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山水相逢曾相识

第四章 后位高悬,后宫形如虚设

山水相逢曾相识 琰小晏 1200 2020-05-17 23:40:00

  景瑜白幼时曾在外祖黎家小住,洛府黎府比邻而居,洛千仪常常扒在墙头看着隔壁的他,伏案读书,骑马舞剑。

  后来二人相熟,她便悄悄的搭个梯子端着糕点,去黎家后院同他一起读书,后来景瑜白被贼人所撸,搬回了宫中,甚少回黎府,她便再没去过黎府找他,又重新趴回了墙头,等待着,等待着。

  在洛千仪漫长的闺阁岁月里,诗书琴棋之外,一墙之隔的景瑜白是她唯一的慰藉。

  洛千仪看着他一路奔向相思阁,看着他不顾众人阻拦冲进火海。

  她看着他盔甲下的面容,幼时的稚嫩早已脱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成熟坚毅的脸庞。

  经年未见,她盯着火海中的景瑜白,一股熟悉感迎面而来。

  其实也不能说没见吧,洛千仪想着。

  在皇宫除夕宴,中秋宴,官家小姐的赏花宴里,她必能从人群里看到他,遥遥相望,点头致意,再无别话。

  她以前并不明白自己为何每次宴会都能碰见景瑜白,如今死了,却将从前的桩桩件件都想起来了,事无巨细。

  火海中的景瑜白直奔梨树而去。

  洛千仪看着景瑜白坚毅的下颌,汗水接连不断的淌过,汇到一处,而后慢慢滴落。

  她又飘近了些。

  更能清晰的看见景瑜白盔甲上的尘土,看见他小心翼翼的抱起自己的身体,如获至宝的神情,更可以看见他抱着自己苍老的身体时脸上的悲讴,甚至,他对着自己的额头深深的落下一吻时,眸中的深情。

  她不明白,这样的自己,苍老而丑陋,更是丞相的下堂妻,如何值得他如珠如宝的对待。

  后来的事情,却更是令她震撼不已。

  景瑜白抱着她的尸体冲出了火海,待众人将火扑灭,洛月瑶早已命丧黄泉,成了一具焦尸。

  可是却并没有人为她收尸。

  萧然说要娶她,却连婚书都未曾下过,更遑论娶洛千仪时带的活雁了。

  没有夫家,又同母家离了心,最后还是看不下去的婆子拿草席一裹,扔去了乱葬岗。

  她幼时过的凄惨,再大些便被接回了洛府,却又样样都不甘趋于洛千仪之下,争强好势半生,着实空了。

  洛千仪感叹洛月瑶的悲惨,又想了想自己。

  虽被夫家休弃,母家式微,身后事虽不至于草席寥寥一裹了事,但也不会再有她未出阁前一品贵女的荣耀。

  女子的荣辱与夫君息息相关。

  他们成亲五年有余,而萧然在朝堂上愣是连个三品诰命都没让她当成。

  再后来的事情,她浮在空中看着都有些恍惚。

  她母家来人接了她尸骨,极低调的办了后事。

  二皇子整日整日的在她坟前喝酒,酩酊大醉时便抱着她坟头呦哭。

  洛千仪在空中静静的看着这个男子。

  看着他在自己的坟头醉了三月有余,而后种下三两树梨花。

  看着他敛了悲伤,转头重新回到了朝堂。

  看着他在永安殿挥斥方遒,指点江山,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看着他一步一步登上皇位,将萧氏一族打落深渊不得翻身。

  看着他将自己的父兄从西北荒漠接回,重用洛氏大房满门。

  看着他后位高悬,后宫形如虚设,多少名门贵女都入不得他眼。

  看着他夜夜翻来覆去不得安枕,靠着满寝殿的画像惶惶度日。

  看着他在废弃相府的偏僻院子里,在一棵烧焦的梨树下静静的站着。

  看着他不过刚刚而立之年,却长眠于她坟头的梨树下。

  随着景瑜白一双满是悲伤的眸子紧闭,一直在半空关注他的洛千仪神志也慢慢模糊。

  那年,相府的那棵早已被烧焦的梨树诡异的开了花,满树繁花煞为好看,微风吹过,花瓣飘落了好几里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