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二十章 山神祭祀(五)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37 2020-06-04 18:36:28

  玄茗眼前的少年不慌不忙地从容爬起。

  捡起地上裂开的面具,抬头,露出一个如沐春风般的微笑。丝毫没有受到刚才被打败的影响。

  “在下楚豪。白二爷的贴身护卫。”

  眉目明朗,人畜无害,毫无疑问,是个俊俏水灵的小伙子。

  “贴身?”玄茗这下彻底呆了,“那你为什么要穿白珏的衣裳?”

  “有公务在身,不便相告。今日能和姑娘交手,算是楚豪的幸事。”

  虚伪!

  玄茗心里暗骂。

  说话语气以及措辞都和那个白珏如出一辙,难怪她会认错人。

  不过,玄茗左右看看,突然感觉脚底发凉。

  “那……真正的白珏在哪里?”

  咻咻咻——

  此时近黄昏的天空中,出现了三枚烟火。

  “不好,主子有危险。”楚豪神色转变,即刻转身向山坡上走去

  玄茗喊道:“喂!你去哪里?谁有危险?是不是将军?”

  楚豪回头,“无需多问了,快跟我来吧。”

  ……

  夜色已至。

  山林东南面,火光灼灼。

  木头搭成的祭台在风中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二十几个不辩男女的人们正围着祭台,张牙舞爪地念着古怪的咒语。

  四面八方点燃的火把犹如地狱之门,鬼魅横行。

  顾婉卿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差点分不清这是日光还是烈火。

  只觉得眼前的景象仿佛自己置身黄泉之路般的诡异,邪风阵阵,气味腥臭。

  她被绑在一颗大树上,面具和外袍散落在旁边。

  还好,自己的衣衫还在。

  “不许动!”

  旁边伸过来一个木头削成的武器,抵在她脖子上面,足以致命。

  斜目看去,是个打扮奇怪的中年女人,眼神凶狠。

  她穿着宽大粗糙的衣袍和斗篷,闪烁的火光下,勉强能看清是和湖水一样的绿色。

  在炎安城,没人会这么穿,而且还是在大夏天。

  顾婉卿只敢动眼珠,小心问道:“这位大婶……这是哪里啊?”

  中年女人没有回答。

  她又问,“那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女人依旧没有回答。

  “那台上的人都在做什么?做法吗?”

  “……”

  可见,顾婉卿得到不任何答案。

  她昏倒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记得自己见到了一个自称山神的男人。

  现在这个阴森的环境,难道她真的遇到鬼神了?

  顾婉卿眯着眼朝前方祭台看去,扮新娘那个姑娘正笔直地躺在那一群人的中间,被怪异的舞蹈包围。

  “喂!姑娘!”顾婉卿叫喊道。

  “闭嘴!”中年女人将手上的武器又用力了一分。

  “好吧好吧。”

  顾婉卿乖乖闭嘴。

  事实上,她留在护腕里面的一片刀片已经被她抽出。

  刀片乃特制,极为锋利。

  顾婉卿有用暗器的习惯,区区这种绳子,根本不可能捆住她。

  没一会,顾婉卿就已经暗中解开了绳子。

  松开的一瞬间,中年女人想用武器制止她,但是反被顾婉卿制止。

  顾婉卿沉沉一笑,将中年女人手中的武器拧下,并抵上了她的脖子,和方才两极相反。

  她动静不大,并没有引起远方那些人的注意。

  “大婶,现在你可别动,这个东西你削得有多锋利,应该比我清楚吧。”顾婉卿道。

  这中年女人吞了吞口水,脖子被她的力道扼制的无法大声说话。

  “你!……”

  “你乖乖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不伤害你。”

  “我只是守卫,你……你杀了我也没用。”

  “守哪里的卫?”

  顾婉卿手下的力道加重,武器将中年女人的脖子刺出一条血痕。

  女人感到疼痛,急忙答道:“祭、祭祀!……是给山神的祭祀,祭祀没有完成,不能被打断……”

  “你是说南炎每年的祭祀吗?”

  “不是……是我们村里的祭祀,要将新娘献祭给愤怒的山神……”

  顾婉卿更加奇怪了,“这里只有猎户往来,纳税名单上也不曾记载这里有村民,你为什么说谎?”

  妇人道:“我没有说谎……山神已经愤怒,我们身为山神后人,要抚平山神的愤怒……”

  “怎么抚平?”

  “烧了炎安城派来的新娘,”

  顾婉卿一惊,“烧活人?简直离谱。”

  而且新娘的角色是山神的爱人,为什么要烧?

  神明也会让凡人陪葬吗?这到底是神明还是妖怪。

  “祭祀什么时候举行?”

  “还有半个时辰,就会降临天火让新娘归天。”

  顾婉卿只觉得这个妇人前言不搭后语,但是看表情她也并不像在说谎。

  “罢了,你睡会吧。”

  顾婉卿抬手点了她的穴道,妇人便昏倒在地。

  她赶紧扒了妇人的衣袍,罩在自己身上。

  远处的祭祀似乎还在进行,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她逃走了。

  而新娘,还躺在那祭台上面,还需要救。

  ……

  夜空斑斓,月明星稀。

  水中倒影星月颠倒,一双脚步轻轻踏过,幻象骤乱,随即又恢复平静。

  顾婉卿罩着绿色的衣袍,在黑暗中快速移动。

  祭台周围被这些人围住,无法下手,唯恐被武器伤着。

  且火光忽明忽暗,叫人视线很不舒服。

  这里距离那个破旧的山神庙十分远,几乎处在整座山的深洼地段,确实有零星房屋。

  房屋前有砍柴和打猎的工具,也有洗衣木盆。

  这就能说明,这里的确是住着与世隔绝的一群人。

  就像世外桃源一般,不为外之所知。

  只可惜这里阴森骇人,毫无桃源仙境可言。

  而更让顾婉卿震惊的是,这村落的旁边,居然有成堆的森森白骨。

  有的完整,有的是残肢断骸,生前必是受到虐待。

  所以,她们之前在那山坡下发现的白骨,恐怕和这个村子也脱不了关系。

  来之前,玄茗曾提过一嘴,说是近几年祭祀的新娘都失踪了。

  看来新娘是被这些人给拿出去活活烧死,而剩下这些人的骸骨,应该就是祭祀队伍的。

  顾婉卿爬上了一颗隐蔽的树,瞭望祭台。

  “那不是山神么?”她不可思议地自言自语道。

  站得高才能看清,立在祭台中央、新娘旁边的一个中年大叔,就是顾婉卿之前在山神庙见到的那个自称山神的人。

  他披着白色衣袍,斗篷的帽沿将他的半边脸遮住。

  手中举着火把,忽高忽低,嘴里唱着咒语,神情狰狞。

  新娘躺在祭台上一动不动,许是之前的迷药还未醒。

  要带走一个昏迷的人实属不易,更何况还是一个体型庞大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