

  Black松开塔亚的脖子“维纳莎的事情我会处理,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除非你同意让安希知道自己的身世,证明我们是partner。”

  “如果我再看见你出现在安希身边,我会履行诺言把你的喉咙从你的身体上取下来,并且无法保证你在这个小外科手术中是否能够存活,你知道的我一直是个差劲的外科手术医生,所有经历过我的手术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的。”

  Chapter.3

  “骆熙。”

  “姐。我头好痛。”

  “你怎么了?骆熙?”

  “我有点难过。”骆熙避开安希的视线。

  “你喝酒了?”

  “班级聚会稍微喝了点啤酒。”

  “以你从小陪爷爷喝酒的酒量一瓶啤酒不会这样的,你到底喝了多少?”

  “喝了一扎啤酒加上一点其他的什么酒忘记了。”

  “你疯了?你是多恨请客的这个同学宁可自己难受也要喝这么多宰他,既然会请客这位同学不会差这几瓶酒钱的好不好?骆熙你傻不傻?”

  “姐。你知道吗?”

  安希递上一杯温水。

  “今天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

  “发生了什么?是有人欺负你了吗?”安希的表情瞬间寒冷起来。

  “今天我的好朋友告诉王溪越,我喜欢他。”

  “和这个人绝交吧。”

  “她不是故意的,姐,她是想帮我试探一下王溪越对我是什么感觉。有时候王溪越对我很好,有时候又会故意划清界限说我是妹妹。”

  “你们又没有血缘关系,说你是妹妹就是喜欢你吧?他也喜欢你这很好啊,你开心到喝这么多是疯了吗?”

  “不是。妹妹不会是恋人,就是对妹妹的喜欢的意思。下午我和后桌的女生我们打闹的时候,王溪越帮了我后桌的女生没有帮我,谁都能看出来那个女生其实是故意的,我后面已经不理她了,王溪越过来让我道歉。我说我不,王溪越把我之前帮他写的练习册给撕了,抬起手差点打到我。后来王溪越来道歉了,说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你知道我就是这种性格。让我原谅他。我当时哭到看不清路直接跑出教室,他让我朋友帮他跟我道歉让我原谅他。我问他是不是喜欢我后桌的女生,他没有回答默许了。还说我是他妹妹和他喜欢的人吵架会很为难。他明明知道我喜欢他,不喜欢我就直接拒绝啊,为什么要让我当他的妹妹。”

  “要我帮你打他吗?”安希笑。其实安希从小到大没有打过架,但是为了骆熙即使打不过对方也要拼尽全力让对方感到威胁。

  “姐,我真的喜欢他。当妹妹我也愿意。你不懂。”

  “长得帅的那么多为什么是他呢?”

  “等你真的喜欢上一个人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情了。”

  “他一般几点去学校?我去看下他长什么样会让我们可爱的骆熙喜欢到这种程度。”

  “我今天喝了这么多,他没有看我一眼。最后我的好朋友说没有办法背我,让王溪越帮忙送我回家,王溪越犹豫了一下说要送后桌的那个女生。我朋友就一路走两步歇一步很艰难的把我从KTV包间带回家,路上我还吐了几次酒快把胆汁都吐出来了,王溪越在第一次吐的时候过来帮我擦了一下脸塞了点纸巾给我朋友就和后桌的女生一起走了。”

  “你喝这么多就是想让王溪越难过对不对?你真的疯了骆熙。你下次再敢喝这么多我就告诉爸妈,我说到做到。”

  安希在温水里加了点红糖轻轻搅拌均匀重新递给骆熙。

  其实安希对于骆熙的颜值和性格的打分很低。出现这种情况安希看来稀松平常。

  但是好看的面孔终究会老去不是吗?所以那个王溪越有什么好因此骄傲的,如果他因为长得好看而心安理得的接受骆熙的好并且利用伤害骆熙说明他只是一个外表好看的花架子,骆熙继续为这个花架子牺牲做更过分的事情安希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安希随便吃了早饭背上书包关上卧室的门。

  天还是深蓝色的,太阳还没有升起,走在路上可以感到有微微的寒意。安希特别讨厌这样的温度,因为是夏天不可能穿外套但是早上的温度冷的像秋天。

  “Dear,你的小妹妹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烦恼了?”Black悠哉的含着一根棒棒糖校服搭在肩上。

  “你又读取我的思想?”安希无奈的皱了皱眉。

  “我才没有时间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你书包侧面的美工刀有人类的血液的味道,如果不是你不小心割破手指应该来自你妹妹骆熙的吧。吸血鬼对于血液的敏感度是与生俱来的,这个能力是关不掉的。”

  安希找到侧面的美工刀上面果然有未干的血迹。

  “安希你的物理试卷。”许泽把双肩书包当成单肩包般随意地搭在左肩上右手在经过安希时把试卷的一角递给安希自己捏着另一边安希接住后许泽松手推了推眼镜。许泽是不会让人第一眼觉得惊艳但是看过绝对忘不掉的男孩子,当接触久了就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具有特殊少年气质的男孩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无聊。

  “咳咳!”Black假装咳嗽打断安希的目光。

  安希回头疑惑看了一眼Black,“你也会感冒?”

  Black表情略显尴尬,“没感冒,”低声凑近安希“被你刚才的花痴表情呛了一下。”

  安希忍住差点笑出声的冲动,“你真可爱。”

  我刚才其实没有什么花痴表情,是你吃醋了吧Bla,吃醋的样子完全不像102岁的人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希压低声音回道。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呢?即使知道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还是不自觉会被吸引,不自觉想靠近你。理智告诉我,吸血鬼和人类是永远不会再一起的,心却说我不接受这个结论。

  “你物理还挺好的啊安希?女生物理考到这么高的挺少的。”许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书包走过来。

  “嗯?哦。可能这次题目简单吧。”安希有点慌张的避开许泽的目光。在这种状况下任何和许泽过多的接触只会增加其他女生对自己的恶意。

  许泽却完全没有这种自觉性仍然若无其事的说“要不你跟我说说你平时的学习方法吧?有好方法大家一起分享嘛。”

  “你是物理课代表,已经物理成绩很好了,别被我误导。我没有特别学习物理,就是感兴趣的物理实验会多做几遍。”安希心里默默祈祷话题不要继续下去,给我一条活路吧,现在这个简短对话已经足够让其他女生恶毒的讨论我一下午了。

  “安希。你的。”一本练习册以圆周运动的弧线抛了过来。Black轻松抬手接住即将掉落到安希后脑勺的练习册,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不属于安希扔向讲台“你需要眼镜吗?同学。”

  安希握紧手指指尖深深掐进掌心疼痛让安希愈加想挑衅这些嫉妒的目光。安希回眸微笑无视掉周围投射过来的目光愈加热情的和许泽讨论了起来。碍于Black在场,没有人敢再次挑战进行任何行动。

  “安希。”

  “嗯?”

  “如果你再遇到这种事情,我可能无法保证不让你加入吸血鬼行列继续做普通人。”

  “要和你一样吗?”

  “你本来就是和我一样的生物,安希。只是你的能力被隐藏了。”

  星光密布的天空看起来美好的像一副不真实的墨色画作。

  Chapter.4

  “骆熙。”

  “你碰过我的美工刀?”

  “卷笔刀吗?”

  “不是。之前买来打算用来切断透明胶的,一直没有拆开包装的那个粉色美工刀。”

  “没有见过。”

  “那美工刀上没有干的血迹是谁的?密封前弄上去的?”

  “我不小心打开划破手指了。”

  “划到哪里了?我帮你看一下,你贴创可贴了吗?”

  “别问了,姐,我不想让爸妈知道。”

  “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我就真的告诉爸妈。”

  安希猝不及防抓住骆熙的手仔细查看。“不在手指上?你到底划到哪里了?”

  骆熙挣脱安希衣袖上扬手腕上赫然出现的纤细血痕触目惊心。

  “骆熙,你不想活了?”安希扔炸弹般扔开骆熙的手臂。

  “我没事,你不要告诉别人,不然我就真的去这么做。”

  桌面上堆叠的课本轰然落满地板。安希捡起《新华字典》一脸愤怒砸向骆熙。“你疯了吗?谁让你用我的美工刀的?你凭什么用我的美工刀?你用我的美工刀之前通知我了吗?我和你说过我和你是一边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告诉我,你临死前通知我一声我给你找个合适的地方别死在我们共用的卧室ok?我以后会有心理阴影。”

  “骆熙你知道吗?你的生命不是你的。你是爸妈生命的延续,你没有权利处置别人的物品,你没有权利伤害属于别人的东西。就像我的美工刀是我的所属物,你没有权利在不经过我的同意的情况下使用它。”

  “姐姐,对不起。我给你买新的吧。”骆熙避开安希的眼睛。

  “我不要,我以后不会在房间放美工刀了。你也不许使用美工刀、剪刀以及任何可能伤到自己的东西。如果让我发现你用美工刀我就把你的事情打印出来贴在你们学校的公告栏里。你不想全校因为这件事情认识你吧?”

  骆熙没关系的。你会忘记他的对吗?忘不了也没关系,请你不要继续伤害自己好吗?

  晚饭。安希把妈妈递过来的鸡翅全夹给了骆熙。“今天的鸡翅不好吃?”妈妈疑惑的看着安希。平时安希和骆熙会为了抢鸡翅吵到邻居过来围观的程度,今天却反常的安静了起来。“我中午吃的太油腻了,晚饭不想吃鸡翅。”安希一脸无辜继续夹给骆熙。

  骆熙呀你遇到的阴霾才只是这一点,你怎么能这么轻易被打败呢?

  Chapter.5

  “Black,你最近好像很少用我的血液了,是找到新的供血者了吗?”

  “你知道有个地方叫医院吗?”

  “你是用病人的血还是医生、护士的血?你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医院有一个叫血库的地方,ok?虽然新鲜的血液更具食欲我现在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只用少量的血浆延续生命。真的不忍心从你那越来越稀薄的血液里继续索取少的可怜的血液了。”

  “但是你现在看起来好像比之前要虚弱一点,是你的血浆过保质期了吗?”

  “冷冻的血浆只是维持不风干成尸体,新鲜的血液才能提供更强的力量。”

  “血浆会让你觉得痛苦吗?”

  “开始会非常虚弱。”

  安希走进空无一人的画室把洗去血迹的美工刀放在堆满白色石膏头像的画架上。转身离开时却骤然被画具箱绊了一下。“谁的画具?”安希紧张地蹲下查看是否有被自己弄坏的画具。“我的。”于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贴好画纸坐在画具箱旁边,右手停在画纸上转头看着安希,“你弄坏了我的画具是要赔的。”“好的,我看一下。”于俊笑了起来低头随意翻了里面的画笔说“我开玩笑的,不会让你赔的。”

  窗角飘过一抹黑色身影。“对不起。”安希轻轻扶正画具箱道歉后迅速跑出教室跟上这抹黑色。

  转角处塔亚突然停下。

  阳光从窗口斜斜的穿越塔亚头顶照射在安希的脸上,白色的光线给安希的轮廓镶了一圈毛茸茸的白边。

  塔亚轻轻抚摸了一下安希光滑细腻的脸颊。“你长得真美。”

  安希的琥珀色眼瞳微微颤动,后退一步躲开塔亚的手。

  “你是谁?”

  “看来Black抹去了我们初次见面的记忆呢。没关系。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塔亚的眼睛里充满邪恶的怨愤。安希看着塔亚美好又邪恶的脸颊慢慢靠近扶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下楼梯。塔亚默念咒语,安希脚前湿漉漉的台阶上燃起一道火焰。安希停下缓缓后退一步。接着安希的身边迅速燃起一片火焰,这些火焰连接成六芒星的图案,此刻安希站在六芒星的中心。塔亚缓缓走下楼梯,每一步都在空气中增添了一丝惊悚的恐惧感。塔亚从盐罐里抓出一把盐顺着火焰依次细细洒下最后掌心向上手指虚空握住什么东西般用力的向上伸展,口中默念咒语。

  black不知何时出现在楼梯转角踏入六芒星火圈脱下外套裹住吓到呆住的安希。安希随着咒语脑海中出现一些零碎的片段。black以吸血鬼超常的速度抱着安希离开火圈。

  塔亚改变咒语对black施了一个脑肿瘤的咒语让black感到头疼欲裂。black虽然有超常的治愈能力却像人类一样拥有痛觉并且吸血鬼的感官会被放大到比人类更敏感的程度一旦受伤疼痛的程度也超越人类数倍。

  black抱紧安希皱紧眉心发丝遮住双目发丝的间隙露出犀利而冰冷的目光凝视着塔亚。

  “如果你不让我完成这项仪式我会让你一直持续承受这种折磨。”

  “够了!住手!”

  安希担心的握紧双手,双瞳微颤仰头盯着Black。

  “我同意继续仪式。你快住手!”

  刚才塔亚开启的记忆片段里是Black承受痛苦让安希离开的片段。

  Black把安希藏在干草洞里温柔地抚摸安希脑后的发丝,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像只兔子的安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安希握住Black的衣袖轻声请求“不要走。”声音低到只有自己能听的清。Black明亮地微笑着用另一只手握紧安希握住衣袖的这只手慢慢滑下衣袖,“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在这里睡一下不要出声。我不会让你出事的。”Black的后背上一片鲜血染红的痕迹。

  “我同意继续仪式!”塔亚没有停止咒语慢慢靠近安希和Black。Black似乎加重了痛感表情看起来比刚才更加痛苦。安希从Black的怀抱走出来凝视塔亚,“我愿意让你帮我找回记忆。”塔亚用目光要求安希走回六芒星的中心,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了,安希看了一眼六芒星火圈眼中闪过一丝颤抖咬了咬下唇。安希回头看了一眼痛到靠着墙体伴随着一声低沉嘶吼慢慢滑下的black,眼神瞬间镇定下来顺从的踏入六芒星火圈。塔亚停止对Black施咒转身从地上拿起盐罐,black踏入火圈在塔亚回过身之前消失在楼梯转角。

  “你是不是救过我Black?我看到你把我藏在干草堆里自己离开了,你的背上满是鲜血。”

  风瞬间灌满Black的纯白衬衫。

  Chapter.6

  “快跑!维纳莎!”漆黑的夜空被火把照耀的一片明亮,隐匿在火把后面的脸看不清表情,维纳莎惊慌的看了一眼身边追赶的人群随着Black飞快的向前奔跑着,一直跑到双腿失去感觉气息也紊乱起来。

  “Black,我怕。”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Black回头看到速度渐渐慢下来体力不支的维纳莎停下低头亲吻了一下维纳莎的额头抱起维纳莎继续向前跑。人群中有人开始丢石块和木枝削成的锋利的木箭,Black的背上被一块石块划出一个伤口,鲜血缓慢的随着Black奔跑的动作浸湿了白色衬衫。

  手臂上的重量在一点点吞噬Black的速度,Black很明白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追上的。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跳进一堆草丛消失了。Black走到草丛后面发现是一个堆满干草的洞穴, Black把维纳莎藏在干草洞里温柔地抚摸安希脑后的发丝,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像只兔子的安希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安希握住Black的衣袖轻声请求“不要走。”声音低到只有自己能听的清。Black明亮地微笑着用另一只手握紧安希握住衣袖的这只手慢慢滑下衣袖,“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在这里睡一下不要出声。我不会让你出事的。”Black的后背上一片鲜血染红的痕迹,转身把蹲在一边的兔子放进维纳莎的膝盖上握紧维纳莎的手另一只手抚摸了一下兔子身上雪白的绒毛。“你受伤了Black,我要和你一起。”“我不会让你受伤的,维纳莎。如果你在逃跑的过程中受伤我会不顾生命的救你,你呆在这里我才能引开他们摆脱他们。我会回来找你的。”Black用干草挡住最后一抹月光以及视线里的维纳莎,维纳莎抱着膝盖上的兔子泪水一点点打湿手背。

  “可是我叫安希。我为什么会有维纳莎的记忆?”

  “你就是维纳莎,安希已经死了,她把自己的灵力注入你的身体封闭了你的吸血鬼特征让你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你的记忆也是属于安希的记忆。”

  “我是安希。”

  安希转身衣袖的边角轻触到Black的,从侧面可以看到额头鼻尖到下巴连成一条漂亮的弧线,弧线上没有任何情绪。Black甚至可以闻到安希身上淡淡的甜吐司味。

  你根本没有喜欢过我对吗?

  你喜欢的只是你自己被认真喜欢的感觉。或者你喜欢的只是维纳莎那张和我一样的脸。现在的我已经不是维纳莎了,我是安希不是吗?

  第一次见面你想当成猎物猎杀的安希。

  为什么会突然一瞬间冒出这种悲伤的想法呢?

  不。我是安希可能也是维纳莎,我不知道black是否喜欢我,但是我喜欢他,这就够了。

  阳光出现的白昼越来越短暂,黑夜到临的也越来越迫切。是快要入秋了呢。安希缩了缩手指整个手掌都蜷缩到衣袖里手臂笔直的垂在两侧侧面的轮廓看起来有点脆弱。“喂!安希!”尹森末远远的朝安希用力挥舞着手臂。

  安希眉头微蹙假装不认识快速走过长廊。

  刚踏入班级附近的区域便遇到了几个不熟悉的同班重重的迎面撞来,安希表情冷漠的低呼一声表示惊讶,继续自己的路线任凭被撞倒肩膀连目光都懒得斜侧过去看一眼。

  愤怒隐忍憎恶在安希的眼角眉梢勾勒出寒冰般的线条。

  第一次遇到时的无助委屈第二次变成期待有一个强大的人来帮自己解决第三次变成厌恶,像厌恶蛋糕上落下停留的蚊子一样厌恶这群人。

  所有的人类都是一样的,令人厌恶。

  那我呢?我也是人类。

  或许连自己也开始讨厌起来了呢

  为什么是一个残忍聒噪的人类呢

  老师在讲台上在教室四周一张一合的翕动双唇讲课像一条努力喘息的金鱼,这种只有老师一个人的声音的时刻让安希觉得非常有安全感,没有身边其他人的讨厌声音,没有无聊的八卦肆意蔓延。手中的笔无意识在课本上绘出一片纹络复古的花纹。“喂,你能看见我的对吗?”

  安希一点也不想理这个幽灵,仍然毫无表情的认真画着手下的纹络。

  “你真的一点都不好奇你的过去吗?”突然贴近耳边喘息般耳语的这只幽灵彻底惹毛了安希。

  “你只是一个幽灵而已。我的过去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可以帮助你找回记忆,作为交换你让我消失吧。”

  “不需要。已经有一个奇怪女巫到处找我想用她的week magic让我恢复记忆了。”安希回了一个笑容继续听课时而给课本绘花纹时而记笔记。

  “塔亚果然已经找到你了。”

  “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着急让我找回记忆?”

  “因为你是六芒星巫团的领袖。”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