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四十七章 金安殿舌战(五)

宠妃赐福 又牧风 1531 2020-06-23 20:58:42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顾冬棋咬牙道。

  太傅梁肃知恍然大悟,半怒半嘲讽道:“原来,顾将才是那个逃兵啊。作为主帅没有战斗到最后一刻,丢下城门逃走,这可是大罪!”

  “没有!根本没有!是臣击退了燕人!是顾婉卿在说谎!”

  顾冬棋还在挣扎做苍白的反驳。不过他也确实不知顾婉卿是怎么完好无整的回来,为什么她看起来那么平静。

  若她是伤重回来对着顾冬棋一顿痛骂,尚且还可以说她疯言疯语。

  可是她出奇的平静,没提顾冬棋关闭城门的事,反而说了一通胡话。

  让顾冬棋觉得心里发毛,

  顾婉卿忽然双手呈上一封信,“皇上,这是燕国的请和书。”

  请和书三个字,又让朝堂一片震惊。

  那燕国会请和?简直太过诡异。

  于是众臣的眼神也质疑着,这怕不是个假的罢?

  顾婉卿解释道:“臣将燕人击退至边境,他们守备无能,溃不成军。主帅将领送来了一份燕王亲笔的请和书,从此再不入龙城,请求皇上能和燕国保持永久的和平。”

  内侍呈上,皇上迫不及待地拆开,眉头终于松懈了一点。

  “不错,这的确是燕国的印玺。看来他们是诚心求和。”

  众臣面面相觑,感觉他们方才争论的内容实为滑天下之大稽。

  这边热火朝天,却不知燕国已经举旗投降。

  而让他们变得像跳梁小丑一样的罪魁祸首,正是顾冬棋!

  顾冬棋感觉到了从四面八方压过来的杀气。

  “你如何做到的?”皇上问。

  毕竟,这要是算起来,可是顾婉卿的一次胜仗了。

  顾婉卿回道:“回皇上,二叔的那份抗敌之策就如臣之前所说,是有漏洞的。这次其实臣只是利用了地形,让他们自讨苦吃,并不能算是赢得体面……不过他们似乎有些内患,临兵之际,老燕王突然发病去世,这份求和书,是新即位的燕王所书。”

  皇上和众臣心里齐齐悚然——不愧是扫帚天星,每次都有这种怪事,虽然打不赢,但对面也没什么好下场。

  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也见怪不怪了。

  白凌深沉一笑,道:“皇上,既然燕国那边已经请和,并保证不再入龙城,那龙城这心腹大患也算是缓和许多。没必要毁掉请和书,还是维持现有的关系,也避免被周边小国趁虚而入。”

  白延盛也道:“燕国地处特殊,若能一直保持和平,对南炎也是很好的一个屏障。”

  侯府白家父子如此说,皇上也表示赞同,“的确,他们若真的肯从此不再觊觎龙城,对南炎来说的确和比战要好。”

  顾冬棋跪在原地,深深绝望了。

  二皇子生怕父皇下一句就是说顾婉卿有功劳,于是他赶紧道:“顾家还真是唱了一出好戏,顾将临阵脱逃,绾青将军又抗旨出军,你们是视南炎的条律为玩笑吗?”

  “臣没有啊,臣真的没有临阵脱逃!皇上您要相信臣啊!”

  皇上怒目反问,“你如果没有临阵脱逃,那为何说绾青将军命丧火海,还有这张燕国的请和书为什么没有交到你这个主帅的手里呢?”

  “这……”顾冬棋哑口无言,绞尽脑汁也不可能想到对策。

  他真是没想到,居然走到这一步走成了死路。

  太子容鹤道:“父皇,顾将临阵脱逃恐怕是事实了。不过这一次龙城之战,绾青将军是有功劳的,即便是私自带军,那也能功过相抵了。”

  一听太子这样说,二皇子就知道他是执意要保住顾婉卿了。

  二皇子站上于太子齐平的位置,道:“父皇,绾青将军纵然拿回来了的请和书,却也是违反了朝廷军令。恐怕不能用功过相抵来说吧。”

  顾婉卿扬眉,面对如此指责丝毫不慌张。

  “回皇上,臣并非私自出城,前往龙城支援带兵,臣是无罪的。”

  二皇子觉得她如此苍白的辩驳实在好笑,“无罪?你没有父皇和兵部的调令,也没有兵符就私自去边关地界。若人人都像你这般毫无规矩,说去前线就去前线,那南炎不是整个乱套了吗?”

  顾婉卿勾唇一笑,“可是,是皇上答应过臣的。”

  皇上眯起眼睛,觉得顾婉卿十分离谱,“朕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皇上曾赐给臣一块金色特赦令牌,那是可以让臣在紧急情况的时候可以‘不合规矩’。”顾婉卿道。

  皇上愣住,想了会,似乎的确给过她一块令牌。

  那块令牌是皇上在顾婉卿十五岁那年在武场射箭夺得第一的赏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