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一章 有刺客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94 2020-05-16 18:05:00

  南炎朝,炎安城外。

  细雨绵绵,沿着河畔整齐行着一队车马。

  偶有泥泞飞溅,鸟儿嘶鸣,马蹄声由远到近。

  十几个骑马的男人腰佩刀剑,护着行在中间的那辆马车。

  马车内,侧卧着一个男子。

  身着青衫,白色里衣,领口和袖口皆以银线绣着古怪的花纹,墨发只用一根白玉簪束起。神色肃然,却俊雅至极。

  从头到脚一尘不染,清冷儒雅。和华丽的马车十分不配。

  “倒酒。”

  身边的侍女压下酒壶,将空了的酒杯斟满。陈年好酒的香味四溢。

  男子捉起酒杯,一饮而尽。单手将身体支起,微合双眼,一副仙人做派。

  过了许久,他一动未动,呼吸平静。

  侍女小心放下酒壶,晃了晃他的肩膀。

  “白二爷,白二爷?”

  确认他没了动静之后,侍女神色突变,从发髻上取下来的金钗瞬间化为利器,向男子刺去。

  “白珏,受死吧!”

  利器将要刺入男子肌肤之时,他忽然睁眼,抬手将侍女的手臂抓住。

  “你?!”侍女大惊。

  明明这个人已经喝下了掺有蒙汗药的酒,为何还能行动?

  男子单手掐住侍女的颈项,稍稍一下,便能让她身首异处。

  不过,他还是留了一分力气。

  “你受何人之命?”

  侍女不答。

  他又问道:“你可知我是谁?”

  侍女冷笑:“你是恶名远扬的侯府二公子,白珏!”

  “很好。既知道,行刺我,你不想活了吗?”

  侍女一脸傲气,“你做尽坏事,惨无人道,手中人命无数,你该死!”

  “再问一遍,你的主子是谁?”

  “你杀了我吧!”

  他的笑犹如地狱的鬼魅,“我仇家向来多,有骨气的,也不止你一个。”

  清河之畔,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惨叫过后,整个车马队伍也就乱了。

  “有刺客,有刺客!”

  “快!保护白二爷!”

  “刺客在哪儿?在哪儿呢?!”

  众人乱成了一锅粥,纷纷拔出配剑配刀,也不知朝向哪里,只得将马车团团围住。

  忽地,从天而降一道力量,将马车顶掀开。

  提着刀剑的众人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一个黑衣身影逼入马车内,和马车内的男子厮打起来。

  哐哐当当的几声,马车已是四分五裂。

  青衫衣角飞扬,手持锋利的长剑。对面的黑衣亦是长剑在手,剑锋相对,划出一段尖利的嘶鸣声。

  而原本那个侍奉在马车的侍女,已经滚落在地,双眼紧闭,不知是死是活。

  几招过后,不分上下。

  二人落地转身,剑端互指颈项。

  雨势增大,绵雾四起,实在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脸。

  并且,这黑衣人用面罩将脸遮住大半,只隐隐露出一双秀气的双眼。

  “看来,你就是她的主人了?武功不错。”他顿了顿,又笑道:“身材也不错。”

  此黑衣人与他相比,纤瘦娇小,体格相差甚远。

  之前也有人想要取他性命,皆是强壮的莽汉,或打手或刺客。

  今日的黑衣人,一招一式都干净利落,十分像习惯于奔波在沙场的战士。

  “你的目的是什么?”

  “废了你!”黑衣人粗着嗓音道。

  但不难听说,是克制了原本清透的音色。

  借着雨势,黑衣人快速出招,压制住了青衫男子。

  再行几招之后,黑衣人突然换左手握剑,打了个措不及防,剑端刺入男子的左肩膀。

  雨中裂出一股血腥之味。

  男子抬眼,眼底森森寒意,抬手用剑将对方的剑打掉,连连后退。

  见主子受了伤,原本围观的人不淡定了。

  以前任凭再身处险境,也没见谁能一对一刺伤白二爷。

  于是所有人都围上来,黑衣人见势不妙,使轻功飞走,只留下带着血的长剑躺在雨中。

  “休要再追!”

  男子下了命令,这些人才停住脚步,赶紧过来关心他的伤势。

  “白二爷,这刺客究竟是谁?”众人问道。

  他冷笑,捂住自己受伤的肩膀,还血流不止。

  “这炎安城方圆百里之内,能伤我的,恐怕也就只有一人了。”

  ……

  五里之外,顾婉卿来到一个大树下。

  确认周围隐蔽安全,没有人追上来,她才靠在大树边调整呼吸。

  揭下面罩,散下盘起的长发,将身上的黑衣扒掉,露出黑衣之下的素裙。

  不消片刻,方才杀气凌然的黑衣人,成了一个模样清秀的少女。打湿的长发拢在一层,朱唇皓齿,俨然如芙蓉出水的美人图。

  “将军!”

  闻言,顾婉卿抬头。

  一个束着护腕,腰佩武器的姑娘撑着伞向她走来,神色焦急。

  见是她的随侍婢女玄茗,顾婉卿才松了口气。

  顾婉卿懵了片刻,然后起身道,“撤手,立即撤手。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这件事和顾家有关系!”

  玄茗道:“将军失手了吗?将军受伤了吗?”

  “我没事。不过若红被他们抓了,生死未卜。要想办法救她。”

  顾婉卿一时间有些后悔,方才不该恋战,先救人才对。

  若红是她培养了很久的刺客,落入他的手中,就会有很多线索值得调查,即便掩饰得再好,也难保不出纰漏。

  玄茗立刻拔出佩剑,怒道:“我去剁了他!他肯定还没走远。”

  顾婉卿拽住她,“不行,不能再有行动。他们人多,不能正面冲突。”

  玄茗过了会才冷静下来,担心道:“可是将军,在白珏手下救人,谈何容易啊。”

  顾婉卿叹了口气。

  的确如此,今日能近身都实属不易,他武功极高,若不是今日耍了心眼,再打下去,受伤的可能就是她自己了。

  若红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很适合做探子,完成过很多次危险任务。没想到这次栽在了白珏手中。

  玄茗道:“不过白珏的仇家很多,他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更不会怀疑一直忠心耿耿的顾家。”

  顾婉卿双拳收紧,“为了姐姐,这也是下策中的下策。”

  玄茗点点头,“白珏武功高深莫测,又是专门替皇上做事的人,将军你都讨不到好处。他那些心狠手辣的事情,人人皆知。如果顾曦小姐真的嫁过去,只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顾婉卿揉揉太阳穴,今日乱成这样,后面必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回府吧。”

  “是。”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