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二十六章 登闻鼓状告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19 2020-06-10 23:48:13

  顾元看了看自己凶巴巴的爹娘,眼泪汪汪。

  想了半天,然后指着顾婉卿道:“我没有自己躲进箱子,是……是她带着我进到山里面的!……”

  顾曦不自觉暗暗一笑,这个弟弟果真是不中用又胆小。

  一听顾元这样说,顾冬棋和顾夫人就炸了。

  而顾婉卿盯着顾元的小脸,虽是不意外他会这么回答,却也无比失望地摇了摇头。

  顾冬棋恶吼道:“听到了没有!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我看你就是居心歹毒!”

  “你还有脸在这个家住下去吗,还不快离开!”顾青也趁机发难。

  说白了,都是为了赶顾婉卿出将军府。

  至于自己的儿子被烧伤的真相,他们才不会在意。

  从小到大,只要家里有什么坏事降临,都是这样栽在顾婉卿头上。

  只是这次轮到了他们儿子。

  “这是我的家,我是不会走的。”

  这句话顾婉卿说过很多遍了,疲于重复。

  顾冬棋见她至此都不松口,气得头顶冒烟。

  “你若是不走,我就去进宫敲登闻鼓!我我……我告御状!看看皇上给不给我们顾元做主!”

  顾夫人:“对!告御状!”

  ……

  翌日。

  京城大街小巷传开了消息。

  速度就和当年镇安将军去世的消息散播的一样快。

  即便大家云里雾里,不明白深山究竟发生了什么,却也知道和绾青将军有关系。

  “听说了吗,绾青将军搞砸了祭祀!”

  “不止呢,昨晚顾府招来了好多大夫,顾大人说了,是绾青将军把他的儿子害了!”

  “可不是嘛,顾小少爷被烧得不成人形,就算不是绾青将军故意做的,那也是她克的!”

  “今儿一早,顾大人就急匆匆进宫去了,我看是有大事啊……”

  妇人们七嘴八舌,只关心热闹。

  宫内。

  咚咚咚咚咚!——

  朝堂大殿在的登闻鼓沉闷有力的响着。

  顾冬棋身着五品官服,带着将诰命服穿戴整齐的顾夫人跪在大殿前。

  不止如此,他们怀里还抱着裹着绷带的顾元。

  顾元一直在哭,因为疼也因为害怕。

  “臣冤枉啊!求皇上替臣做主!”

  “绾青将军害得我儿成了这般模样,在家里蛮横霸道,我们的日子没法过了啊!”

  顾冬棋和顾夫人哭得看似惊天动地,有十足的冤屈。

  登闻鼓声敲得令人烦躁,引人侧目。

  且怀中小儿伤势惨烈,让众人实在好奇和揣测。

  过了许久,内侍才从大殿出来。

  “顾大人,顾夫人,快起来吧。”

  “皇上肯见我们了?”顾冬棋欣喜,赶紧和夫人抱着顾元起身。

  内侍点头,引着他们往殿内走,“不过皇上今儿个心情很不好,顾大人慎言。”

  顾冬棋正想问何事,就见殿内一阵巨响。

  “都是废物!连个祭祀都督办不好!给朕滚!”

  接着滚出来的几个礼部官员。

  顾冬棋和顾夫人吞了吞口水,眼神交流: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但是如果不趁着此事发难顾婉卿,日后更难办她。

  殿内,皇上气得头昏脑涨。

  看见来人,将手上的书籍重重摔下。

  “敲敲敲!谁敲的?!”

  顾冬棋和夫人扑通跪下,怀中顾元哭得更凶了。

  皇上一看这场景,本就深锁的眉头此刻恨不得再多拧紧一圈。

  “怎么回事?!”

  顾冬棋俯身,“臣冤枉啊,昨天臣的儿子……”

  未说完,皇上站起来打断他,指着顾夫人道:“谁允许你穿这身诰命服的?”

  二人显然是被问蒙了,顾夫人结结巴巴答道:“这……这是先前将军夫人留下来的,所以我就……”

  “这是朕当年亲赐给镇安将军夫人的一品诰命服,你个五品的家眷,竟然敢如此大胆,无法无天!”

  众人皆知,这官衔和诰命等封赏,都是从原来镇安顾将军那里继承得来。

  本没资格得到官封,只是因为镇安将军去世后,皇上为表敬重,才善待了他的家人。

  殊不知顾冬棋只当是应得的,四处显摆,不觉得是殊荣。

  那将军夫人的遗物,早也被顾夫人抢了去。

  “妾身知错了!请皇上原谅……”

  顾夫人吓得脸色惨白。

  “来人,丢出去!快丢出去!”

  殿外进来了几个内侍,被当场扒了诰命服外袍和冠之后,准准确确地扔到了殿外。

  顾夫人捂着屁股哀嚎半天,被内侍撵出了宫,顿时成了宫内的笑话。

  “有话快说!你儿子怎么了?”皇上怒气冲冲。

  顾冬棋向皇上展示着顾元的伤势,“是顾婉卿!她将我儿子烧成这样的!”

  “又是顾婉卿……”

  皇上捂着巨疼欲裂的脑袋,心里暗怒道:当初就不应该派她去祭祀的!

  “她烧你儿子做什么?”皇上烦躁地问道。

  “顾元,你快说话啊,皇上会为你做主的!”

  顾冬棋催促怀里手上的顾元。

  顾元的小嘴从绷带中挣扎出来,哆哆嗦嗦道:“是……是……是婉卿姐姐……她带我去祭祀的山里……然后在火里……没有管我……呜呜呜!……”

  “皇上!我儿还小,哪里会说谎,求皇上做主啊!”

  “顾婉卿当真有这么过分?”皇上疑惑。

  顾婉卿虽是倒霉,但为人他还清楚。

  顾冬棋眼含热泪,语气十分委屈可怜道:“我们一家长期寄住在将军府,总是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婉卿这孩子,常常拿她是将军女儿的身份压着我们,根本就没把我这个二叔放在眼里啊!”

  一听顾冬棋提起镇安将军,皇上更是火冒三丈。

  “哼!她是将军女儿,偏偏就是她害死了朕最看重的大将!”

  见皇上恼火,顾冬棋心里暗喜。

  “是啊,我那个大哥,死得太冤枉了啊……”

  皇上揉着太阳穴,无力地靠在龙椅上,摆手道:“好了,你回府吧,朕会派人调查,如若属实,朕会给你一个公道,让顾婉卿搬出将军府。”

  “臣叩谢皇上!”

  得了这个皇令,顾冬棋心里总算感觉出了口气。

  他抱着顾元急急忙忙出殿,迎面却看见一个人。

  白珏一袭黑衣,扣着金色护腕,脚步生风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