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七章 山水楼杀人案(一)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14 2020-05-22 16:17:18

  白珏的一侧眉毛明显跳了一下。

  顾婉卿故作镇静,露出了一个白珏的同款微笑,拿出自己手帕递给他。

  她提醒道:“白二爷若是不来,这东西就落我身上了。不过我经常遇到这事儿,白二爷如果不想被我连累,还是赶紧远离我。”

  白珏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这滩鸟粪,接过手帕。

  顾婉卿早该料到,这个人是不走寻常路的。

  只见白珏将手帕放进了怀里,道:“将军的帕子,不能拿来玷污。这鸟粪就随他去吧。”

  他挺了挺胸膛,那一枚亮眼的鸟屎就这么挂在他的衣服上。

  轻浮、无礼、变态!

  顾婉卿在心里总结了一下他的人品。顺带后退一步,怕自己被这枚鸟屎波及。

  “啊!——”

  “杀杀杀、杀人啦!”

  山水楼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尖叫。

  二人一同回头,顾婉卿闻见了空气中炸开的血腥味,心道不妙,从瞭望台离开。

  回到楼台里时,众人已乱作一团。

  酒菜、饭桌统统翻倒,一片狼藉。

  顾婉卿想朝着那血腥味源头走去,迎面扑来几个尖声惊叫的女子,差点将她撞飞数米远。

  白珏单手展臂,顾婉卿正巧跌进他的臂弯里。

  “将军小心。”

  顾婉卿赶紧站直,尴尬地轻咳一声,“多谢。”

  场面太乱,她先避到了角落。

  在白珏带来的护卫提刀的威慑下,这些人才安静了下来,被驱赶到了一起。

  而这场动乱的中央位置,高素素倒在了血泊中。

  她双眼紧闭,胸口插着一只利剑,一动不动。

  白珏拨开人群走近,量了下鼻息,“死了。”

  流了这么多血,被命中心脏,肯定是必死无疑。

  顾婉卿在人群外张望,“谁死了?”

  这些方才受了惊吓的来宾,听到顾婉卿的声音,都不约而同看了过去。

  这眼神,怎么说呢,都不约而同的表达一个意思——她应该是罪魁祸首吧?

  众人让出了一条路,顾婉卿才看清倒地的人。

  她顿了顿,恨不得将眉头拧在一起打个结,脱口而出便是,“这跟我可没有关系!”

  她再衰,也没这个本事能用意念杀人,况且她也不想杀高素素。

  即便这么说,大家看她的目光也并没有改变。

  刚刚和高素素发生冲突的,只有顾婉卿了。

  白珏蹲在尸体旁边,道:“利箭穿心,一招毙命。她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来人,去通知高家,叫他们来领人。”

  继而又起身道:“在抓到凶手之前,在座的各位,可一个都不能走。”

  一男子嚷嚷道:“可是我们在这里也会有危险啊,我们要回家的!我可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紧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赞同声。

  毕竟大家本身就不愿意来这个雅会,果不其然出了事,还死了人。

  若是高家一会来了人,见自己女儿死了,还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谁都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离开山水楼。

  白珏两步路逼近他,单手箍住了他的颈项,目光冷似利剑,“你若敢妄动,我让你同高家小姐一起横着出去。”

  杀气凌然,所有人都闭了嘴。

  白二爷的话,从来就不只是说说,他们都明白。

  白珏转身,换来了更多的护卫,照这个数量来看,他应当是有备而来,带了兵的。

  “你们去山水楼附近仔细搜查,所有能挨着这里的制高点都要排查,有可疑之人立刻拿下。”

  “是!”

  顾婉卿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确,如果是飞箭而来,那凶手应该是在外面。

  这种像是有目标的暗杀,白珏应该很清楚。

  如果是埋伏闹事之类的,想必他的属下早就察觉了,不会让人能在外面朝山水楼里面攻击。

  所以,其他人暂时不会有危险。

  而凶手的目标,就是躺在地下的人。

  自然,也不排除失手的可能。

  “凶手会是谁呢?”

  “那应该是外面的人吧?”

  “肯定是的,我们这里又没有人会射箭,除了她……”

  这个她,大家心知肚明。

  遥想当年绾青将军单挑常胜将军,只十几岁就不分上下,武功高强无人敢比。午门射箭拔得头筹,震惊全城。

  一人颤颤巍巍站出来说道:“而且……刚刚这只箭飞来的方向,就是绾青将军站着的瞭望台。”

  顾婉卿刚想替自己辩一辩,她真不想背这个锅。

  但白珏的声音忽然冷冷逼来,“刚刚我和将军一同站在瞭望台,你的意思,是连我一起怀疑吗?”

  “我、我不是……”

  顾婉卿抬头看白珏,他又恢复了肃然的神情。

  方才,他是在替她说话?

  又有一人解释道:“白二爷,我们的意思是,这只箭的确是从瞭望台的方向飞过来的,当时高家小姐就站在这个位置中箭的。我们好多人都亲眼看见了。”

  白珏问:“她当时在做什么?”

  “在听琴。”

  “什么琴?”

  “就是那把上品古琴。当时有人在弹奏,高素素就站着听了一会。”

  白珏想了想,道:“方才和高家小姐说过话的都有谁?”

  他这一问,大家互相看看,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出来了两个人。

  两位都是姑娘,一个高瘦,一个矮胖,看上去都是胆量极小的人。

  李家小姐李无双,身形瘦弱,肩不能提手不能抗的模样。

  她紧张地抓着扇子站在白珏旁边,面色惨白,“我……我是和高素素说了话,因李家和高家关系素来交好,我便问了一些府上的事情,后来她便离开了座位,说是想透透气,但是看绾青将军在瞭望台站着,就又回来了。”

  白珏道:“高家小姐中箭的时候你在哪儿?”

  李无双道:“我就在她旁边啊,但是我对琴并不感兴趣,所以就准备离开。刚走两步,就看见一个东西飞过去,然后高素素就倒地了。”

  提起这,李无双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要是她晚离开两步,说不定自己也中箭了。

  白珏眼神移向另一人,“你呢?”

  另一个又矮又胖还穿着粉色衣裙,看起来极为不美观的便是张家嫡女张慕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