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五章 闻风丧胆白二爷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35 2020-05-20 20:22:14

  顾婉卿心里暗道。

  原以为这个白珏用雅会做幌子,不会现身,看来想错了。

  白珏为首,身后护卫四人,神色冷然,叫人后被发凉。

  不比第一次穿着青衫的慵懒闲适,白珏今日一袭黑衣。腰间两侧佩戴紫金大玉佩,束着的护腕上缠着金色龙腾。

  这龙腾在炎安城之中,能用的没有几个人,纵然是亲王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可见,白珏身份的分量。

  只是……

  顾婉卿定睛一看,白珏的肩膀和手上绑着十分夸张的绷带。

  这像断了一只手臂的重伤包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也证实了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搜捕刺客。

  顾婉卿将整张脸埋在了扇子里——这小子绝对有阴谋!

  顾婉卿悄声道:“玄茗。”

  “在。”

  “你先去勘察附近的情况,仔细找若红的消息。”

  “是。”

  玄茗趁着众人目光都聚在白珏身上时,从水云楼的窗户翻出。

  既然白珏敢来,就会有行踪,也就会有线索。

  顾婉卿恢复了坐姿,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

  事实上,除了在座的富家公子,这些闺中小姐们,对白二爷却有些翘首以盼。

  见来人是样貌俊俏的少年郎,黑衣显贵,即便缠着绷带也不阻碍他稳健的步伐,可比传闻中要好看太多了。

  这样一比,这些前来赴宴的公子哥们,显得气质全无。

  “多谢各位赏脸前来,我迟来许久,先自罚一杯。”

  白珏举起主位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面不改色心不跳,可见酒量极好。

  这里有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白珏,见他是个看上去儒雅的公子,方才的顾虑瞬间消失了一大半。

  白珏道:“今日带来郑伯公画作一副,请各位帮在下鉴别,这究竟是一副伪作,还是一副真迹。”

  席间一人道:“郑伯公是战乱时英雄人物,亦是下场惨烈的叛徒,黑市流传伪作无数,不知白二爷是从哪里获得?”

  白珏答:“周王爷给的。”

  “既然是周老王爷给的,那定是真迹。”

  白珏笑而不语,将画作递给离得最近席位的一位公子,道:“请大家一一传阅欣赏。”

  见是正常雅会流程,大家都松懈下来,注意力全在画作上。

  顾婉卿坐在席位,执扇掩面。

  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白珏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让她心里发毛,却又不敢看向白珏的方向。

  “这画应该是真的!”

  “我倒觉得是伪作,瞧这蝴蝶并不栩栩如生。”

  “风卷云起,笔墨苍劲有力,这就是真画!”

  众人一一传阅讨论着。

  顾婉卿旁边一个位置坐着高家大小姐,高素素。

  从方才开始,高素素的眼神就一直瞟着白珏,爱慕非常。

  所以画卷到了她的手上,便故作懂行地看了许久,左右摆着媚态,像是要吸引白珏的注意力。

  顾婉卿无聊地喝起了茶,过了会,画卷才传到她这边。

  高素素有些不情愿地将画卷递给顾婉卿,眼神依旧看着白珏。

  所以顾婉卿伸手去接画时,高素素便脱了手。

  不仅脱了手,还连带着打翻了一个茶杯。

  杯中滚烫的茶水全部洒在画作上,画上的墨水晕开,纸张湿软。

  “啊!——”

  高素素率先叫了起来。

  她和顾婉卿一同起身,对这个瞬间毁了的画作有些手足无措。

  “何事?”主位上的白珏问道。

  高素素来了个恶人先告状,“是……是她!是她没拿稳,碰翻了我桌上的茶杯!”

  顾婉卿无奈道:“我没有,是姑娘你手滑了。”

  两种说辞,惹人议论。

  白珏起身,朝他们走来,看了看画作,的确是毁了。

  他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究竟是谁?”

  高素素道:“是顾婉卿!白二爷你要相信我啊。”

  顾婉卿道:“你方才一直看着白二爷,失神了,继而才失手。”

  高素素一听,又羞又恼,叫道:“你胡说!竟然敢冤枉我,你从小就害死了爹娘,跟在你身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今天遇见你就是我倒霉!”

  这话直白,顾婉卿皱起了眉。

  她手臂一紧,冲着高素素迈了一步,目光杀气腾腾。

  高素素有些被吓到,缩了一步,却不甘示弱。

  “怎么?你还要动手打我吗?你有那个胆量吗?小心我让爹爹参你一本,反正你从没打过胜仗,要想罢你的官职可容易得很!”

  顾婉卿看着面前如此蛮不讲理的高素素,心中怒火燃烧。

  她可以在这里教训这个小姑娘,但她从来不屑这种行为。

  从小到大,即便是有人会朝着她脸上扔烂萝卜、烂菜叶,骂出更难听的话,她也都会隐忍下来。

  不屑、不理、不在意。

  若真随性子随意教训旁人,那她则对不起将军府的名誉,也会让自己活得很累。

  白珏道:“绾青将军是我请来的贵宾,高姑娘如此便是不给我白珏面子了?”

  高素素故作委屈状,“我没有!她就是一个扫把星!白二爷你应该让她赔画儿!”

  “高家是炎安城数一数二的富户,高姑娘究竟是怎么个赔偿,赔钱,还是……赔人?”

  白珏声音低哑,很是好听。

  咬重最后两个字时,故意走近了高素素一步,

  高素素红了脸,低下头小声问道:“赔……赔人?如何赔?”

  白珏挑嘴一笑,“将她的手砍下来,就当偿了画。”

  “什么?!”

  高素素方才红着的小脸,瞬间煞白。

  还没反映过来,她就被白珏身后的两名护卫按在了地上,将她方才拿画的右手箍在地面。

  护卫拔刀,刀光冷冽,让所有人胆战心惊。

  方才还对白珏有一些的好感,眼下全无。

  原来传闻中残忍无情的白二爷果然是没错,竟为了一幅画就要砍了姑娘的手。

  高家在炎安城也是有头有脸,他真的不怕高大人翻脸吗?

  虽是如此,却没有敢出声阻止,生怕自己也被剁了手。

  高素素绝望大喊道:“白二爷饶命啊!”

  护卫即将下刀之际,顾婉卿立刻飞身,点住了两名护卫的穴道。

  手中扇柄拦住了差一点就落在高家小姐手腕上的刀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