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二十三章 多谢将军相救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62 2020-06-07 19:57:50

  族长被两个人捆住,满脸绝望,“天要亡我们,天要亡我们啊!”

  玄茗迅速跑到了顾婉卿身边,“将军!可算是找到你了!”

  虽然顾婉卿很感动,但也出现庞大的疑惑。

  “玄茗,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哦,我跟着他过来的。”

  玄茗指了指旁边的楚豪。

  是一副顾婉卿没见过的面孔,但是衣裳和身型却是她之前看到的白珏。

  顾婉卿皱眉,正想问清楚怎么回事。

  这个地方偏僻,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巧合找到的。

  毕竟,她才没那么好的运气呢。

  楚豪经过顾婉卿,径直走向新娘面前,行了个端端正正礼,“主子,你没事吧?”

  顾婉卿一愣,看了看新娘和楚豪,“你……叫谁主子?”

  “我没事。”

  面具之下传来低沉的嗓音。

  这不由得让顾婉卿有种从脚底而生、透心凉的寒意蔓延。

  新娘缓缓站起,悠然摘下面具和斗笠。

  顷刻间,那原本盖在斗笠和面具之下的乌发和面容终于展露。

  顾婉卿仰头,眼眸中映着流转的火光,还有这张看似不可一世的脸。

  她的视线焦距正在逐渐清晰。

  “你!你……”

  白珏擦了擦脸上面具的痕迹,轻咳两声,变换成了原来的嗓音,“将军,是我。”

  他的乌发微微凌乱,在风中牵动。

  “多谢将军的数次相救,白珏定当铭记于心。”

  没有了斗笠,只有雪白的蓑衣将他的身体罩住,更是显得他此刻的笑容更如鬼魅一般。

  “主子,这些人如何处置?”楚豪问。

  白珏挺身而立,目光一一扫过这些村民,神色转变,不再微笑。

  他冷声道:“带回炎安城,一个都不能放过。”

  那族长看见新娘的面具下竟然显露的是一个男人,顿时怒火重重,“狡猾的南炎人!你骗我们!”

  白珏的眼眸如隐入夜空的猎鹰,深沉凌厉。

  “区区迷香,岂能让我白珏昏迷到现在?我全程皆是清醒,只是想看看你们到底为了什么害人。早知不是山神发怒这样简单,却没想到,杀害那么多人的,居然是深山里隐居的村民,理由竟还如此荒诞。”

  “主子,原来他们就是罪魁祸首啊?”

  楚豪看着这些看似淳朴的村民,实在难以想象。

  白珏走近族长,道:“我奉太子之命查清新娘失踪一案,唯有此办法才能弄清每年祭祀的人数都会失踪大半的真相、你们每年应该都是将祭祀队伍骗到山神庙附近,用同样的办法将所有人迷晕,烧死新娘,砍死参加祭祀的人。但凡之后有人调查,你们也会利用地形的特殊,将那些人也困在山里杀死,所以才有了山神震怒的谣言。”

  族长气得牙痒痒,“原来南炎那边早就发现了!……”

  白珏发出一丝冷笑,“是太子殿下英明,察觉深山有异。否则,你们还不知道明年该害死多少人。炎安城虽一直有传闻是新娘失踪,众人却不知,是整个祭祀的队伍都不见了。若继续放任,只怕这山里迟早尸骸遍野。”

  随即,他又补充一句,“自然,也是运气好。我和绾青将军落在山坡下,大雨后发现白骨,我才想或许其中有古怪,便主动自投罗网,才能得到你们口中的真相。”

  白珏说完,看向顾婉卿,眼眸里放光一般的轻轻一笑。

  “真是狡猾的白珏,明明计划却不通知我们。”

  玄茗暗骂,然后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顾婉卿。

  “将军你怎么了?”

  顾婉卿捂着脑袋,“我……血压有点高。”

  她不是装的,她是真的血压飙升,非常头昏。

  一想到刚才还在白珏面前脱了衣服,被他拉了手。

  而且莫名其妙以身犯险去救他,他却躺在祭台上装死……

  顾婉卿何止血压高,心脏顿时感觉都不太舒服了!

  白珏解开沉重的蓑衣,轻飘飘的白衫令他步步生风。

  他迅速过去抄起顾婉卿,抱在怀中,“将军辛苦,该去休息了。”

  玄茗的双手还僵硬在扶着顾婉卿的姿势。

  反应过来时,白珏已经抱着顾婉卿走了几步路。

  “你……”

  玄茗欲上前抢回顾婉卿,却被楚豪拦下来。

  “你别去打扰他们了,我家主子又不会吃了你家将军。还是办正事吧,这里这么多人,要都押走呢。”楚豪道。

  玄茗手叉腰,“你们抓贼,为什么我要跟着做苦力?我们又不是太子党的人。”

  提起这事儿,玄茗越发来气。

  原本以为这一队伍都是礼部派来的,却没想到,在楚豪发现信号烟火的时候,原本待着面具的祭祀队伍,就忽然变身成了各个手持刀剑的男人。

  这是白珏的暗卫队。

  也就是说,整个队伍除了玄茗和顾婉卿,其他都是白珏的人!

  “你别生气嘛。以后说不定我们都是一家的。”

  “一家?”玄茗露出嫌弃的表情,“白珏和顾曦小姐的亲事还没定呢,别跟我瞎攀亲!”

  楚豪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是说顾曦。我是说……罢了罢了。”

  说完,楚豪便去指挥那些人把村民们全都捆绑起来,准备押走。

  玄茗独自站在原地,一头雾水。

  白珏抱着顾婉卿朝准备好的马车走去。

  顾婉卿只觉得双脚悬空,更加头昏了,“你、你你快放我下来!”

  “你累了,该好好休息。”

  “我可不是什么闺阁大小姐,别当我娇弱!……”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她现在身体的确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白珏解释道:“迷香的效力在你用内功的还时会发作,至少也有一个时辰才能解开。”

  “我没事!”顾婉卿要抓狂,十分憋屈。

  “婉卿,莫要乱动。”

  白珏用不容回绝的语气说着。

  顾婉卿怔住,心脏重重地、清晰跳了两下。

  虽然很快恢复平静,但是她眨着眼睛,盯着白珏下颌的线条,莫名地愣了神。

  他为什么会忽然叫她的名字?

  还念得如此自然。

  于是,顾婉卿鬼使神差地,真的就乖乖没动了。

  一面心里也在恼着自己,怀疑白珏这小子是不是下了什么迷药。

  为什么自己总是莫名其妙听他的话,在山水楼也是,在山神庙亦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