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宠妃赐福

第五十九章 祭奠

宠妃赐福 又牧风 1167 2020-06-29 22:41:12

  ……

  龙城之祸平息。

  新继任的燕王派使者前来,承诺永不入侵龙城边关,也希望皇上可以不再攻打燕国国土。

  南炎重要边关和燕国互为掎角之势,自然是主和不主战。

  皇上欣然答应,和燕国成为盟友。

  眼下,南炎一片祥和。

  ^

  炎安城南面,有一处荒废无人的野地。

  野地周围只有稀松的树木,连砍柴人都不会经过。

  干涩的一大片土地上,插着上百个木牌子。

  木牌上没有刻字,一个一个立在大地上,像阴曹地府和人间的结界。

  顾婉卿红衣素裹,负手佩剑,正面立于干裂的土地前方,乌发飘然。

  阳光倾泻下漫天金光,风中,红纱衣摆如振翅而飞的蝶,将要迎光飞升。

  “将士们,是我顾婉卿无能……”顾婉卿哽咽。

  龙城惨烈一战,是她毕生之悔。

  有许多人,她都记不清名字,只因死前拼命挣扎让将军救救他们的样子,实在在顾婉卿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能记住多少人的模样,就会在这里立多少木牌。

  一来是反省,二来是祭奠。

  过了许久后,才松懈下来心情,提起腰间挂着的一壶酒,悠然饮起来。

  “将军是在祭奠吗?”一道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顾婉卿原本悠闲喝酒的姿势瞬间变换,飞腿朝后方踢去。

  酒壶晃动,滴酒未漏,重新挂在顾婉卿腰间。

  后方人倾身闪避,站定后,才看清是白珏。

  白珏素净打扮,月牙色广袖长衫飘然若仙,像是个文静优雅的闲士。

  看见是他,顾婉卿沉下了气息,“你怎么跟过来的?”

  白珏拨开飞至胸前的墨发,悠然道:“不是跟过来,是觉得将军会来此处,所以找过来的。”

  虽然是莫名其妙的现身,也知白珏一定没什么好事。但顾婉卿对他没那么大敌意,反而刚才提着的一口气也轻松下来。

  她将酒壶中剩余的酒水随风而撒,仿佛这晶莹的酒精就是那些阵亡将士们的骨灰。

  “这些是随我阵亡的将士,我来看看他们。不过这里没有尸身,只能算是我自己的慰藉。”顾婉卿道。

  白珏点点头表示理解,“龙城之战,将军打得很漂亮。从头到尾的谋划也很漂亮。只可惜,我从不上朝,没能看见将军在金安殿的风姿。”

  顾婉卿微微皱眉,白珏用了‘谋划’二字,使她警惕心再次骤然升起。

  白珏轻声道:“将军和燕世子似乎——”

  话音未落,顾婉卿腰间的剑刃已朝白珏飞去,顷刻间,贴在了白珏的颈项旁。

  “白二爷果然耳目遍布天下!”顾婉卿将手中的剑向上提了提,“单打独斗,我们都各自有五成的胜率,想在这里杀了你,也不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顾婉卿和燕世子的事情是她致命的弱点。

  若和燕国有联系的事情泄露,就一定会被视为叛国的叛贼。

  她本是将忠诚放在第一位,此行为虽有悖初衷,却是无奈之举。

  不过白珏能查到她和燕国的往来,也的确在顾婉卿意料之外。

  白珏身形丝毫不慌,缓缓展开两只手,白衫之下没有任何武器,“现在你是十成,可以动手。”

  顾婉卿美眸半眯,细细打量他。

  良久,她收回剑,恢复平淡如初的神色,“我该庆幸,发现此事的是白二爷。你屡次抓了我的把柄,又从不发难,看来是有重要之事求我,我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将军对我的分析很透彻呢。”白珏笑如春风,“正是如此。”

  顾婉卿眉心一皱,预感好坏掺半,“何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