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六章 俗称鸟屎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50 2020-05-21 17:44:18

  众人松了口气,以为差点就血溅当场。多半都是富家子女,可受不了这种血腥的场面。

  有几个胆子小的,险些晕倒。

  顾婉卿道:“白二爷,方才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拿稳画轴,与高小姐无关。”

  她没想到,白珏真的会动手。果真不是好惹的人。

  “是是是,就是她,你去砍她的手,让她赔钱!”

  高素素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朱钗翠环七零八落,将矛头疯狂对准顾婉卿。

  其他人见顾婉卿主动承认,这会子才想起来替高素素求情——

  “是啊,方才我也看见了,就是绾青将军弄湿了画作。”

  “高家小姐知书达理,断不会做无理之事的。”

  “既然绾青将军也承认了,白二爷您可不能放错人啊。”

  让狼犬去制裁扫帚星,不是更大快人心吗。

  他们都以为方才那么生气的白二爷,一定会对顾婉卿发怒。

  顾婉卿也收起了扇子,双拳紧握,高度的防备状态。

  她只带了一把匕首,藏在靴子里,却也做好了大打出手的准备。

  白珏身上有伤,她未必会吃亏。

  可谁知,白珏刚才布满阴霾的脸上,忽然如春风般和煦。

  他招手让护卫退下,看向顾婉卿,道:“方才只是一个玩笑,在座各位都是贵宾,我又岂能让你们赔偿呢。”

  可是大家方才也看得真真的!如果不是顾婉卿出手,那刀刃绝对会落在高素素的手腕上!

  但是白珏为何不惩罚顾婉卿,大家都猜不明白。

  白珏让人将高素素拎回了座位上,把那毁了的画收起来。

  “只是一些小意外,大家无需介意。我准备了美酒佳肴,雅会结束后,会赠予每位一块上好玉佩。”

  话毕,山水楼的下人们便一一端上来了香酒热菜,还有十分精致的点心。

  这些都是山水楼的招牌,价格昂贵。

  白珏就是白珏,出手果然阔气。

  他既这样说了,大家也不好有异议。吃完饭、拿完玉石就溜,反正也不亏。

  ……

  不一会,这山水楼才有了聚会的氛围。

  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

  除了脸色难看的高素素,其他人已经一片欢声笑语。

  不过经过这么一个闹剧,大家对顾婉卿的目光就更奇怪了。

  本来就因为扫帚天星不招人待见,还因为此事连累了别人,更加坐实了这个头衔——

  她就是个倒霉灾星!去哪儿都没好事。

  顾婉卿夹着菜,她听力比常人都好,所以那些个人喝了酒没少说她的闲言碎语,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眼下她只在意,玄茗探查的结果究竟怎么样,这一趟可不能白来。

  且,更诡异的是,白珏不知何时坐到了顾婉卿的旁边。

  这货什么时候过来的?!

  顾婉卿心里默念赶紧走开,赶紧走开。

  可是她从来念叨的东西就没灵验过,白珏距离她越来越近。

  顾婉卿就当做没看见,只是用余光防备着。

  白珏身上酒味浓郁,神色却依旧淡定。

  他凑近道:“他们在说你的坏话呢。”

  顾婉卿只觉得耳朵一酥,故作冷静道:“说便说,我听不见。”

  要说,不是因为他的画,她怎么会遭人议论。

  他这个罪魁祸首竟还好意思凑过来。

  白珏道:“你就不生气吗?”

  顾婉卿放下筷子,“不生气。”

  白珏眼底如暗夜深渊,忽然转过一抹明亮。

  “嗯?原来绾青将军英勇无比、武艺超群,脾气竟然神仙般得好。”

  顾婉卿道:“习武之人,未必就粗鄙不堪。我也是念过书的。”

  白珏单手捏着酒杯,用鼻息发出一声玩味的笑声。

  顾婉卿不敢跟他对视,坐得笔直,难受得要命。实在不知他要做什么。

  她目不斜视,过了会,才悄悄瞄了旁边一眼,白珏竟还在看着她!

  白珏继续凑近,“绾青将军不敢看我?”

  顾婉卿避无可避,只得扭头迎上他的目光。

  “白二爷威名赫赫,我自然不敢看。”

  她要是现在宝剑在手,绝对出鞘!

  一想到姐姐要入狼口,若红生死未卜,顾婉卿就牙关紧咬。

  虽然这么想,但目光交汇时,顾婉卿依旧心虚。

  或许也是因为白珏眼神太过锋利,盯了半晌后,顾婉卿就先败下阵来。

  她收回目光,从席位上起了身,“我去透透气。”

  忽然,她裙摆被拽住。

  白珏抿着微笑,抬手抓着她鲜红的衣摆。

  “将军,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顾婉卿心下一惊,“没、没有!”

  “当真?”白珏微笑不改。

  “当、真!”

  顾婉卿将自己的衣摆从他手中用力夺过来,转身便走向不远处的露台。

  这延展出去的露台,视野极好。有些人就聚在这里喝酒吟诗。

  但是一见绾青将军过来了,他们脚步匆忙躲避,一瞬间,这个露台便没人了。

  也好,正好躲清静。

  顾婉卿眯着眼睛,迎风而立,还没清静一会,她便闻到了身后飘来了一股熟悉的酒味。

  白珏提着一杯酒走过来,笑意不明。

  这个阴魂不散的笑容让顾婉卿很不舒服。

  明明就没有什么好笑的事情,他笑起来也并不亲切,从方才开始就这样一直对她微笑,顾婉卿的鸡皮疙瘩也快要罢工了。

  顾婉卿不耐烦道:“白二爷到底有什么事?”

  白珏见顾婉卿面色终于不再是平淡无澜,笑意更深了些。

  “绾青将军,我们以后也是要攀亲戚的,不必烦躁。”

  “亲还没定,白二爷慎言。”

  果然,他对她的过多关注,应该也是因为姐姐。

  顾婉卿安慰自己,白珏还没发现行刺之事。

  两人面对城中风景,眺望远处山水瀑布,静默许久。

  静默的时间里,顾婉卿依旧在受着白珏的眼神凌迟。

  一黑一红的衣衫在空中烈烈翻飞,远远看去,倒成了一道风景。

  忽的,顶空扑腾过一只鸟。

  随着这飞过的鸟儿,一团白色的液体砸了下来。

  顾婉卿有意让了一步,结果这团白色的东西就落在了白珏的黑色衣衫上。

  白珏低下头,“嗯?”

  顾婉卿憋住了笑意,嘴角抽搐。

  白珏小声嘀咕,“这是什么?”

  顾婉卿解释道:“这是是鸟儿的粪便,俗称,鸟屎。”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