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二十八章 龙城围捕(一)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70 2020-06-12 19:38:37

  皇上将快报揉成一团,“这些燕人,简直欺人太甚!”

  白珏道:“燕人狡猾,想要抢夺曾经丢失的龙城,屡试不爽。”

  皇上搓了搓额头,只觉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难道朝中就没人能彻底解决他们吗?”

  白珏语气惋惜,“先皇答应过燕人,若他日燕人有本事夺回龙城,定当双手奉还。这是他们一直猖狂的原因。”

  说起这事儿,人人当笑话,是先皇当年攻破龙城后,挑衅燕人的戏言。

  但皇命就是皇命,燕人亦当了真。

  三年前,燕人养精蓄锐,竟然真的带兵攻击,打着名正言顺挑战的旗号。

  龙城在南炎西面边境和燕国的交界处。周边复杂,易攻难守。

  似盘龙飞天的地形,无人敢应战。

  只有一身红衣手握长枪的顾婉卿迎敌而上。

  灰尘漫天的空中出现一抹如飞鸟般的红影,直取上将首级。

  当年惊呆所有燕人。

  只是本来夺得头筹,却遇到大片的鸟类迁徙,敌军趁机将龙城的城门戳了个窟窿。

  后顾婉卿围剿抵抗,一场暴风雨过后,两方士兵都落荒而逃。

  龙城勉强算是保下,可后期修补城墙的费用也高得可怕。

  所以顾婉卿那一仗,虽说打得漂亮,可也是损失惨重。

  “看来,绾青将军对地形颇有研究,她是不二人选。不过早晨敲登闻鼓的那位顾大人?”天师再次有意提醒。

  白珏一记狠厉的眼刀飞过去,和天师目光交汇交锋。

  皇上道:“顾冬棋方才哭天抢地一番,让朕处罚顾婉卿。这顾府已经乱成一锅粥,毫无昔日风光。顾婉卿近日总是无端惹祸,朕想,要收回她的将军旗了。”

  剥夺将军旗,和贬为庶人并无两样。

  白珏躬身道:“皇上,顾府是家事,龙城是国事,还望皇上,以国事为先。”

  皇上纠结道:“可朕已经收了她的兵符。况且,她去前线,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龙城就要拱手相让了。”

  想起前几次,皇上就心有余悸。

  白珏淡淡笑道:“燕人再行进攻,必然有应对之策。臣提议,应当让绾青将军思考出制敌之策,再让郭青将军带兵前往。若成功,对两位将军都不失功劳一件。”

  皇上豁然开朗,道:“白珏提议,朕看可行。”

  ……

  殿外。

  天师和白珏一同出去。

  引路的内侍颇有些担心,毕竟这满朝上下,回回进宫不给天师好脸色的人,除了绾青将军,便是白珏了。

  二人并排离开,天师率先开口道:“白大人虽只封四品官衔,却深得皇上重用,只是何时会对绾青将军施以援手了?”

  白珏冷着脸,“为南炎,非为己。”

  天师笑道:“希望在令兄白凌二十二岁,以身祭天那日,白大人也能够如此为南炎着想。”

  白珏停住,登时周身杀气翻涌。

  内侍吓得连连后退数步,明白天师刺激了白珏的命门。

  白珏佩剑出鞘两寸,剑柄抵向天师的心口,动作行云流水。

  “白白白大人……天师不可伤啊……”内侍颤抖地提醒着。

  白珏目光定距,如嗜血成性的杀修罗,凛冽强悍。

  那内侍瞧了一眼,顷刻间有种被拖入地狱的错觉。

  反观朱雀天师,笑意盈盈,被剑柄抵住胸口也能波澜不惊,实乃仙风道骨。

  “兄长的事情,我会记住一辈子的。”白珏将声线压至最低处,像野兽捕猎前的低鸣。

  朱雀天师明朗一笑,甩开拂尘,将剑柄打回。

  继而如腾云驾雾一般,使轻功飘然远去。

  望着那白影,最后消失于宫墙的红绿中,白珏才收回目光,压下了杀气。

  内侍总算松了口气,继续引着白珏出宫。

  宫里下人们皆知——

  自从皇上昭告不允许白凌活过二十二岁时,狼犬白珏和朱雀天师的梁子,就彻底结下了。

  ……

  一道圣旨送入顾府。

  顾冬棋欣喜地接下,内侍却宣读是让顾婉卿想出对敌之策的。

  被扒了诰命服的顾夫人本就是恼羞成怒,现下知道顾婉卿还有军令在身,若是立了功,就根本不可能搬出将军府。

  一家子在晚饭桌上叽叽喳喳,差点将整桌饭菜都掀了。

  顾曦嫌弃至极,任由他们吵闹,自己拍拍衣裙离开堂屋。

  不过她深知,就有一点,她的笨蛋爹娘说对了——

  绝对不能让顾婉卿在这次龙城战役中立功!

  ……

  顾府东苑。

  玄茗推门回来。

  顾婉卿正在细细查看龙城地形图,头也不抬问道:“药膏都给顾元送去了吗?”

  “让丫鬟给送去了。”玄茗很不情愿地说道,“顾家那些人看到了圣旨,疯了一样。”

  顾婉卿忽视了她后半句话,道:“那就行,这些药膏的止疼效果快。”

  玄茗走至顾婉卿面前,手掌盖上地图。

  “将军啊,顾元那个臭小子当面就诬陷将军你,还跟着顾大人去进宫敲了登闻鼓,也就只有将军你,才能如此平静。还好心送药膏!”

  玄茗今天知道顾冬棋真的去敲了登闻鼓,憋屈地在后院找树撒气,直接劈断了一颗。

  顾婉卿用食指打了下玄茗的脑袋,“顾元不懂事,被烧伤成这样,也是可怜。错不在他,无需和小孩子置气。”

  玄茗闷哼一声,又道:“听闻,这次让将军出制敌之策的人,是白珏。他今天进宫了,就在顾大人后面。”

  “他有他的目的,我尚且不知。扣下若红,必然是要利用我做什么。”

  “那将军,还要顺着他的意吗?”玄茗问。

  顾婉卿知道,白珏行为古怪非常,丝毫不合常理。

  可是山神祭祀时,他结结实实为顾婉卿挡了一击。

  只要想到这个画面,想到当时白珏抱起她护住她的那一幕,顾婉卿就心乱如麻。

  “别说这些了,龙城的事要先解决。”

  “哦。”

  顾婉卿搬来许多书籍,磨墨开笔。

  兵法之事,玄茗帮不上忙,就只能退下房屋。

  夜深,顾婉卿面前的纸张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字迹。

  微风正暖,惹人犯困。

  窗纸上突然悄然透进来一根点燃的香。

  顾婉卿只觉得空气香甜,更加疲惫。

  于是放下毛笔,俯下身子,趴在地图上睡着了。

  顾曦悄悄推门而入,小心翼翼,四处张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