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末日雨季

14

末日雨季 巧克力泡沫酱 11023 2020-05-28 20:26:41

  Chapter.1

  “叮铃铃…”

  “下课!”

   black站在教室门口看着窗外,安希背着书包抬眼看了black一眼,随着人潮下楼没入涌动的人潮。

   black也随着人潮离开。

  安希感觉夜色中有人有意无意地跟着自己回家的路线这些人不是black,特意靠近每一个路过的商铺,一旦发生意外可以立刻躲进商店寻找合适的机会反击或者离开。

  从进入耳朵的只言片语中安希大概知道他们是王青挑唆来的,也大概可以感受到他们想要做什么。路过最后一个商铺安希踏入路灯无法覆盖的黑暗区域10米左右突然停下盯着鞋尖一步也不动。等后面的一堆男生靠近自己2米以内安希回头表情一脸清澈,内心已经做好反击第一个动手上来碰自己的任何一个人的打算。为首的男生白衬衫开着两颗扣子,表情是常年混迹社会打架的不羁气息,已经低到泥地里反而无所畏惧。其他几个长相较为平淡普通表情流里流气看着个子略高的男生唯首是瞻。“先抓着高个子的耳朵扯下来踢脑袋呢,还是踢膝盖让他跪下再把脸按到地上呢?”这样想着安希眨着眼睛充满自信的微笑了一下。男生愣在原地和安希对视了10秒,安希不喜欢被背后袭击。“原来不是过来教训我是想要别的?”安希去掉一边书包带拉下白色T恤的一边露出细细的白色肩带和一点点肩膀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畏惧也没有任何引诱,像从地上捡起掉落的耳机继续走路一样自然随意。安希已经做好只要其中任何一个人过来就用黑咒语让他们自相残杀的准备。为首的男生看着安希白皙小巧的脸清澈毫无畏惧的眼神“操!王青才是贱人吧,这女的一点都不像王青说的。”

  “这女的你们谁都不准碰。王青就是一个瞎话精,就算这女的真的做了什么除非不想混了不准碰她明白吗?”

  “是是是,王青那个小贱人嘴里没有一句实话,老大说的是。”

  “哈?”原来我们学校的混混这么可爱的吗?安希拉上T恤背好书包转身继续回家的路线,几个小混混远远跟在6米之外越来越远,看着安希踏入有光线的安全区域就离开了。

  Chapter.2

  放下书包拿出卷子,意外的发现床上有一个耸动的小包,安希掀开被子,骆曦哭的一脸狼狈泪水覆在通红的脸上,睫毛湿湿的连结在一起。“怎么了?我爸骂你了?”

  “不是。啊…”骆曦的哭腔永远是单音节啊。

  “妈吵你了?考试考砸了?”

  “不是。啊…”

  “我同桌。”

  “男同学欺负你?别开玩笑了,你这么凶,不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他打我了。”

  “互相的,还是单方面被打?”

  安希顺便写了一道题目,内心已经有点烦躁了,仍然波澜不惊地看着下一道题目。

  “我没还手。”

  “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了?为什么不还手?”

  “我什么都没做…啊…”

  “男的女的?”

  “女的。”

  “道歉了吗?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故意的,她这种人跟谁都不会道歉的。”

  “要我帮你吗?”安希放下笔走过去扒开被子把骆曦拉起来。骆曦像个无骨的娃娃被安希硬生生扯着坐了起来。

  “啊…”

  “声音小点吵死了,要不要?”

  “你怎么帮我,你又不是我们班的?”

  “我没时间去你们学校堵,放学也晚,你把她们叫到家里来写作业,不管恳求也好答应给抄答案也好说家里有好吃的也好给介绍好看的男生也好,总之用你觉得可行的方式让她来家里写作业一直到我回来。我一下晚自习就会回家,到时候我来解决,听到没有?”

  “要是碰到我妈怎么办?”

  “就说同学来家里写作业啊。不然你想说什么?”

  “你要打她吗?我妈在家我妈会打你的,你信不信?”

  “不信。我妈不会打我的,你的话就不一定了,所以你别跟她起冲突等我回来,如果你实在想说就和我妈到厨房小声说她欺负你的事,别说我让你把她带回来的,听到了吗?”

  “你说了,我妈万一让她先走了,你就浪费这次唯一我打算帮你的机会了。后面你再怎么被欺负都自己解决。”

  “我不说。姐。”

  “洗个脸去吃饭吧。”安希把全部被子拉起来,骆曦下床去洗手间听话洗脸,整理好被子,安希回到桌子前继续写卷子。

  白天的课程眨眼间就密集地结束了。

  路过每天路过的奶茶店,思考了一秒买杯奶茶吗?不不,还有骆曦的事没解决。

  打开门房间里已经有了一些光线。一时间没有分清面前的几个人影。“骆曦!”安希喊了一声,半晌骆曦从房间磨磨蹭蹭地出来“姐,你回来了?”

  “对啊,怎么这么多人?!”安希毫不掩饰愠怒。

  “你刚才在房间干嘛?!有动我东西吗?!”安希对别人动自己的东西完全零包容度连骆曦也总是会因为这件事被安希揍。

  心里还想着帮骆曦解决问题,但是更紧急的是自己的东西有没有被损坏。

  冲进卧室检查了一下,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骆曦邀请回来的几个小姐妹也惊讶了一下严肃着不敢大声说话。安希检查完把骆曦叫进房间“不是说打你的就一个人吗?怎么家里这么多人都是一起欺负你的?”

  “不是,欺负我的就两个人,剩下的是我朋友。”

  “哪两个?”

  “一个扎红色皮筋的,一个穿蝴蝶结毛衣的。”

  安希放下书包,走出来“你们作业写的怎么样了?”

  “写好了。”

  “写完了,姐姐。”

  “写完就回家吧。”

  “还有一题姐姐。”

  “难吗?不难回家写,难的话我教你?我读高二毕竟也是年级排名靠前的对这种初中题目还是不在话下的。我听说你们初中的小女生有时候喜欢几个人欺负其他女生,你们平常会吗?”

  “不难姐姐。”

  “没有,就是有几个很恶心的女生会欺负别人,我们都讨厌她们。”

  “骆曦平时大大咧咧的,要是被欺负了,你们帮着她点,要是不行就来告诉我,我找人帮你们欺负回去。”

  “那我们被欺负都能来找姐姐吗?”

  “可以啊。骆曦在家乖巧惯了,不会争什么,你们和她玩的时候注意点别开太过分的玩笑,也别上手,不然玩闹过头了,要是弄哭她我只能帮她了。”

  “不会的,不会的。姐姐你真漂亮,我们不会欺负她的。”

  “那回去吧。我和骆曦等会还要出去吃饭,你们回去写吧。”

  “好的,姐姐再见。”

  关上门安希给骆曦煎了一个荷包蛋。“看起来也太弱了吧,还以为多凶,比我们班那群女生差远了。今天先提醒她们一下,明天之后如果她们再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

  “姐你觉得那两个很坏的女生好看吗?”骆曦含着荷包蛋问。

  “没印象,和好看不挂一点点边吧?这么土,都初中了还搞这种蝴蝶结,蝴蝶结就算了,关键是挑的蝴蝶结也太土了吧……”安希笑到差点呛到水,“还很怂,听说是高中的就一下子不敢说话了。不喜欢这种欺软怕硬的。”

  “她们在我们班还算可以。”

  “要客观的说实话吗?我觉得还不如你看起来清爽。虽然你也不算好看到惊艳至少没有那么土搞这种土的掉渣的蝴蝶结吧。”安希又喝了口水顺了顺刚才吃的荷包蛋。

  “我们班有很多男生喜欢她们。”

  “可能瞎了吧哈哈哈。你们这届长得和我们这届比也差太远了吧。”

  “这次也是因为你喜欢的那个男生?”

  骆曦没说话继续咬荷包蛋。

  “喂,骆曦。人家也不喜欢你,你这是图什么?”

  “她也喜欢他。”

  “所以不爽你也喜欢他故意找茬?”

  “不知道。可能是吧。”

  “你也太卑微了吧。”

  “又不是只有我…”

  “其他人怎么样也不代表你要跟着一起卑微吧。”

  “那你会为了男生这么卑微吗?”

  “这辈子都不会。”安希把蛋黄分开蛋黄夹给骆曦。“如果我有非常喜欢的人,他不喜欢我,我就谁也不说。也不表白,不会让任何人发现包括他。”

  “你不觉得你的卑微毫无价值吗?又不能让他学习进步,也不能帮他考清华、北大。还影响他谈恋爱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

  “我不知道啊,问题是他有女朋友而且不是你,如果喜欢你为什么不和你在一起?”

  “喜欢我但是更喜欢别人不行吗?”

  “能不能有点骨气,这点喜欢咱不要了换个更帅学习更好的喜欢不行吗?要是现在的班级没有看看全年级有没有,实在不行等你考上个好点的高中看高中有没有。”

  “喜欢就是喜欢。其他人再好我不喜欢。”

  “Ok.随你。不要耽误学习,你长大会后悔的。”

  Chapter.3

  肩膀被迎面的陌生男生撞了一下。尹森末侧了侧脑袋扯了下衣领。陌生男生转过身推了一下尹森末脸上的表情满是挑衅。安希低着头路过时余光无意间看到尹森末正陷入混乱的打架中。其中一个人从口袋中掏出明晃晃的刀片。“啊!”安希闭上眼睛惊叫。无意激发的女巫力量让刀片掉落到地上,所有人的动作都缓慢了几秒看向安希,安希睁开眼睛看着这群人又看了眼门卫。一脸惊慌躲在门卫背后,门卫站起来走向尹森末。确认和尹森末动手的混混不敢继续之后安希离开门卫室,走向教室。

  “奶茶。”

  安希抬头对上Black清澈的眸光。

  “你要怎么打算。”

  “我被控制下达的指令是带回吸血鬼维娜莎,你现在是六芒星女巫安希,我不用带你回古堡。只要你没有作为安希死亡就不会成为维娜莎,你和普通女巫一样会受伤会流血。”

  “有一个人告诉我,我的记忆里有关于六芒星的秘密,这个秘密不能告诉塔亚。我想恢复记忆。”安希接过奶茶,掌心温热的触感让安希柔软了一下,打算把关于雷诺的事情告诉Black。

  “好久不见,维纳莎。”

  安希回头。

  “你还是这么漂亮可爱啊。”Aaron嚼着口香糖手指挑了挑安希的下巴。

  回忆瞬间覆盖了安希的眼瞳。

  维纳莎躲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处,指尖刚触及阳光一阵烧灼般的刺痛感瞬间涌遍全身,维纳莎缩回阴影处紧贴墙壁。“Can i help you?”Aaron站在阳光下蹲下身和维纳莎平视,维纳莎琥珀色的瞳孔盯着草丛中的一串精致手链,Aaron转身捡起手链递给维纳莎,维纳莎示意Aaron靠近一些,在阴影中戴上手链重新不再惧怕阳光的维纳莎站在阳光下微笑了一下用吸血鬼的超常移动速度消失在Aaron转身探望之前。

  再次见面Aaron已经奄奄一息。

  维纳莎托起Aaron的头颅:“这个世界就这么不完美,你想得到些什么就不得不失去些什么。你想继续在这个鲜活冷漠的世界活下去吗?”

   Aaron出生贵族,受尽长辈和兄长的欺凌,被陷害谋杀,在濒死前路过的维纳莎用血液救活并转化了他。和善良克制的维纳莎不同死而复生的Aaron一改理智忍让的性格肆意放纵。

  学会吸血鬼的所有特别能力后Aaron举办了一场盛大的party,邀请了所有上层名流漂亮恶毒的面孔,以及各位互相构陷企图谋杀自己的家人。

  维纳莎穿着华丽昂贵的礼服行走其间,喝着混合着新鲜血液的红酒,看着Aaron把这场奢靡的派对变成一场华丽的杀戮。

  “You look very smart in your new suit.”Aaron举起酒杯脑海中浮现这位兄长用高尔夫球杆折断自己的手臂的回忆,毫无表情地把红酒顺着没有褶皱的定制西装的肩膀倒下去。“弄脏了你的西装真抱歉,我来帮你把讨厌的酒渍弄掉。”Aaron轻轻一握西装里缓慢出现骨头断裂的声音,Aaron看着他痛苦愤怒的表情绅士地让侍者把他拖下去。“Aaron,he is your brother.”维纳莎琥珀色的眼睛盯着Aaron。

  “当我被折断手臂轧断肋骨扔在路上自生自灭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说hey,boy i am your brother.”

  “在我死去之前一直像母亲一样做一个善良的人,我拥有一切华丽昂贵别人几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却得到的是母亲病入膏肓求救无门,自己被扔在马路上无人问津,你救活我的时候我决定让自己留存一丝感恩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使,而你就是救赎,然后我迎来了第二次死亡,谢谢你的血液还存留在我的体内我成为了吸血鬼。我变得更加强壮,可以控制别人的想法,常人无法达到的速度,可以治愈的不死的身体,也能能感受到更深刻的痛苦。所有开心难过都以数十倍更强烈的放大了。我不相信救赎,我只相信更可怕的惩罚才能使人永远痛苦。”

  维纳莎抿了一口混合果汁的血液,“我也讨厌恶毒的人毫发无损的恶毒着生活在世界上如果这是你想要的,go ahead,但是杀了这些人你就再也无法用Aaron的身份继续生活了,Aaron这个名字会成为一个通缉犯。”

  所有雪白的桌布都沾染上红色的血迹,除了Aaron没有一个活着站立的人,维纳莎戴上有头纱的礼帽优雅地行了一个告别礼“Aaron,这场杀戮让我明白,我永远不想成为和你一样的人。”已经走到门口的维纳莎停住脚步“对了,这具身体不是永远不死的,你需要血液维持生命。阳光和火焰会让你燃烧成灰烬,这两种死亡方式相信你已经知道了,用削尖的木桩刺入心脏以及挖出心脏也会使你立刻成为一具标本,因为你是我的血液转化的当我死去或者black死去你也会死。”维纳莎继续走了两步微微转头露出遮在薄纱下好看的侧脸“如果让我在任何地方看到你大肆杀戮的新闻我会亲自结束你的人生。”

  次日报纸上出现了一则火灾新闻。举办宴会的整个城堡被燃烧殆尽,大火在这座远离城市的郊区别墅燃烧了一天一夜,所有人只剩下几块未燃尽的焦黑骨头。Aaron躺在离城堡不远处的湖畔脸上染上了几块烟灰看起来肃穆而轻松。汽油是Aaron浇的,火是Aaron点的,持续燃烧则是维纳莎灵力的功劳。

  “我只帮你这一次。”维纳莎穿着洁白的礼服立在湖畔在湖面的倒影宛如天使。

  Chapter.4

  安希用手背擦了擦下巴皱眉道:“Be respectful.”

  顺手拿着奶茶朝着Aaron的脸用力砸去,Aaron用吸血鬼的超常速度迅速弹开一米,“I‘m sorry,Ver.Forgive me please.”

  安希瞪了一眼不再理会打算打开奶茶,black接过奶茶细心打开后重新递给安希。安希感到内心受到柔软一击有些慌乱地退了一小步,毫无意识地对视了几秒感到脸上一阵发烫又赶紧重新回到black身边接过奶茶强作冷淡地咬住吸管低头盯着杯子里的珍珠。

  “喂,好歹我们也是认识了几个世纪,不用这么凶吧……”Aaron单膝跪下按着左肩,维娜莎曾在Aaron疯狂报复人类的冷血时期无数次用刀刺入Aaron掌心下跳动的心脏把虚弱的Aaron放在拆掉窗帘的海边别墅中,这栋远离人烟的房子是Aaron从家族中继承的房产。无法触碰阳光的Aaron只能在卧室内唯一白天阳光也无法触及的一小块死角里活动,别墅附近方圆百里没有可以遮蔽阳光的地方,即使晚上离开一旦日出也是置自己于死地。

  “我给你带了礼物。”Aaron的掌心优雅地托着一本古旧的写着捷克文的书。“这是一本远古世纪的咒语书,上面可以查到很多失传已久的咒文。”

  “你想要什么?”安希继续嚼着珍珠一脸清冷。

   Aaron翻开其中一页有折页的部分,“我希望你帮我制作一枚日光戒指,让我可以自由的走在阳光下。”

  “怎么证明你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人性、同情和怜悯以及爱?”安希吮吸了一口奶茶“所有你在乎的人都已经死了,你现在只是一具冷漠的人间恶魔粉碎机。介于此,你只适合生活在黑夜,黑夜可以遮蔽你让你这个罗宾汉更好的隐藏起来,把所有罪恶的人杀死或者折磨到人鬼难辨后可以把这一切伪装成意外而不被发现。”

  “我爱上了一个让我想认真活着的人。我不想再继续做暗夜死神到处寻找作恶的人吸干他们的鲜血,像一个毫无生命的执行死刑的工具,从折磨各种恶魔身上寻找乐趣。我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陷入爱情沐浴在阳光下和一个人一起看每天的日出日落。”

  “Promise me,”安希认真盯着Aaron“You will never lie to me.”

  静默几秒,Aaron抬头盯着安希庄重回答“You have my word.”

  安希接过书。

  “带我去见她。”

  “为什么我会看见关于你的记忆?”

  “迷迭香可以帮助巫师进入其他人的意识,”Aaron从怀中掏出一朵迷迭香“我在见到你时集中精力回忆关于你的记忆,你就能看到我意识中关于你的记忆。”

  安希接过迷迭香拿在手中,花径在指节间光滑细腻的触感和奶茶吸管完全不同。安希低头轻轻嗅了嗅抬眸,“你的记忆里有我吗?”自顾自地在心里问着black,压制住了进入black的意识的想法。

  “她是人类吗?”安希微笑问道。

  “她是迄今为止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和我这个沾满鲜血的怪物完全不同。”

  “okay,晚上我会和家人一起去喷泉广场散步到时候喷泉中心的水桥见,记得带上你的“朱丽叶”。趁我改变主意前你可以离开了,可能2秒之后我会重新考虑是否值得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去冒这个可能永远失去一个在白天失控因杀害小偷被人类围杀的老朋友的风险。”安希把迷迭香扔进花坛。

   Aaron蓝眸里的光芒闪烁了一下消失在日落早已结束只剩微弱光线的深蓝色天空下。

  “Let‘s talk about the new topic.”

  安希的琥珀色眼瞳锁住black的,微微上扬的睫毛让眼睛看起来温柔的像盛夏星空下柔和的月光。

   Chapter.5

  暖橙色和银白色的灯光在石雕和喷泉周围交相辉映,广场上到处是开心玩乐的人群。“你看那个发光的风筝,好漂亮啊!”安希妈开心地指给安希看头顶天空上一只发光的蝴蝶风筝。

  “哇!真的好漂亮啊!”安希蹦跳着仰着脸开心地跟着那只蝴蝶跑了一阵。

  “我们看看这有没有卖的也买一只好不好?”安希妈跟在后面拉了一下安希的外套。

  “好啊!”安希停下。

  臀部感到被手背磨蹭了一下,安希以为挡着了别人的路退了一步仍然被恼人的触碰追随着,随着耳朵里进来几句“有的人晚上搞这种带小灯泡的风筝,也不怕电着自己,哼,真是没事闲的。”手背的主人边咕哝着边猥琐地继续暗暗在安希身上磨蹭着。安希走到妈妈的另一边说“妈,我去那边看看。”“那我们先去喷泉那等你。”“好的,我一会就来。”

  安希妈转身后安希默念咒语一只马蜂从路灯下飞过来直冲猥琐中年男子刚才触碰安希的手背蜇了一下。安希看着他尖叫一声抬手查看,眼中是深深的阴霾。接着安希冰冷转身调整了一下微笑向水桥走去。

  手指在喷泉微凉的池水中一圈一圈划着。直到被血腥味刺激到鼻腔抬起头看到Aaron灯光下好看的欧洲面孔。

  安希抽出指尖湿漉漉的食指在地上滴下一朵漂亮的小小水渍。

  “Aaron!”

  “维纳莎,请允许我向你介绍我毕生的挚爱。”

  “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先做个清洁,你知道我有洁癖,无法忍受一点脏东西在眼前晃荡。”Aaron优雅挥手,安希看到刚才那个猥琐的中年人深色衣服上浸染了部分血迹恐惧而坚定地走过来。

  “你个狗杂种,敢咬老子。”

  安希看着他带着恐惧哆嗦着嘴唇谩骂着。

   Aaron遮住维纳莎的耳朵盯着充满恐惧的男子冰冷微笑。“嘘,不要弄脏维尔的耳朵。”男子被控制意识噤声哆嗦着。

  “Poor thing.”安希浅笑,眼神清澈干净地解释“你今天遇到了人间恶魔清洁工,lucky you.你将记住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可怕的事情,但是会继续活下去,并且永远记住这个可怕瞬间,无法告诉任何人,每当夜幕降临,或者你一个人独处时这些可怕景象会不断在你脑海中重现。”

  “记住这位可爱的女孩的每一句话,并且按照她说的去做。”Aaron盯着男子进行精神控制。

  “我会记住,并且照做。”

  “现在扯下你夹克上的纽扣。”

  男子听话扯下纽扣握在手里。

  “用这枚纽扣在肚子划出狗杂种三个字。”

  “纽扣是不会画出字的。”男子顺从回答。

  “用纽扣的尖角在皮肤上割出血痕,dear evil.”

  “求你了,这很疼。”男子边恐惧求饶边掀开上衣用纽扣的铁片顺从一笔一划割出字迹。“我明明不想这么做,为什么无法控制自己的手。”

  “你会忘记我们的脸,但是你会记住永远有黑暗的东西追随着你直到你的生命终结。”

   Aaron进行最后的意识控制后轻蔑微笑“You are free to leave.”

  神经和意识控制是吸血鬼的另一附加优势。可以任意抹去修改人类的记忆,控制人类按照自己的强烈意愿做任何事。那么吸血鬼是高于人类的灵长生物吗?Totally not.如果人类是偷吃禁果的亚当夏娃,而吸血鬼就是大天使路西法。巫师则是因天赋而自觉秘密承担保护人类崇高重任的高贵一族,和习惯单打独斗的吸血鬼不同他们会组织自己的团体推举最高领袖接受祝福仪式成为灵力最强的人来保护整个巫师不受其他超自然生物的伤害。

   Well,巫师愿意保护大多数纯良无害的人类,不包括咬人的路边野狗。维纳莎以巫师的高贵血统出生却因自己保护的人类而死,决定只要吸血鬼不伤害到六芒星的任何人不再插手任何吸血鬼的杀戮,除了自己转化的血脉。因为杀戮可能会制造成千上万强大的敌人。

  “Yon don't need take me to see her.”安希握住Aaron的臂弯,“I will help you.”

  “我相信你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也相信她会把你变成一个有感情的更好的人。你值得过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让自己活在曾经的阴影中被迫承担起绞肉机的责任,从猎杀中寻找扭曲的快乐。”

  “虽然我是生活在暗夜里让魔鬼颤栗的恶魔,谢谢你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一束光,照亮了所有暗淡无光的日子。我希望你获得世界上所有你可以想象的到的幸福,如果有人敢破坏你的快乐或者一根手指,我会一直折磨他到让他祈祷从未出生过,感受到远高于死亡的痛苦。死亡将是对他最仁慈的宽恕。”Aaron低头吻了一下安希的手指。

  周围依然充斥着各种欢笑声,月牙在天空中发出半透明的微光。

  Chapter.6

  “We can find a way to let black back.”维纳莎在书架上迅速翻动每一本书。“吸血鬼的精神控制是没有办法解除的。”雷诺靠在书架上回答。

  “不,我一定会找到的。”

  “除非你作为维纳莎死去。以另一个全新的身份复活。这样Black的禁令就可以解除了,同时可以摆脱所有对你有威胁的吸血鬼,他们想抓的是维纳莎,如果维纳莎死了,就再也没有人会去寻找维纳莎了。”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维纳莎翻动的动作顿了一下无奈地弯下嘴角。

  “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拥有最纯正的巫师血统对咒语有天生的感知能力,这种附带的天赋只能被死亡终结,杀死始祖所有吸血鬼都会死掉,包括black和你,只有成为完全的巫师让吸血鬼的部分死去才能解决这个控制。”

  “So, will you kill me?”维纳莎合上书侧目雷诺。

  “如果不得不这么做就要先找到让你复活的办法。在此之前答应我为了你的安全不要靠近black好吗?”

  “谢谢你提供了这个具有世界上很多珍藏的稀少存在的魔法书籍的私人图书馆,我会找到其他方法的。如果不介意,请你出去顺便帮我从外面把门关上。”维纳莎随手重新打开一本记载咒语的魔法书籍。

  “Believe me,its wasting your time.”雷诺继续试图说服维纳莎。

  “I said get out!”维纳莎抬头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怒气。

  “我和你说过我不是为了永生而成为吸血鬼,是贪图美色的人利用村民杀死了我,如果我没有在此之前用black的血液治愈伤口,就会死在那个带给我无边恐惧的夜晚。我想用天赋保护的人类自己谋杀了我,ok?”

  “为什么你这么在意我的身份是吸血鬼、人类还是巫师?没错,确实有很多吸血鬼和恶魔一样可怕,可是那不是black也不是我,你根本就没有想过帮助我去找到解决问题的咒语,只是在那里站着不断地泼冷水,现在你可以滚出去了。”

  “维尔…”

  “听不懂?”维纳莎扔开手上这边书,手上的书轻松带来书架的崩塌,书像地震般下落在维纳莎四周,书架随之倾倒。

  维纳莎再次拿起一本书向雷诺扔去,雷诺迅速用咒语控制快到鼻尖的这本古旧魔法书悬浮在空中。

  “维尔,我不是你的敌人,吸血鬼始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他的存在威胁整个巫师一族。冷静点。”

  “So ,”维纳莎捡起另一本书“你以为你生活的世界就是纯白无暇吗?修炼黑魔法杀人的巫师你没见过就代表不存在吗?那你继续幻想着生活吧。我不想成为你幻想里的纯白公主。”

  维纳莎略微用力书在雷诺的肩上划过书的一半嵌入墙壁。

  “Black救过我,我永远不会放弃他让他被吸血鬼始祖控制成为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这不是他本来的样子。如果你反对,那就继续你纯白世界的幻想好了,我见过黑暗也不会惧怕黑暗,即使舍弃一切我也会继续守护black的灵魂。在看到人类的贪婪欲望、不择手段毁灭美好、构陷伤害弱者之后,我早就决定不继续守护任何人也不主动向任何不明身份伪装可怜的人伸出援手。即使我成为纯粹的巫师我也不会成为你希望我成为的人,如果我受到伤害即使对方只是一个可怜的乞丐跪着为了活下去切下我的一块肉填饱肚子,我也会把他整条腿剁下来在嘴巴里装满碎玻璃。即使是一个穿着华丽衣服手指上戴满昂贵戒指的人不经过我的允许强行扯下我的头发做成精美的壁画挂在价值不菲的墙上欣赏作为娱乐扯破我的衣服任意嘲笑取乐,我也会割下他扯头发的手戳瞎他的眼睛。如果你的正义就是无条件的帮助和原谅。我的正义则是让施与善良的人得到同样的温暖回报,施以恶意的人得到更疼痛的惩罚。”

  维纳莎以吸血鬼的超常速度靠近雷诺用刚才还在秀美长发上娇俏可爱地发着漂亮光辉的发卡尖细的银质尖嘴抵着雷诺的脖子“不管吸血鬼始祖怎么霍乱人间你可以囚禁他,但是不能杀了他。如果你害死了black,我们就是永远的敌人,Are we clear?”

  “Thanks for everything.”嗜血的神色从维纳莎的脸上消退下去,维纳莎手中的发卡缓缓离开了雷诺的脖子。“I am so sorry .”

  “Just don‘t hurt Black,”维纳莎盯着雷诺的眼睛“please.”

  维纳莎看着雷诺失去血色的脸迅速收回手,发卡掉落到地上,发卡上镶嵌的珍珠随之如绽放的微弱烟花四散弹开。维纳莎想伸出手安慰雷诺,察觉到可能会引发雷诺的愤怒,顿了一秒整理好惊慌失措含着泪的表情。

  “我会让喀秋莎(维纳莎的随身女仆)来帮你整理好这里。”

  雷诺刚触及到维纳莎的衣袖,张开嘴打算说什么,维纳莎已经从这座私人图书馆消失了。

  随着假期的到来本来应该排满日常的游玩、打猎却都被搁置了,雷诺几乎没有再见到维纳莎。

  去爬山吗?

  安希把面送入口中吸入一大口剩下的咬断,鼓鼓的腮帮子像一条鼓着腮的金鱼。

  好啊

  安希逆着阳光欢快地跑向金色夕阳下闪闪发光的兰玲草,摘下放入口袋,沿着石阶一路小跑。兰玲草加上日光石经过施咒后可以保护吸血鬼不受日光威胁和正常人一样站在阳光下行走。

  “你的包,自己拿。”骆熙揉了揉手臂。

  “啊?来我帮你揉,你再拿会,就当锻炼身体了。”安希回过神来赶紧给骆熙捏了捏手臂。

  蜡烛、盐、兰玲草、戒指。

  安希打开有折页的那页咒语闭上眼睛感受力量在血液里流动轻声念出咒语,微风把盐聚集成六芒星的形状,兰玲草的颜色从白色变为橘色。咒语结束,安希睁开眼睛拿起戒指看着戒指在阳光下泛出金属的光泽渐渐绽放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Black,你看到我记忆里的秘密了吗?”

  安希跑向Black,连衣摆的弧度都飘向Black站立的地方。

  “我进入了你的思想但是只能看到一些零碎的记忆,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可能会需要花费一些时间。雷诺有说出关于秘密的任何提示吗?或许是一个时间,或者某个纪念品?”Black笑着揉了揉安希的脑袋。

  “Nothing.”安希眨了眨眼睛。

  “但是我们有这本古魔法书,我相信我能在里面找到方法的。”安希转身拿起魔法书认真盯着书皮封面接着用力拥抱了一下Black。

  “虽然很多记忆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Black.”心里默默说完这句话安希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

  Chapter.7

  “Aaron!”安希开心地展开手心,上面静静躺着一枚古铜色戒指。

  “它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了,维尔。She is gone.I will never be able to be a good person.”

  “发生了什么?Tell me,Aaron.”安希拉起Aaron的手温柔戴上戒指指尖礼貌地没有触碰到Aaron的手指。

  “但是我相信你,Aaron,你一直都是个好人,是这个世界没有给你足够的温柔。”

  “她已经离开我了。”

  “血液里加入果汁就可以完全掩盖住血腥味吗?安希。”

   Aaron低下眉眼。安希抓住Aaron的双臂让Aaron正面对着自己尽管Aaron低垂的眉眼看不清表情。“Are you hate yourself?”

  “Or …hate me save you?”

  “我就是一个冷血的怪物。安希。”

   Aaron抓起安希的手臂露出嗜血的神色。

  安希没有躲开静静地看着Aaron痛苦的神色,感到内心某处似乎跟着一起疼痛了起来,也感受到了一瞬间差点被伤害的恐惧。Black不知何时出现在安希身边甩开Aaron的手臂“Leave her away!”

   black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Aaron制造的回忆。

  维纳莎蹲在池塘边抓出一把面包屑扔进池塘,脸上一片清凉不悲不喜。“维尔。”雷诺远远叫住维纳莎,“没有找到办法解除black的控制?”“是我太笨了吧,什么都做不好,如果我能再聪明一点创造出一个新的咒语就好了。”维纳莎恹恹地抬了抬眼皮看了雷诺一眼。“像飞蛾扑火一样冲过去告诉他我就是维纳莎然后粉身碎骨也没什么太可怕的,”维纳莎抱着膝盖的手臂紧了紧“但是我怕,怕Black露出看陌生人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对我的记忆只是机械的像对待任何一个猎物或者处决者一样把我交给始祖吸血鬼。”

  画面中断,Aaron感到掌心刺痛,拔出刺穿掌心的尖锐发卡。

  “Aaron,不要用任何事情来做借口随便指责Black。你只是看到了碎片,我也有很多不足,不管发生了什么希望你都不要用任何事情和任何人作为借口伤害black。”安希从Aaron已经恢复愈合的手掌上拿回带着血迹的发卡。

  “包括你自己也不是完美的对吗?”安希牵着Black转身离开“你敢发誓每一个你伤害的恶人都是十恶不赦,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因为你的愤怒而误伤的吗?”

  “我们都不完美为什么一定要强求我喜欢的人是一个完美的人呢?”

  Chapter.08

  如果给人性上色,让每个人失去遮蔽赤裸裸的显现在所有人面前接受审判会有多少人不该成为人存在呢?

  安希扔下最后一件衣服打开淋浴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的感觉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奇怪,皱着眉洗完,发现某处有一个黑色的小点隐蔽在不易察觉的一个角落里。现在毁掉就会失去认识这个微型摄像头背后的人的机会。安希如常洗完穿好衣服。

  回到桌前打开魔法书仔细翻阅,用盐撒在桌面上,施咒。监视器外的眼睛慢慢湿润流下血液,视线在血液中一点点模糊变黑直到被黑暗完全遮蔽失明。安希微笑着看着这堆盐从无暇的白色逐渐变为血红,“只是一个小惩罚而已,更有趣的在后面,期待一下吧,恶心的失明者们,偷窥天神和恶魔的酮体如果这么轻易那软弱的人类为什么还是爬虫一样害怕地震海啸雷电的人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