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十三章 朱雀天师

宠妃赐福 又牧风 1999 2020-05-28 13:25:35

  白珏冷声道:“二皇子以为打了一手好算盘,非要强娶高素素为侧室。即便是为了太子,我也不能让他得逞了。”

  楚豪点头道:“主子英明。现在高素素名义上已死,只要陈泽州被悄悄放走,二皇子是不会查到什么的。”

  “刑部那边,我自然会打理。”

  “主子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盯着参加雅会的张慕清和陈无双,他们对高素素熟知,会对这次计划有危险。”

  “如果这两个姑娘有异动呢?”楚豪问。

  “杀。”

  白珏的双眼如隐入乌云的月光般,寒意森森。

  他捏了捏拇指上的玉扳手,道:“如今朝中风起云涌,太子举步艰难。此时更加不能让二皇子有任何得逞的机会。”

  “是!”

  楚豪走后,白珏却再没了看书的心思。

  他拿出一方手帕,帕子上还留着顾婉卿今日身上淡淡的素果香。

  ‘白二爷若是不来,这东西就落我身上了。不过我经常遇到这事儿……’

  白珏失神地回忆着,握着帕子的手渐渐收紧。

  但即刻回神,松了手,抚平帕子上添的褶皱。

  他走至暗格旁,取出一陈旧精美的匣子,匣子里有一个碎了半边的玉佩。

  有裂痕的这半边玉佩,上面沾有发黑的血迹。

  白珏将帕子小心放入其中,静静看了一会,才将匣子合上。

  ……

  三日后。

  顾婉卿身披轻甲,手持宝剑匆匆入宫。

  马车缓缓驶入皇宫,驾车人亮出将军令牌,侍卫们行礼,很快放行。

  勤政殿此时正点着古怪的熏香。

  众人皆知,这熏香只有朱雀天师和皇上在一起时才会用。

  内侍通禀之后,顾婉卿跨入勤政殿。

  “臣拜见皇上!”

  顾婉卿下跪行礼,只是伴随着她进来的脚步,门外刮来一股邪风。

  邪风吹得勤政殿里面的物件摇晃作响。

  原本还在淡定饮茶的皇上赶紧坐直了身体,眼见着旁边摆着的一个琉璃花樽咣当落地。

  花樽碎片炸破满地,其中一片飞过顾婉卿身边,将她的手背划伤。

  嘶——

  顾婉卿赶紧捂住手,还好,伤口不深。

  否则在勤政殿见了血,该是大不吉利。

  宫人们手忙脚乱地收拾,就像跌入一汪平静湖水的石头,勤政殿没了方才的安静祥和。

  顾婉卿愣住,想了想,这到底跟自己有没有关系。

  琢磨会,她俯下身体:“臣不是故意的,皇上恕罪……”

  “罢了罢了,朕已经习惯了。”

  内侍扶皇上坐好。

  皇上还穿着上朝的龙袍,卸下了珠冕。

  皇室血统优良,尤其传闻皇上生母极其美丽,所以纵然现如今皇上已经年岁四十,但看起来仍然英俊。

  只是眼纹颇多,眼下乌青也不少,足以见得朝政压力极大。

  天师巍然不动,把着拂尘,一身白衣,像一尊佛像陪在皇上身边。

  顾婉卿瞄了他一眼,假装没有看见。

  皇上叹了一口长长的气,神情无奈。

  “顾将军今日所来何事?”

  顾婉卿感到奇怪,“皇上,臣今日不是应该来和兵部商议北方战事吗?再过两日,臣就要出征了,还求皇上赐兵符。”

  皇上饮一口茶,慢悠悠道:“哦……顾将军啊,北方战事朕已经让多罗将军前往,你不必去了。”

  顾婉卿一愣,“皇上,多罗将军并不熟悉北方地形,还是让臣走一趟吧!”

  皇上揉了揉疼痛的额头,“绾青将军啊,你知不知道,高家来了人,对他女儿死了的事情不依不饶,朕已经下令处置了陈泽州,即便你破获案件有功,但是高家一再咬定,是因为你的到来,触犯了他女儿的命格。”

  顾婉卿道:“战事是战事,和命案无关啊。”

  而且这个命案好像和她也没关系吧。

  “朕和天师已经商量过了,此事无需再议。”

  顾婉卿看向天师,眉心紧锁。

  “是,臣领命。”

  皇上又道:“即将到来的山神祭祀,天师说,要绾青将军随行,方能保平安。”

  顾婉卿惊讶道:“可,山神走山路,忌讳极多,臣恐怕不能胜任,唯恐出了岔子。”

  天师解释道:“今年的山神祭祀和往年不同。青山一带今年动荡了几次,毁了几个村庄,恐是邪祟入侵山脉,惊扰山神。所以需要找一个命格凶煞之人装扮鬼祟,绕行山路后,用一碗血水祭祀方可。”

  顾婉卿捏紧手中剑柄,斜睨天师,道:“原来我这命格,竟还有为南炎做贡献的时候。天师费心了。”

  内心只道,这分明就是处在地震带,哪里就鬼祟入侵了。

  “此行要谨慎,婉卿啊,你还是回去好好准备吧。”

  顾婉卿本没想答应,她为什么要扮鬼,为什么还要假装被山神消灭的样子。

  这不是滑稽中的滑稽。

  但是皇上念了她的名字,她就知道不去也得去了。后缀一定是会提及顾婉卿的父母。

  “臣领命。”

  皇上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顾婉卿出了勤政殿时,天师也告退了,皇上头疼需要休息。

  二人一同出来,顾婉卿的脚步快了一些。

  只听天师的声音从身后悠悠传来,“顾将军似乎一直都无视我。”

  顾婉卿停住脚步,点头行了个平礼。

  “我向来是感恩天师的,至少天师还让我活到了十九岁,没在出生时就要了我的命。”

  天师是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男子,但是真正的年纪,没人知道。

  通常南炎朝历代天师,都是深居山林的高人。

  而这位,号朱雀。在顾婉卿出生前,就已经陪在皇上身边了。

  怎么算,朱雀天师的年岁至少和皇上是一般大的,说不定比皇上还大些。

  顾婉卿对谁都客客气气,唯独对朱雀天师,却有分明区别的态度。

  天师神色波澜不惊,拂尘在风中摆动。

  “请顾将军慎言。”

  “我自当慎言,也希望天师慎行。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迷信之人常挂在嘴边的话吗?”

  顾婉卿盈盈一笑,挥袍离开。

  朱雀天师盯着顾婉卿的背影,眼眸忽明忽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