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十四章 太子殿下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11 2020-05-29 12:04:31

  御花园,顾婉卿迎面碰见了太子殿下,容鹤。

  事实上,她只见过太子一次。

  也是在皇上的勤政殿,匆匆一瞥,并无说话。

  但是太子气质独特,和宫里其他人格格不入,一眼便叫顾婉卿牢牢记住。

  容鹤负手而立,身边百花盛开,锦袍素雅,温润如玉,眉目似女子般清秀。

  顾婉卿主动上前,“太子殿下万福。”

  容鹤闻言,看见来人狐疑道:“你是……绾青将军?”

  “是。”

  容鹤点头微笑,“昨儿本宫听闻将军在山水楼破了一桩案子,今日就见到了将军。此次进宫何事?”

  顾婉卿也不知从何说起,只是道:“没什么大事。”

  远处传来的步辇声打断了二人。

  步辇前面的内侍极为凶狠,用力推开了太子身边的婢女。

  “挡什么路,没看见二皇子过来了吗!”

  步辇最终在容鹤和顾婉卿的面前停下。

  领头的内侍不耐烦行了个礼,“太子殿下,麻烦让一让,二皇子要敢去见皇上。”

  容鹤身边的婢女站出来道:“旁边也有路,太子殿下正在修剪花草,你们为何不能往另一条走?”

  没想那内侍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这个下贱的东西!二皇子身子尊贵,此条路阴凉舒爽,自然是走这条路,岂能让二皇子走小路的道理?”

  容鹤手里捏着剪刀,一动不动。

  步辇上的人等的不耐烦了,便走下来。

  “呦,我当是谁呢,太子和这个瘟神将军居然能站在一起,真是稀奇啊。”

  一个欠揍尖利的男声。

  顾婉卿眉毛挑了挑。

  要不是顾婉卿认识这位二皇子,定以为是哪个宫里的内侍。

  二皇子容槿,传闻风华绝代,饱读诗书。

  学识先不说,光是这下巴恨不得仰上天的姿态,就让顾婉实在不敢苟同这说法。

  之前见过两次,一次是二皇子在钓鱼,顾婉卿路过时,也不知怎么鱼上钩时差点将他拉进水里。

  还有一次也是在花园,顾婉卿的袖口沾上了甜点上的蜂蜜,引来了一团蜜蜂,把路过的二皇子脸上蛰了一个脓包。

  从那之后,二皇子提及顾婉卿,必然是恨得牙痒痒。

  二皇子走至顾婉卿身边,凶狠道:“你这个瘟神将军,克死了和我有婚约的高素素,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顾婉卿汗颜,好嘛,莫名其妙的新仇又多添了一笔。

  容鹤听他称呼瘟神将军,当即就皱了眉头,道:“容槿,这是绾青将军,不得放肆。”

  二皇子容槿冷哼一声,丝毫不屑。

  他故意走进容鹤修剪了半天的花丛里,抬起脚用力地踩了几下。

  方才整齐开放的花朵,一瞬间便没了一大块。

  “我放肆过这么多回,太子你能管得了吗?整日无所事事,就知道浇花写字。难怪父皇不喜欢你!”

  “容槿!”太子抬高了声音。

  容槿也不服输,“你吼什么吼?今日看见你们是我晦气!都是没娘的东西。我呸!”

  其实顾婉卿被说两句,不痛不痒。

  但是身边的太子容鹤,一副已经快气炸了的表情,“二皇子容槿冲撞本宫和绾青将军,掌嘴!”

  容槿慌了一瞬间,继而又笑道:“你敢!我看你们谁敢动我!”

  容槿这么说着,身边果然无一人敢动。

  大家都知道,二皇子的母亲是现下有着盛宠的张贵妃,封后都指日可待。

  而太子容鹤的生母,先皇后已经不在人世。太子资质平平,皇上也不甚喜爱。

  所以不能得罪谁,在宫里人人心里明镜似的。

  容槿得意道:“哼,看到了吧,在宫里的人,可都听我的。”

  顾婉卿越听越觉得事情不太妙,想出声阻止。

  “本宫才是太子,你终究不是正宫!张贵妃如是!庶出就是庶出!”

  太子也是豁出去一般,言语锋利。

  听得顾婉卿直冒冷汗,感觉自己是不是又倒霉催的祸事了。

  “你竟然敢侮辱我母妃!”

  容槿气得原地跳脚,直接朝着容鹤冲过去,扬起手,欲落下巴掌。

  顾婉卿神色一凛,准备拔剑相助。

  但是她动手之前,忽然嗖嗖飞过来两个身影。

  一个身影揽住了太子,将太子护到旁边。

  另一个身影则是挡在容槿的面前,捉住了容槿那只要落下的手。

  啪!——

  响亮的巴掌落在容槿的耳畔。

  这一巴掌,打得结结实实,让容槿眼冒星光,直接瘫倒在地。

  白珏眼露锋芒,衣袖飞扬,手臂的姿势还维持在方才那巴掌的方向。

  “太子殿下说要掌嘴,你们没听见吗?”

  他声音如千年寒冰,直叫人汗毛竖立。

  是白二爷!

  不光他们,顾婉卿也汗毛倒立。

  为何白珏会在此时进宫?难道她最近真的犯太岁?

  即便倒霉惯了,但顾婉卿还是觉得异常诡异。

  而且……今日白珏没有缠绷带。

  他的双手看上去健康如初。

  宫人们认出后,纷纷跪倒。

  这不是见到主子们的尊敬,而是一种害怕、惊恐。

  “白珏!你!你你……”

  容槿不可置信看着他,怒火中烧,却腿软站不起来。

  白珏正像地狱厉鬼一样瞪着他。

  容槿知道,这宫里宫外,无人敢动白珏,即便他命人还击,也没人敢上。

  因为皇上极其器重白珏。他人狠话不多。

  谁跟他把事情闹大了,即便皇上知道,也沾不到半点好处。

  这满宫满朝的臣子中,恐怕也只有白珏敢出手掌嘴二皇子了。

  “太子殿下,有没有受伤?”

  方才那个将太子容鹤揽住的身影,柔声问着。

  “我无事。”

  容鹤看见他的一瞬间,方才的惊慌已经彻底安心下来了。

  这个男子的长相和白珏有六七分的相似,只是眉眼轮廓相对温柔一些,看人的目光也不像白珏那样狠戾。

  二皇子容槿大叫道:“白珏、白凌!你们两个兄弟,狼狈为奸!我迟早收拾了你们!”

  嗯?两兄弟?

  顾婉卿又看了看站在太子身旁的男子,震惊了。

  原来这就是侯府的嫡长子,白珏的亲哥哥,白凌。

  白凌可是正儿八经的豪门世家子弟,美名远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