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十六章 山神祭祀(一)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19 2020-05-31 15:03:25

  路上,城中百姓欢呼磕头,念着山神保平安。

  顺带冲着顾婉卿喊着,邪祟滚蛋,邪祟早死。

  有些还想扔萝卜青菜,玄茗直接伸腿揍了一顿。

  车马队行驶向侯府的方向,顾婉卿才发觉不对劲。

  最终轿撵停在侯府门口,已经有一群装扮好的人候着。

  “将军,是白家的人!”玄茗惊呼道。

  顾婉卿透过面具上的两个眼孔看去,有个一身纯白的人。

  穿着像蓑衣一样的白色衣袍,又宽又大。

  头上戴着同样是洁白的斗笠,斗笠后垂下又长又繁琐穗子。

  这样远远看过去,倒还真挺像新娘的。

  新娘戴着紫色的面具,面具上是个安详的睡脸。

  这个面具,似乎没有小孔能看到外面。

  顾婉卿确定道:“那应该就是山神新娘了,看来是侯府的人。”

  玄茗道:“嚯,这个女子的体格可真是大,感觉比将军高出许多呢。”

  顾婉卿无奈自嘲,“可能有讲究吧。我这样的,只能做邪祟。”

  玄茗翻了翻白眼,“这么壮大的新娘,反正我要是山神我才不喜欢呢。”

  顾婉卿再看,人群中锁定到了白珏。

  白珏正穿着那天在山水楼同样的黑色衣衫,戴着一个微笑面具。

  别说,这个笑脸和他还真神似。

  “阴魂不散!”顾婉卿暗骂道。

  但一想到若红,她倒觉得见面或许是个机会。

  玄茗问,“白珏会跟着我们吗?”

  顾婉卿点头,“应该会,他戴了面具,是随行之人。”

  “他怎么会来祭祀?真是古怪!莫不是冲着将军来的?”

  毕竟绾青将军这次扮鬼祟,众人皆知。

  顾婉卿心里也有些毛,低声道:“玄茗,你跟紧我。我没带武器。”

  “是!他要是敢做什么,我就砍了他!”玄茗提起剑,恶狠狠道。

  车马停下,随侍将山神新娘搀扶到轿撵上。

  顾婉卿摇晃二下,差点没坐稳。

  看来这个新娘体重不轻。

  新娘和顾婉卿并排坐好,向顾婉卿点头施礼。

  顾婉卿也回礼,再次感叹,她的块头的确不小。

  自己在身边像个小鸡崽,毫无邪祟的威猛。

  “天气蛮热的哈。”顾婉卿说话,缓解尴尬。

  “嗯……”新娘轻轻一声,嗓音倒是细软。

  ……

  队伍离开了侯府那个庞大的建筑物。

  从城外绕道,才能进入连绵起伏的山林。

  山林有祭祀特定的路线,烈日暴晒,没有阴凉。

  顾婉卿感觉自己呼吸困难,旁边坐着的新娘倒是一动不动,很安静。

  她猜想,应该是哪个从小修炼的大家闺秀,才有这样的定力。

  顾婉卿盯着在前方骑马的白珏,他倒是没有异动。

  想不明白,白珏为什么要掺和今天的祭祀,这是他的爱好?

  没走多远,突然天降大雨,狂风作乱。

  明明上一秒还是艳阳高照,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山路难行,还要顶着越来越大的狂风,这一队车马全都乱了套。

  尤其是抬着轿撵的人,本就要求底盘稳,现在泥土被打湿,一个滑了脚,后面的也都跟着遭殃了。

  整个轿撵摇摇晃晃,纱幔浸了雨水,平衡不稳。

  新娘和顾婉卿都剧烈摇晃,最终从翻滚下来。

  要不是穿着这厚重繁琐的衣服,顾婉卿还能自己找个地方站稳。

  但是此刻视线模糊,她和新娘直直向山坡下跌去。

  连连滚着,连伸手抓泥土的机会都没有。

  “保护山神新娘,保护山神新娘啊!”

  大家嚷嚷着,就是没人说保护顾婉卿的。

  其中只有玄茗一人的声音。

  “将军啊!将军!——”

  玄茗绝望地喊着,就这么看着顾婉卿摔落山坡。

  她心一横,也准备跟着跳下去。

  但是骑在马上的白珏将她拽住,箍着玄茗的腰背飞到了一处安全的大石头上。

  周围狂风未歇,回过神来,玄茗才站稳。

  白珏还维持着抱着她的姿势。

  玄茗先是感觉惊悚,看了看他的手,然后脸一红,抬手就要打他,“你干什么啊!”

  白珏轻易躲过,淡淡道:“救你啊。”

  玄茗怒火直冒,“我家将军掉下去了你没看见吗?”

  “呵。”

  “你是不是故意要谋害我们家将军的?”

  “哼。”

  “你把若红抓到哪里去了?说不说!”

  “切。”

  虽然白珏带着面具,根本看不见脸,也看不清眼神。

  但是这种态度已经足够让玄茗暴走了,顾婉卿以前教育的什么冷静淡定,全都抛诸脑后。

  “你你你……我跟你拼了!”

  她拔出剑就朝着白珏砍去。

  白珏侧身闪开,“你这个姑娘家,为何那么暴躁?”

  玄茗十分不爽,大声道:“你又不是我家将军,你管得了我吗?!大不了我跟你同归于尽!”

  面具下似乎是翻了一个白眼,“切,懒得理你。你若是想救人,也要等雨停了才行,否则连路都看不清。”

  “我……”

  玄茗憋着嘴,难过地看向山坡的方向。

  将军她,应该会安然无恙吧。

  ……

  山坡下。

  顾婉卿和新娘一同跌到了底。

  还好,是一片松软的土地,二人的衣服厚实,都没有受伤。

  顾婉卿身上粘着泥土,衣服更加重了。

  她起身扶起旁边的山神新娘,原本纯白的衣袍也变得脏兮兮。

  顾婉卿仰头看她,“姑娘没事吧?”

  新娘摇了摇头,“无事。”

  “我们要等雨停了才能再爬上去了,你放心,一会你紧跟我。”顾婉卿像个男人一样安慰道。

  这个山坡并不高,但是狂风骤雨之下也是无法攀爬的。

  “多谢将军了。”

  新娘的声音好听,只不过这种语气,总是让顾婉卿觉得有那么一丝的耳熟。

  顾婉卿找了个能避雨的大树下,和新娘一起躲着。

  心里十分无奈,她也还真是倒霉。

  每年的山神祭祀都算准了的艳阳天,今日竟然能破天荒的遇到暴风雨。

  恐怕回去之后,她是免不了责备的。

  下了雨之后,温度丝毫没下降,反而更闷。

  “太热了……”

  顾婉卿实在受不了,扯开了外袍。

  “你也脱了吧,现在也没旁人,就我们两个女的。别热坏了。”顾婉卿对新娘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