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十章 你搬出去算了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71 2020-05-25 15:43:53

  顾婉卿很确定,白珏是知道了!

  所以刚才那一系列的古怪举动,就是挑衅!

  “将军放心,既然是将军的人,就是客人,我会好好款待这位客人,等款待好了,自然会送还给将军。”

  若红果真在他的手上!

  顾婉卿方才红了的脸色,很快又白了下来,“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既然已经知道,又高调搜捕,为何不直接拿下她?

  白珏冷眸微眯,“将军这样冷静,一点都不生气,实在是无趣。罢了,我走了。”

  他转身便要走。

  “等等!”

  顾婉卿伸手拦他,话才说一半,怎么可能放他走。

  白珏轻轻一笑,侧身躲过了她的手。

  这个速度,足以见得身手不在顾婉卿之下。

  顾婉卿的步伐有些急了,却也没料到他闪得这么快。

  于是扑了个空,向地上跌去。

  其实凭她自己就完全可以重新站好,但是在她站稳之前,白珏的一只手臂已经抄起了她的腰身。

  白珏的指尖箍住她的腰,力道正好,小心翼翼。

  她明明是习武之人,腰身却如寻常姑娘一般柔软纤细。

  跌入他怀里的身体更是有种奇特的素香,他喉结滚动,目光一时间放肆迷离。

  顾婉卿因惊讶,眨着一双水灵的桃花眼。

  抬眼时,白珏的一双眼眸也近在咫尺,她仿佛都从这双幽暗深邃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此刻失礼狼狈的样子。

  白珏故意压低声音道:“将军不要心急。”

  顾婉卿即刻推开他,红衣浮动,墨发飘扬。

  “你放肆!”

  顾婉卿瞪着他,尽量维持住自己的风度。

  白珏见她如此,突然有些不高兴了。

  他收回僵硬在空中的手,道:“今日就如此吧,将军不必再费心找人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顾婉卿又问了一遍。

  “将军聪慧,可以慢慢猜想。不过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最好,将军要找的人在我这里做客,至于该怎样才能回来,日后我会再行通知将军的。”

  “哦,对了。”他指了指自己胸口那个已经半风干的白色鸟粪,“这件沾了将军坏运气的衣服,我会一直珍藏的。”

  “……”

  说罢,他潇洒转身,骑上属下牵来的马绝尘而去。

  顾婉卿站在原地,额上青筋逐渐清晰。

  神经病啊!!

  ……

  顾府。

  晚膳时分,顾婉卿才悠悠回府。

  她本想径直走回自己房间,却被聚在一起吃饭的家人拦下。

  顾冬棋摔下碗筷,怒道:“你还好意思回来,你知不知道你又连累了我们!”

  顾婉卿回府前,山水楼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各家。

  自然,没少添油加醋,说是因为顾婉卿去了山水楼,才有的命案。

  并且死了女儿的高家,也说要和顾府势不两立。

  顾曦站出来拦在顾婉卿面前,“爹,人又不是婉卿杀的,与她无关啊。”

  顾夫人也站了出来,指着顾婉卿,“与她无关?与她无关怎么可能高家会把矛头指向我们家?我们本来就在夹缝里生存了,高家若真为难,我们以后在炎安城可还怎么活啊?难道就指望你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吗?还是她这个从没打过胜仗的将军?!”

  顾冬棋的夫人一向便看顾婉卿不爽,从以前收养顾婉卿时就不赞成,闹过许多次。

  一旁看热闹看得正起劲的二妹顾青冷笑道:“就是,大姐姐你为什么总是向着堂姐,没看爹娘都已经很生气了吗?”

  “扫把星!扫把星!扫把星就是你!扫把星就是顾婉卿!哈哈哈哈!”

  十岁的小儿子顾元围着顾婉卿转圈圈,嘴里半说半唱着这段话。

  这话顾婉卿以前可没少听,每次顾元哼唱时,总能引来顾府一阵乐呵声。

  不过今日没人有心思笑了。

  顾婉卿面无表情道:“二叔,二婶婶,我今日很累了。先回房了。”

  “你站住!”顾冬棋喊住她。

  顾婉卿背影不动,回头道:“二叔不必担心,高家只是为难我,连累不到顾府。”

  顾冬棋走至她身边,若不是知道她有绝顶武功,他绝对会用鞭子对顾婉卿一顿乱抽。

  “这么多年,我抚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呢,从来就没有给家里带来过好处!我看你搬出去算了!”

  顾婉卿轻轻拨开顾冬棋掐着她胳膊的手,“这是我的家,我不会走的。”

  顾大夫人已经是憋不住了,看顾婉卿没有丝毫诚意,直接破口大骂,“你不就是想霸着将军府的财产吗?这么多年都是老爷在打理将军府,你有过一点关心吗?除了添乱还是添乱!你凭什么不能搬出去?你去睡军营啊!或者你去求皇上给你赏一处宅子。别跟我们住在一起了!”

  顾曦拉住了言语过分的顾夫人,“娘!你说什么呢?”

  顾青插嘴道:“我看娘亲说得对,她出生就把自己爹娘给克死了,保不齐我们哪一天也被她克死了。天师都说了,她是扫帚天星。爹和娘能收留她这么多年,已经算仁至义尽,一座将军府也抵了养育之恩。”

  顾曦见状,急忙道:“不行,婉卿是顾府的,这宅子也是她的。”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顾夫人怒火中烧,当即就给了顾曦一个耳光,“你比她还大些,如今赖在家里还不肯出嫁,你是不是想把我活活气死!”

  顾曦捂着通红的半边脸,憋着眼中的泪没有落下来。

  顾婉卿将顾曦拽至一边,抚了抚她半边脸,“姐姐不必为了我这样。”

  其实这种戏码,之前也有过。顾婉卿每次都不曾计较。

  她静静看着这些所谓的家人,从来都不会生气,只觉得心底寒凉透彻。

  顾婉卿道:“二叔,二婶婶,北方有战事,再过几日我便会离开炎安城一段时间,你们犯不着这样,更不用迁怒于姐姐。”

  她不再理会,转身就走。

  以前还有过几次,顾冬棋直接叫家丁把她抓住,想要教训教训。

  但是那几次家里人都没讨到什么好处,顾冬棋就没敢再这么做了。

  哪怕还有一马车的话要说,面对顾婉卿的背影,他也没有任何办法,气得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可是,他们一家都知道,如果顾婉卿死了就能解决问题,那他们早就动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