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美丽新天地

第二章 慌乱天武束手无策 神奇房风独有妙法

美丽新天地 今北游 2712 2020-05-17 23:32:39

  这一天,从灭风城外来了一个老者。只见这人身躯佝偻,背部弯曲犹如背了一个铁锅。一身黑衣早已破败不堪,右手拄着一根竹杖,下端开裂,很明显,老者已经使用这根竹杖多时了。触目惊心的是,老者的双眼表面一片灰白之色,看上去呆滞无光——这老者,竟是双目已盲。

  老者一边行走,一边用竹杖敲打地面,以此探路,时不时还会停下来,细细倾听一番。每每走上一段路,都要停下来找个路人交谈一番。和善之人倒是会好言好语地跟他谈话,但碰到那些冷漠粗暴之人,则直接便恶语相向,只差动手赶人了。更有胆小的妇女和小孩,见了老者这副模样,早就躲得远远的。

  就是这样,老者还是一步一步,七弯八拐地向前走去,看那方向,却正是天武尊者的城主府。

  城主府这边,夫人女娇难产已经两日有余,情况还是不见好转,城主天武尊者出动府中所有人马,找遍全城及城外附近地区,来的产婆没有百位也有数十位,可就是一个个面面相觑,束手无策。

  当下天武尊者心灰意冷,以为夫人女娇和腹中孩儿只怕是难过此劫了。便遣散屋内一干人等,自己一个人陪着夫人。

  刚开始女娇倒还有些意识,时不时眼睛还会转动一下,到后来便直接昏昏沉沉,人事不知了。天武尊者把夫人的手紧紧握在手里,可是那手的温度也渐渐消逝了下去。

  天武尊者眼睁睁看着夫人即将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想到自己平生纵横沙场,未有敌手,一身武艺更是强横无比,可面对至爱的离去,自己却手手无策,不禁万念俱灰。

  在此之时,只听外面下人来报,“尊者,外面有一瞎子求见,说是能够治好夫人难产之症。手下不敢怠慢,特来相报。”

  天武尊者经过两天多的痛苦折磨,亲眼见到一个又一个产婆名医的手手无策,此时早已心如死灰,决计不信再有人能救得夫人。此时又听得来人是一个瞎子,内心认定此人是贪图高额悬赏,必无真才实学。当下心头一股无名恶火升腾而起,拉开房门,大踏步来到前院,要找那瞎子兴师问罪。

  进得前院,只见院中月亮地下站立一人,全身上下一篇漆黑,身形佝偻异常,一身衣服更是破败脏乱不堪。当下再无耐性,喝道“痛打一顿,叉出去。”

  左右下人正要冲上去,却见那瞎子忽然身上泛起阵阵黑光,连带升起一股莫名气势,震得下人们一时不敢向前。

  天武尊者见到来人有这般修为,倒像是有些能耐,便凝神往那人望去。

  只见那瞎子此刻却也正好抬头面向天武尊者,似是料到天武尊者必有此举。二人相对而立,一时院中竟无一点声音。

  天武尊者正要有所举动,不料那瞎子却先发话了,“老夫此来,别无他意,只为帮尊者救下妻儿,且只要尊者满足一个条件即可。”

  天武尊者原本已经万念俱灰,此刻见来人修为不弱,应该有些能耐,说不定能救下妻儿也未可知,当下心思活络了起来。倒也恢复了几分灭风城城主的风范,朗声说道:“若是阁下真能救我妻儿,什么条件本城主都一定办到。阁下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吧。”

  那瞎子听天武尊者如此言语,脸上表情微动,似是笑了一笑,却答言道:“条件之事,可且暂缓,先让老夫一观夫人情况如何?”

  天武尊者听到此话,也觉得有理,便一边嘴里说着“请,请”,一边在前面带路。中间忽想起来还不知来人姓名,这可有点不合礼数,怕一会那人不肯尽心,便回头客气地问道:“还不知老先生如何称呼?”

  那瞎子回道:“称呼不敢,老夫姓房,单名一个风字。”

  天武尊者语气和缓了许多,道:“原来是房老先生,适才多有怠慢,还望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不妨,不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尊者不必客气。”房风倒也没多在意。

  二人一边走,一边搭话,奇怪的是,那房风虽然双目皆盲,一双脚却如生了眼睛一般,一点也没有落下,二人三两步就到了女娇所在的屋子。

  天武尊者上前一步打开门,把房风让了进去,二人便来到了女娇的病榻之前。入眼望去,女娇脸上一片煞白,早已全无血色。这天武尊者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痛,感觉世上再无人治得好夫人了。

  却看这房风倒是不慌不忙,让人在榻前摆下一张椅子,自己先坐下了。又让天武尊者把女娇的手牵过来,自己摸索着把手搭在女娇的手腕上,便开始搭起脉来。过了一会儿,仍不见房风有何言语,脸上表情也是古井无波,让人看不出个虚实来。

  天武尊者正要出言相询,这房风说话了:“尊者稍安勿躁,以老夫看来,夫人一息尚存,依然有救。”

  天武尊者一听此言,心下大喜,便急忙言道:“还请先生尽快出手,救我夫人。”

  房风听了这话,却面露为难之色,“夫人眼下还可救治,只不知这腹中的胎儿如何了?老夫虽有一法,却不知尊者方便不方便?”

  “病不忌医,老先生有话就直说吧。”

  “大凡妇人怀胎,一般九月临盆,而此时腹中的胎儿也已成形,非但四肢五官皆已具备,就连心跳也已经拥有。老夫虽然目盲,但一双耳朵却是灵敏异常。老夫冒昧,要将耳朵贴在夫人腹上,听一听胎儿是否仍有心跳。若胎儿已死,自然好办,老夫以法引产即可。若胎儿仍旧存活,却要更费一番功夫了。”

  天武尊者知道妻子仍旧有救,早已是意外之喜,此时听到妻子腹中胎儿仍有活着的可能,哪还顾忌许多,当下就让房风放手施为,只要救活妻儿即可。

  那房风当下不再磨蹭,摸索着把耳朵贴在女娇腹上,听一会,略微挪动一下位置,接着再听。刚开始还见他面露从容之色,可越听他的面色就越沉重,好像这腹中的胎儿是他的一般。终于,房风停了下来,面色先是一阵潮红,随之平静下来。

  他略微咳嗽一声,似是清了清嗓子,又似是缓解一下气氛,然后言道:“恭喜尊者,胎儿仍旧存活。适才老夫已经听到胎儿在腹中的心跳之声,已经明白夫人难产之缘由了。”

  “到底是何缘由?请先生告知。”天武尊者问道。

  “缘由在于胎儿胎位不正,一般胎儿皆头朝下,脚朝上,此种情况最利生产。较少见的是头朝上,较朝下,如此生产,便容易出现难产。但夫人这个更加不同,胎儿头脚皆横向,此种情况万中无一,生产之时更是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是一尸两命。”

  天武尊者听到此话,急忙问道“那这可如何是好?”

  “尊者莫急,老夫有一法,可保夫人及胎儿。只是此法过于惊世骇俗,老夫施展之时,不愿让旁人看到。且此法施展过程中,耗费心力巨大,不能被半点干扰,否则老夫元气大伤不说,一切也都将前功尽弃。所以还请尊者在老夫施法之时,于屋外护法,不能让任何人靠近。”

  当下天武尊者便遣散下人。令他们守在府外,任何人不得靠近。又在府内设下界限,任何人不得入内。他自己也提了一把大刀守在了妻子房门外。

  那房风独身坐在黑暗的屋内,也不见他有何举动,静坐半晌,突然“嘿”地一笑,便开始准备了起来。只见他不知从何处摸出来一个包袱,摸索着从里面取出一个盒子,打开之后,竟然全都是各种类型的小刀,还有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银针和丝线。

  他把这些东西一一摆放起来,又用手摸了摸它们的具体位置。最后又从包袱里取出一个红色药瓶,从里面取出一粒黑色药丸来,摸索着给女娇服下,这才算完成了准备工作,然后他便开始施法救人了。

  

今北游

第二章,感觉有些感觉了,接着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