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九章 山水楼杀人案(三)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22 2020-05-24 15:06:43

  白珏点头,“好,我相信将军。”

  继而让属下们去开始搜查山水楼这整层。

  其实,顾婉卿想说,大可不必。她只是想早点回家,寻了个借口。

  机关什么的,只是她凭直觉胡乱猜测而已。

  但是白珏显然没有要放人走的意思,顾婉卿坐在桌上,用扇子驱赶自己的燥热。

  不多时,还真是发现了蛛丝马迹。

  “白二爷,这里有一个小孔!像是机关!”

  顾婉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竟然真的有机关。

  梁高五米左右的地方,的确有一个小孔。

  那小孔正对着高素素倒下的方向。

  白珏道:“劳烦将军上去检查一下,我受了伤,不方便。”

  顾婉卿暗道麻烦,但自己也出于好奇,便飞身上了梁。

  红衣翩跹,她轻功的姿态宛若仙人,令众人感叹,虽然是扫帚星,但美还是美的。

  顾婉卿仔细观察了一下,道:“这是我们攻城时常用的一种陷阱,原理都一样,触发启动后,藏在里面的一支箭就会飞快地飞出,正中目标。这可比人拉弓的力道强多了。”

  白珏道:“机关是如何触动的?是高家小姐自己踩到了陷阱吗?”

  “应该不会,当时来往的人很多,而且高小姐身边也都有人。除非是无差别射击,否则凶手就是非常确定,高素素当时一定会站在这个位置,才会亲手触发机关。”

  “难怪将军说,凶手就在这其中。”

  “对,他一定是能看清高小姐的举动。”

  顾婉卿落下地,环顾四周。

  这样一想,她终于明白刚才是哪里来的不协调感了。

  顾婉卿走近那把古琴,拨弄二下,“这琴弦就是机关。”

  “何解?”

  “古琴是一角是固定在桌子上的,琴弦连着机关。”顾婉卿朝着身后从刚才开始就一脸无辜的陈泽州看去,“对吧,陈公子?”

  陈泽州瞳孔收缩一下,道:“绾青将军,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借用古琴而已,就算是这把琴有机关,那也跟我没有关系。”

  顾婉卿挑挑眉,见他不承认,便撩开衣摆坐在琴旁。

  “陈公子,麻烦你请站在这个位置,听我弹琴。”

  顾婉卿将他引到方才高素素站着的地方。

  陈泽州道:“你要做什么?”

  顾婉卿笑道:“你听着便是了,没关系。”

  指尖停顿了一下,便从凤求凰第二段开始弹奏。

  其指法、音调,和方才陈泽州所弹得如出一辙。

  就连顾婉卿一开始提出的错误的地方,都一模一样。

  陈泽州听着,额上冒出冷汗。

  只听身后嗖得一声,一只箭飞出,朝着陈泽州刺来。

  不过陈泽州翻了个跟头,很快躲避了。

  顾婉卿单手抓住箭,琴声终止。

  她沉沉一笑,“果然是你。”

  众人几乎惊呆,陈泽州很显然是知道此时此刻,机关会触发。

  顾婉卿道:“你在曲子上做了手脚,为的就是很自然的将箭发射出来。其实在一开始你就想动手,当时高家小姐也站在这个位置,不过被我打断了,机关没能触发。见我在瞭望台,你便又去弹琴,琴声将高小姐吸引过来,你才有了动手的时机。刚才你的躲避,就足以说明,你的确知道这琴弦的机关!”

  白珏鼓了三声掌,“绾青将军不仅英勇无比,对音律竟还如此通晓。”

  顾婉卿无视他这番马屁,将箭掷地,拍拍手起身。

  “陈公子,你现在一定想着如何狡辩吧?可是已经锁定你了,只要找人调查一下,这段时间有谁频繁出入山水楼,谁又动了琴,谁对高家小姐最有动机,很快也能让你哑口无言。”

  陈泽州见自己已经被戳穿,没有办法辩解,脸色突变,道:“对!没错!是我杀了她!谁让她移情别恋,毁了我们的婚约!”

  人群一人道:“原来传言陈家和高家有亲是真的,可即便如此,你也不该杀了她啊!”

  “她就是个薄情寡义的女人!我们之间的情谊,她说忘记便忘记了,难道她不该死吗?!今日的凤求凰,便是我们的定情曲,我故意弹错,她却用嘲讽的眼神看着我,好像以前的情谊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既然得不到,那我就毁了她!”

  陈泽州说话时,像个疯子。

  白珏冷笑道:“为情所困,为情所伤,两败俱伤啊。”

  顾婉卿听得头疼,挑了个空地坐下来。

  总觉得这次的事件是不是解决的也太轻松了?

  误打误撞抓到了凶手,这算是转运了吗?

  ——自然是没那么容易。

  高家来领尸体的时候,又哭又闹,即便知道了凶手是陈泽州,却还是把矛头对准了顾婉卿。

  高老爷大骂是顾婉卿克死了她的女儿,以前从来没参加过雅会,这次一参加便出了事。

  高夫人也不甘示弱,指着顾婉卿道:“我要去告御状!不仅要制裁这个陈泽州,也要将你这个扫把星也一同制裁了!”

  顾婉卿:???

  这关她什么事,她什么都没有做,凶手也抓到了,怎么就也要被制裁了?

  后来官府来了人,这场闹剧才终止。

  顾婉卿内心烦躁地摇着扇子,道:“案子破了,我们这些闲人,应该也可以走了吧?”

  白珏道:“当然可以。耽误大家那么久,日后我定当补偿,重新办一次雅会。”

  众人心惊,齐齐暗道——可千万别了!

  山水楼很快空了,大家心有余悸,不敢多留。

  顾婉卿还在担心玄茗那边有没有找到若红,却也不能多逗留,只能先回府。

  刚出山水楼,白珏现身拦住。

  顾婉卿飞身后退,警惕道:“白二爷还有什么事情吗?”

  白珏只身一人,周围无护卫。

  他笑容邪魅,“将军今日席上一直心不在焉,是不是在寻什么人?”

  顾婉卿眼神回避,心虚道:“并没有。”

  白珏弯下腰,在她耳边道:“若是寻什么人,我或许能帮上忙。侯府人多地广,说不定,将军要寻的那人,迷路了,在侯府做客也不一定呢?”

  “你!……”

  顾婉卿捂着耳朵连连后退,瞬间涨红了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