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二十九章 龙城围捕(二)

宠妃赐福 又牧风 2052 2020-06-13 20:38:32

  “婉卿?婉卿?”

  顾曦拍着顾婉卿,确认她已经彻底昏睡,才得意洋洋一笑。

  “你的警惕心,也没我想象的那么高嘛。这支小迷香居然就把你给放倒了。”

  她左右翻着顾婉卿面前堆着的几本书,终于找到了顾婉卿手肘下压着的一面纸张。

  顾曦拿起阅读,面上浮起得逞的笑容。

  许久后,顾曦才将纸张重新还原,压至她胳膊下。

  守在门口的丫鬟见顾曦出来,赶紧问道:“小姐,怎么样?”

  顾曦点点头,“我都记下了,等会告诉爹爹便可。不得不承认,论带兵打仗,顾婉卿是天赋异禀。这种玄妙的法子,搁我的那个蠢钝如猪的爹爹身上,他是一辈子都想不出来的。”

  二人再次观望,确认无人后,蹑手蹑脚地离开。

  ……

  次日清晨,是玄茗将顾婉卿唤醒。

  “将军!顾大人又进宫了。”玄茗着急道。

  顾婉卿揉了揉酸疼的双眼,“他又去做什么?”

  玄茗道:“他接了昨天的圣旨,说是想到了抵抗龙城打败燕人的方法。”

  “什么?”

  顾婉卿急忙看了眼自己案桌前面的策法,她只写了上半部分,还未写完。

  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她起身在屋里观察一圈,脚步停在窗边。

  窗纸上有一个似乎被飞虫咬破的小洞,而唯一有区别的是,这洞口是被烫化的。

  “玄茗,我要进宫!”

  “是!”

  顾婉卿拽了件斗篷披在身上,连佩剑都没带,便急急忙忙出了府。

  路上,玄茗隐秘地跟在顾婉卿的马车后方,为的是保护。

  主仆二人都知道,顾冬棋是没有那个本事想到抵抗燕人的方法,那么可能性就变成唯一一个了。

  顾冬棋最近总是一肚子坏水,想从顾元这事儿下手,已经变得丧心病狂。

  可见,顾婉卿最近是危机四伏的。

  玄茗此刻很是自责,即便这几日再累,她昨夜也应该守着将军。

  因为身在顾府就放松了警惕,实属不该。

  顾婉卿进宫见到皇上的时候,顾冬棋已经在殿内了。

  显然,皇上看见顾婉卿的脸色并不太好。

  顾婉卿跪下叩首,“皇上,臣已经想到了缓解龙城之危的方法!”

  “你?”皇上将手边的奏折重重摔下,“婉卿啊,你实在太让朕失望了。早在你进宫之前,你的二叔已经把抗敌之策交给朕了!”

  顾冬棋正站在一旁,对皇上方才看见抗敌之策的夸奖,沾沾自喜着。

  顾婉卿神情并不意外,她目光转向顾冬棋,问道:“请问二叔,所用兵法是何?”

  顾冬棋扬眉笑道:“得于厮者毁于厮,燕人们虽然兵力不如我们,但是熟知地形。龙城易攻难守,我们顽强抵抗,不如唱一出空城计,将他们直接引入,困进龙城里面,设上陷阱,再以一支兵马将其从龙城东面引出,迅速围剿!”

  顾婉卿的双拳收紧,用布满血丝的双眸质疑着他。

  这么一瞬间的寒意,让顾冬棋暗暗地打了个哆嗦,不免心虚。

  “二叔这法子,似乎有些眼熟啊。”

  顾冬棋轻咳两声,“婉卿,你可别忘了,我也是武将出身,这顾家,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带兵打仗。”

  他又转向皇上,“臣忧国忧民,即便臣的儿子顾元遭人毒手,臣得知龙城即将失手,还是优先思考了对策,为皇上分忧。”

  顾婉卿道:“皇上,二叔的法子是有弊端的,不可以轻易实施!”

  皇上反问:“什么弊端?”

  顾婉卿卡了壳,“臣……昨夜还未想好。”

  皇上无奈地摇摇头,“朕早上已经召言侯和老将军来看过了,这法子没有问题。”

  顾婉卿继续反驳道:“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去龙城守卫的经验,并不知道那里的地形——”

  “婉卿!”皇上厉声叫着她的名字,“你让朕失望了太多次了!亏得白珏提出让你去思考怎么对付龙城。可是你对朕的圣旨,未免也太不上心了!是不是这么多年,朕对你太好,让你忘了你的本分?”

  “臣没有……”顾婉卿再次深深跪下,“臣一直都是为南炎考虑,衷心于皇上!”

  皇上看着她如此,心里也万般难受,有气无力道:“等龙城的事情结束,朕想,朕不能让你这么继续在放肆下去了。你最近添了不少麻烦,也该给这些人一个交代了。”

  顾冬棋在旁边悄悄乐着,想着如何为自己已经快要得到的胜利庆贺。

  顾婉卿眸光暗淡下来,如鲠在喉,“如果是皇上所想,那,臣领命……”

  ……

  顾婉卿和顾冬棋乘坐同一辆马车回来。

  为了避免和顾婉卿说话,也避免二人在车内交锋,顾冬棋一路装睡。

  马车刚停下,顾冬棋就直奔入府内,嚷嚷着要吃午饭。

  玄茗从马上下来,问道:“将军,如何?”

  顾婉卿摇了摇头,“和我们想的一样。”

  玄茗气愤地皱紧眉头,“那皇上怎么说?”

  顾婉卿也只是摇头,欲言又止。

  顾曦在远处看见了顾婉卿,赶紧迎上来,“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我扶你回屋。”

  晌午阳光刺眼,草木中蝉鸣齐齐,让人烦躁。

  路过花园,顾婉卿忽然抓住顾曦的手,看向她温柔的杏眼。

  “怎么了?”顾曦问道。

  “姐姐,这份抗敌之策上面所用的兵法和攻略,都和我的那份一般无二。”

  “真的吗?”顾曦瞪圆了眼睛,表示吃惊,随后又疑惑道:“可是,昨夜爹爹整夜都在书房查看兵法,真的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啊。”

  她的眉眼仍是和顾婉卿平日看见的一样。

  顾婉卿凝眉问道:“真的整夜都在书房吗?”

  面对她的质问,顾曦也在意料之中。

  她停下脚步,手掌温柔地拍了拍顾婉卿的手背。

  这个动作,在她少时经常做,会让顾婉卿安心。

  “婉卿,难道你不相信我了吗?你觉得姐姐会骗你吗?”

  顾婉卿额头滑下一滴汗液,她以衣袖拂去,看向顾曦的双眼,道:“自然不会。”

  “可能是你最近太累了。而且,爹爹也是行伍之人出身,多少懂一些的。你们俩想到一块去了,就说明这个方法是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