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二十五章 顾元的危机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108 2020-06-09 21:06:14

  ……

  祭祀队伍即将启程之时,这里的村民耍了个心眼。

  他们擅用陷阱,为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也早有准备。

  族长吹了声口哨,不知哪里铺天盖地飞来了蝙蝠。

  这些蝙蝠打翻了屋顶上面的酒坛,酒坛滚落在堆放的干草堆。

  族长和另一个人趁着守卫混乱之时,将火折子丢了进去。

  他们只说了四个字——

  “以身祭山!”

  几乎是顷刻间,所有人反应过来时,大火已经瞬着村子的干草堆,点燃了附近的山林。

  大火漫地,热浪滔天。

  火势伴着狂风承旋涡状,将这个村子全部包围,如烈焰地狱。

  火苗烧断了绑着村民的绳子,但是村民们没有逃。

  在族长的带领下,纷纷跳入了火海。

  他们在火海中念着刺耳诡异的咒语,像是哭声,又像是笑声。

  挣扎着,扭曲着,直到皮肤完全被烧化。

  呻吟声破入天际,令人毛骨悚然!

  暗卫们再想进去抓人,已然不可能。

  “快走,不要管他们了!”楚豪在远处命令暗卫队的人疏散。

  就算有滔天的本领,也不可能从这片山火走出来的。

  而且论这火势,迟早会把他们也吞灭的。

  白珏一身白衣,站在这片火海前,衣摆随风翻飞,深眸中赤红遍野。

  楚豪催促道:“主子快走吧,那些人疯了!”

  “他们不是疯了,是清楚选择了自己的路,也实在可悲。”白珏驻足片刻,“罢了,回去向大哥说明情况吧。”

  玄茗和顾婉卿坐在马车内,目睹着燃起的大火。

  大火已经蔓延到了放置祭品的地方,所以不得不丢弃这些。

  马车驱使前行,顾婉卿望着浓烟。

  被丢弃的各种祭祀面具躺在路边,卷入火海。

  不在地狱,却胜似地狱。

  忽然,被大火蔓延的祭品处,传出一阵声音——

  “救命……救命啊……”

  顾婉卿心神一震,急忙回头。

  玄茗问道:“怎么了?”

  “我好像听见顾元的声音了。”

  “谁?”玄茗以为她在开玩笑。

  “我弟弟。”

  顾婉卿顾不上解释,为确认,她冲入了火海。

  没错,刚刚就是在这火中的祭祀品中听见了顾元的声音,不可能是幻听。

  玄茗追出去时,已经看不见顾婉卿的身影了,根本不知道她从那条路进入。

  “将军呢!”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白珏,看见玄茗焦急寻找便知出了事。

  “将军进火救人了!”玄茗急得跺脚,也要跟上去。

  楚豪将她拉住,“你不要命啦!”

  白珏眉头紧皱,迅速命令身边的暗卫队各自分散,“找到绾青将军!”

  “是!”

  “你们俩站在这里,不准乱动!”白珏向楚豪和玄茗说道。

  然后,自己转身奔赴火海。

  火焰包裹着的热浪一阵阵袭来。

  顾婉卿捂紧口鼻,渐渐听到清晰的哭喊声。

  破开周围的火,顾婉卿看见了站在祭品箱子旁边的顾元。

  他小小的身体缩在那里,半边的衣袖已经被大火烧尽。

  半边脸和胳膊上的皮肤也是腥红一片,血肉模糊。

  顾婉卿奔过去,将他揽在怀里,“顾元!你真的在这里!你究竟是怎么跟过来?”

  因为巨疼,顾元正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我看那个箱子好玩,我就躲了进去……然后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呜呜呜呜,就有好多火……姐姐,我好疼……”

  “顾元不怕,姐姐带你回家,你忍着。”

  顾婉卿抱紧了顾元,一路从火中冲出去。

  风火呼啸声如野兽的嘶鸣。

  零星的火星砸下来,顾婉卿后背的衣衫被烫出一个个洞。

  忍着巨疼,终于跑出那片火海。

  “将军!”玄茗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将军你受伤了!”

  顾婉卿摇摇头,“我没大碍,顾元烧伤了,要赶快找大夫!”

  白珏从火的另一边出来。

  前一刻,他的神色还如丢了珍宝一般的慌乱、焦急。

  看见顾婉卿的那一刻,终于松了口气。

  他将猩红一片的右胳膊负于身后,面上恢复波澜不惊的模样,“快离开吧。”

  所有人离开之后,天上雷闪滚滚。

  倾盆而下的大雨浇灌了半个时辰,才将那片山火消灭。

  那晚,炎安城的所有人都能看见,直入天边的浓烟。

  还有隐隐的、悲鸣的尖叫。

  ……

  顾府连夜找来大夫,北苑围了一堆人。

  顾元因太年幼,烧伤面积过大,大夫说一定会留下难以愈合的疤痕。

  “我的儿子才十岁!现在半个身子都毁了!他的脸也毁了,你让他以后怎么做人!”

  顾冬棋在顾府发了疯,难以接受。

  顾夫人也大哭大嚎,好像家里办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丧事。

  顾青和顾曦也被弟弟这副模样吓到了,立在一旁不知所措。

  不顾顾曦很快接受,赶紧上去忙里忙外,安慰父母。

  顾婉卿叹口气,也试图安慰道:“还好,顾元没有性命之忧,也没伤着眼睛,只要后面好好康复,对日常生活也不影响的。”

  她不说还好,一说话,就遭来顾冬棋和顾夫人的针对。

  两个人凶神恶煞一般包了上来,指着顾婉卿鼻头骂道:

  “什么还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都是你的阴谋!”

  “没错!顾元白天就不见了,我们满城寻找……结果居然是你带回来的!还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不是你下的毒手吗?”

  顾婉卿深深蹙眉,盯着顾冬棋的嘴脸一言不发。

  玄茗护在顾婉卿面前,“喂!是小少爷自己躲进了祭祀用的箱子里,与将军有何关系?今日若不是将军冲进火里,小少爷都要和那些村民一样,变成焦尸了!”

  顾夫人抹泪,扬手就要打她,“你这死丫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玄茗抬手就将她轻易推到了地上,结结实实让顾夫人摔了一跤。

  玄茗冷哼道:“干嘛?想打我?论官阶,我可不比顾夫人你低。况且我也不是你家签了卖身契的丫鬟,我是将军的副将,你可没资格欺负我!”

  顾冬棋脸色涨红,“你……你说是顾元自己爬进了祭祀的箱子,谁能证明?!我看根本就是你做的!”

  顾曦目光躲闪,一言不发,瞧了眼躺在床上的亲弟弟,心中无波无澜。

  顾婉卿平静道:“我没看见。却也不是我做的。”

  旁边的二妹顾青走到床边道:“顾元,你自己说,你是怎么被烧伤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