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八章 山水楼杀人案(二)

宠妃赐福 又牧风 1543 2020-05-23 21:32:53

  张慕清低着头,压根就不敢看白珏,小声道:“高素素她受了惊吓,我便安慰了几句,然后闲聊了一下炎安城里最近时兴的料子。”

  白珏道:“那时候她在哪里?”

  张慕清道:“她不在座位上,正往琴音的方向走去。”

  白珏又问,“当时谁在弹琴?”

  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站了出来,道:“是我。”

  此男子正是在之前弹奏凤求凰的人,户部尚书的嫡长子,陈泽州。

  他模样并不出众,和白珏站在一起更是显得长相平平。

  不过气质温文尔雅,一看便知是书香门第之子。

  陈泽州行了个礼,“我对这把古琴十分偏爱,喝了点酒之后便又再奏了一曲。当时高家小姐应该就站在不远处,我也是亲眼看着她中箭倒地的。箭飞来的方向,是古琴的正对面。”

  古琴正对着瞭望台的方向放置。

  白珏问:“陈公子和高家小姐相熟?”

  陈泽州道:“认识而已,并不相熟。今日也未曾说过话。”

  白珏走近古琴,抚了一下琴弦,道:“高素素对音律很偏爱吗?”

  张慕清道:“似乎是爱听琴音,但是从来没见她弹过。”

  陈无双也道:“她似乎对胭脂水粉类的更感兴趣。”

  白珏似乎陷入了一阵思考,缄默不言,大家也只好都不敢说话。

  这不敢说话的原因还有一个,他们发现白二爷的黑色衣衫上,好像多了一个白色的不明液体。

  似乎还有些臭……

  所以,该不该提醒?

  提醒了会不会被杀?这要是没提醒,被发现会不会也被杀?

  这可真是让人纠结的一件事情!

  而本应该在风口浪尖的顾婉卿,此刻却比他们淡定许多。

  这边众人大气儿不敢喘的时候,顾婉卿已经绕着尸体走了两圈。

  蹲下来看看,又站起来看看,左看右看,继而用手碰了碰尸体。

  手上沾了血,顾婉卿也面不改色,在衣服上蹭了蹭,继续观察尸体。

  好像那不是令人作呕的腥血,而是普通的红色酱料。

  是了,大家都快忘记了。即便今日顾婉卿打扮娇艳,看起来温柔妩媚。

  但她还是在战场上杀伐果断的绾青将军。尸体这种东西,她看得太多了。

  顾婉卿动了动尸体身上的箭,她总觉得这个中箭的角度十分奇怪。

  于是捏着下巴思考着,她方才在外面站了那么久,怎么没有察觉到什么飞来的箭。

  什么箭会飞的这么快,叫人都不察觉?

  若真是不被人察觉,那为什么那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飞箭的方向?

  实在是矛盾。

  白珏不知何时又飘到了顾婉卿的身边,“将军有何见解?”

  “你问我?”

  “嗯。”

  看白珏眼中带有几份真诚的求问,顾婉卿便回答道:“这只箭插得很深,射箭人拉弓时力度很大,技巧很高。即便是我,也只能在很短的距离内将箭端刺入得这么深。如果是在山水楼外,那就更做不到。”

  白珏带着一抹笑点点头,道:“的确。”

  顾婉卿道:“还有我觉得,这只箭的角度很奇怪。”

  她用手比划,接着道:“正常射箭时,会水平方向穿过去。除非射箭人站在制高点,中箭者的角度才会由上而下。高素素身上这只箭射入的角度,起码也是要发箭人站在比这里两倍的高度。可是这附近根本就没有比这山水楼还要高的地方。”

  大家信了她的专业分析。

  论射箭比武,确实没人比绾青将军更懂。

  “绾青将军都做不到,那炎安城还有谁能做到?”

  “那这个箭就是从天空中飞进来的!”

  “哎?会不会是天上的神仙射的箭?然后打中了高家小姐?”

  “我觉得很有可能啊!天师前段时间不也说过,城中现在好像不太平……”

  他们七嘴八舌讨论着。

  顾婉卿打断他们的兴致,道:“这只箭用的是炎安城巡捕护卫的箭,箭羽被处理过,但是从材质和色泽也能看出,这是炎安城的东西,可不是仙人的物品。”

  这一听,就有人赶紧改了口舌,“就是就是,仙人怎么会杀人,休要胡说!”

  “呸呸呸,我是无意的,仙人可莫要见怪啊!……”

  顾婉卿无奈,要是真有仙人,也让这帮蠢人气死了。

  白珏道:“将军以为是如何行凶?”

  顾婉卿道:“综合以上几点,很显然,凶手应该不在外面。就在这个山水楼里面,就在我们当中!而且,用的是机关。”

  白珏眼睛微撑,对着答案倒是有些意外,“什么机关?”

  顾婉卿笑道:“这就不是我的职责范围了,白二爷还是好好排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