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十五章 世家公子的典范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81 2020-05-30 08:27:14

  和白珏那种恶名远播的性质大不一样。

  样貌俊俏,谈吐得体,气质优雅,学识渊博,深得皇上的喜爱。

  他是世家公子们的典范,是各个闺阁小姐做梦都想嫁的男子。

  总之是什么好词好句都用来形容他了。

  白凌护在太子容鹤的前面,道:“二皇子,狼狈为奸四个字可切莫乱用。毕竟,我们都是为南炎效忠的。”

  语气不卑不亢,谦逊有礼,却无丝毫恭维。

  白珏就没有白凌那样温柔了,他抬起手,冷冰冰道:“二皇子请便。”

  语气和‘请你滚吧’,并无什么区别。

  容槿纵然气得要原地爆炸,却也拿这对兄弟没有办法。

  说来也是可笑,太子他能欺负。但是白家这对还没封王兄弟,却让他畏惧三分。

  “你们给我等着!”

  容槿撂下这句话,便在内侍的搀扶下,灰头土脸地朝另一条路走去。

  走了两步,好像还不是很解气,又回来补了一句,“你们白家自称扶持东宫正统,我倒要看看,他日我坐上了太子之位,你们还能否这样衷心!”

  若不是他走得快,白珏恐怕又要动手了。

  白凌拍了拍容鹤的肩膀,“殿下,无需介意,一切有我。”

  容鹤安心地点点头,“今日多谢。”

  顾婉卿揉了揉鼻尖,不知为何自己站在三个男人中间很是尴尬。

  而且自己刚刚美救英雄的举动被截了胡,现在杵在这儿没作为,有那么一丝的丢人。

  容鹤转身对顾婉卿道:“今日连累绾青将军了。”

  顾婉卿赶紧道:“不不不,是臣连累太子殿下了,臣这就告退。”

  “将军!”白珏喊道。

  顾婉卿定住脚步,白珏已靠着她极近。

  她欲后退,手腕却被白珏一把抓住。

  他一贯迷之微笑道:“将军的手受伤了。”

  顾婉卿低头一看,是方才被花樽碎片伤破了的口子。

  “我没事。”

  顾婉卿想甩开白珏,但奈何她实在没这个男人的力气大。

  白珏手掌炙热,像是要捏化了她一般。

  他拿出了一方洁白的帕子,将顾婉卿的伤口裹起来,继而才肯松手。

  居然在帮她包扎?还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顾婉卿觉得哪里说不上来的丢人。

  她捧着自己的手,赶紧施礼,“太子殿下,臣告退了。”

  容鹤温柔笑道:“将军慢走。”

  白珏也搭了一句,“将军慢走。”

  顾婉卿差点崴了脚。

  白凌淡淡扫过顾婉卿,道:“白珏,我们也该走了。”

  “嗯。”

  顾婉卿三步并两步快速走着,忍不住,还是回了头。

  这一回头正撞上白珏赤1裸1裸的目光,他好像料定顾婉卿会回来看他一样。

  该死!

  顾婉卿恨不得踹自己一脚。

  这心虚地偷看还让人发现了!能不能别这么贼头贼脑的!

  不过……

  她是真想问一句,白珏接下来想要做什么,若红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还给她。

  这个机会错过了,下次就真的要被白珏牵着鼻子走了。

  ……

  祭祀山神日子到来,城中热闹非凡。

  打竹水,清理道路,迎接祭祀队伍。

  每年祭祀山神的仪式都会在一年中最热的天气举行。

  这样才能看到连绵起伏的青山绿树,蝉鸣阵阵,汗如雨下,方才显得诚心。

  顾府门口,顾婉卿整装待发。

  她里头穿着便服,外头则是罩着一个宽宽大大,足有五六斤重的衣袍。

  衣袍蓝白相间,乃天师特制,上面画着各种符纹。

  玄茗看了眼天色,道:“将军,礼部那边说了,一会你就坐在轿撵上,等接到了山神新娘,我们就可以出发进山了。”

  “好,知道了。”

  顾婉卿带上面具。

  这是一个惊悚的鬼脸,狰狞、惊恐、扭曲。

  总之是个小孩子看了都会害怕的东西,用来代表鬼祟。

  “好丑的鬼啊!”一早便起来看热闹的顾元道。

  顾冬棋和顾夫人也在门口,对顾婉卿这次装扮鬼怪的事情,嘲笑了好一阵。

  顾元晃着他们,嚷嚷道:“爹、娘!我也要坐在那个轿子上,我也想穿那个衣服!”

  “你个小神经病,那是鬼怪,不吉利的,你去做什么!小心被弄死!”顾夫人骂道。

  顾曦见状,摸了摸弟弟的脑袋,“顾元乖,等会姐姐给你买绿豆糕吃。”

  “我才不要呢!”

  顾元冲着顾曦做了个鬼脸,立刻跑开。

  顾曦嘴角微搐,瞪了一眼顾元,然后转身对顾婉卿温柔笑着,“婉卿,此行小心。”

  “姐姐放心,就是个过场,没什么危险。”

  顾婉卿这么说着,心里却担心自己会不会中暑。

  这简直就是在三十八度的天气裹上了一层棉被。

  “玄茗,糖水准备了吗?”

  “放心吧将军。”玄茗自信地拍了拍口袋,又问道:“今年的山神新娘是谁?”

  顾婉卿摇摇头,“不清楚,向来是礼部选人,应该会保密吧。”

  山神新娘是每年祭祀必备的人物,和顾婉卿装扮的鬼祟一样,都有象征意义。

  传闻山神隐居山林,是为了此生最爱。痛失爱人后才渡劫飞升。

  祭祀山神由人类装扮成新娘,是为了让山神有一份安慰。

  玄茗神神叨叨道:“将军啊,我听说,近三年的山神新娘,好像都有去无回,会不会真的被山神……”

  “别胡说了,我快热死了。”

  顾婉卿可没空听玄茗扯这些怪谈。

  只求仪式赶紧结束,她好能早点去洗个凉水澡。

  没一会,队伍将要出发。

  巨大的轿撵由十二人抬起,蓝白纱幔做装饰,其余的地方都贴着符纹。

  轿撵的前方是由十人举着的祭坛,进山后开香。

  其余就是仪仗队一般的锣鼓和车马,人人都遮上面具。

  面具各不一,但肯定没有顾婉卿的这张夸张吓人。

  “路上保重啊,”

  顾曦笑着招手。

  忽然,她看见方才乱跑的弟弟顾元,钻到了车马队中的一个半开口的箱子里。

  周围并无人发现,箱子很快被抬起来。

  “顾——”

  坐在轿撵上的顾婉卿回头,“怎么了吗?”

  顾曦眼珠子一转,立刻道:“没事,我会煮绿豆汤等你回来的。”

  顾婉卿点点头,队伍便正式出发了。

  顾曦站在府门口,瞧着那个半开口的箱子,心里得意一笑。

  “臭小子,这次让你好好吃一吃苦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