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二十二章 山神祭祀(七)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19 2020-06-06 23:38:15

    这个族长娓娓道来,听得所有村民很是愤慨。

  从他们的目光能看出,他们对南炎是有彻骨的恨意,否则不会有那些成堆的白骨。

  顾婉卿问道:“河道边的白骨,都是你们做的吗?”

  族长道:“那些是南炎祭祀队伍的人,他们身怀罪恶,应该将肉体永远留在这座山林里。所以我们砍下了他们的四肢和头颅,放干了他们的血至河水中。这是他们应当为山神的偿还。”

  “荒谬。”顾婉卿忍不住嘲笑。

  五分无奈,五分鄙夷。

  一村民表示不满,手里火把对准顾婉卿,“你这个南炎丫头笑什么?!”

  顾婉卿抱紧了新娘,避开了灼热的火光。

  心里盘算着如何逃走,但又有很多话不吐不快。

  她反质问道:“痛恨新娘,所以才要秘密烧死每年参加祭祀的人,这就是你们祭祀的方式吗?”

  族长道:“山神痛恨新娘,我们亦然痛恨。只有这么做,才能平息山神的怒火。这是先人告诉给我们的,我们为了守护山神而活。是你们南炎,一次又一次过分的举动,才将我们逼到这个绝境!”

  “若山神真如你们所说,接受这样一个方式的祭祀,那他便不是神,是魔鬼了!”顾婉卿道。

  “你又不曾是我们的村民,我们都是山神的后人,你凭什么断言?凭什么侮辱山神?”

  “就是,南炎人都只顾自己的荣华富贵,何曾重视过保佑过他们的山神?”

  顾婉卿在这些七嘴八舌的责骂中提高了音量,“难道一直以来,侮辱山神不正是你们吗?”

  众人震惊,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这样说,皆怒道:“你胡说什么!”

  顾婉卿平静道:“我尊重你们的信仰,你们将建立这个村落的第一人,视为这座山的保护神,为了古老的传说,不惜将自己的生命留在深山里。可是山神真的愿意看见这寺庙前堆满的白骨吗?那些可都是无辜的普通人。我想,不论是神明,还是人间的法律,都不允许你们这样错下去!”

  族长望向夜空,道:“错?……不,我们没有错。保护山神,是我们村民的使命。”

  顾婉卿道:“再凄美的传说,也不该让现在无辜的生命付出代价。你们进香供奉的双手沾满鲜血,砍下那些人的四肢、头颅,烧死扮演新娘的姑娘们,这难道不是一种扭曲变态的信仰吗?”

  其实顾婉卿仿佛看到,这一个个与世隔绝的村民,为守护着祖上流传下来的传说,过着怎样没有自由的日子。

  他们本可以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沿着干净的河水洗衣嬉闹,守着一方山神庙进贡最真诚的香火。

  可是这样一个个的人们,不愿走出尘世,却封印在罪恶的轮回里。

  即便顾婉卿这样说了,这些村民的眼中,仍然没有要赞同她的意思。

  只是有部分少年少女们,会显得比较茫然。

  他们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质问自己,眼前这个口出狂言的姑娘,说的是不是正确的?

  族长深深叹了口气,道:“姑娘,你是个勇士。可你进入了南炎祭祀的队伍,你此生就不可能走出去了。你会永远埋葬在这里,至于你说的是对是错,等你面见山神之时,我想自然就有分晓了。”

  “时辰已到,带她们上祭台。”族长挥了挥手,看着顾婉卿的眼神有几分惋惜,“你视你为勇士,才会同你说这么多,也会给你不同于别人的待遇,留给你一具完整的骸骨。让你和新娘一同祭祀在火中。”

  “我不会见到山神的,也不会让这位新娘和我一起平白无故死在这里。”

  顾婉卿背起新娘,欲和这些人进行最后的决斗。

  她面前的烈烈火光,炙热无比。

  眼前就是决斗,她胜算渺茫,但是绾青将军的战前宣言里,从来就不会有退缩二字。

  不知是谁先出的手,村民们已经一同而上,要将顾婉卿和新娘拉扯上祭台。

  顾婉卿连连踹番几波人,又怕掉落的火星砸到新娘,不敢出太重的手。

  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火把向她砸来,顾婉卿见到时已经来不及躲避。

  她背过身,想护在昏迷的新娘面前,自己去承受这个火焰。

  忽地,身下的新娘起身。

  顾婉卿被撩至一个宽大的怀抱,再抬头时,周围火星满地,木棍掉落在地。

  新娘一只手护住顾婉卿,将整个衣袖罩住她。

  而另一只手,直接挡住了袭来的火焰,烫化了一大片衣袖。

  “姑娘……你醒了?”顾婉卿有些发愣,半晌才想起来关心她的伤势,“怎么样,疼不疼?”

  那只被烧化了的衣袖下,皮肤已经被灼红。

  “无事。”

  新娘温柔说道。

  “怎么会没事,都被烫红了!”顾婉卿着急道。

  一个女孩子家,若是为了她留下疤痕,这可怎么好。

  “将军。”

  “嗯?”

  新娘忽然将娇瘦的顾婉卿揽至身边,手掌抚向她的乌发,护住她的眼睛。

  顾婉卿听见新娘轻声在耳边说了一句,“放心,现在有我。”

  她眼前被手掌遮住,什么都看不见。

  片刻后,新娘抱着顾婉卿,拳脚声有节奏地响起。

  接着便是一片哀嚎声,火焰噼里啪啦的和地面碰撞,逐渐熄灭。

  顾婉卿也不知自己怎么就僵硬地一动不动。

  方才那句话,似是给她吃了一粒定神丹,原本那些焦躁和不安都没有。

  而且护住她的这只手,很温暖,小心翼翼的,既有强大的力量,亦也温柔。

  直到新娘的手拿下来,顾婉卿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那些进攻的村民们全都倒在地上,躺下一片。

  “你会武功啊?”

  顾婉卿彻底傻眼。

  她自己都没办法解决这么多人,这个新娘是哪里来的‘神仙’?

  “将军!将军!”

  远处传来玄茗的呼喊声。

  顾婉卿以为是幻觉,直到看见玄茗领着一路人马闹哄哄地过来,才知是救兵到了。

  到来的乌泱泱一堆人,很快就抓住了这些原本就已经被打翻在地的村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