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美丽新天地

第三章 慈父卫子亲提旧刀 神医救人利刃破腹

美丽新天地 今北游 3079 2020-05-19 02:39:26

  且不说那房风在屋内如何施法救治女娇母子,天武尊者这边可是手握大刀,丝毫不敢怠慢地为妻儿护卫着。

  要说这把大刀,那也是不同凡响。原本此刀并非绝品,也不过是一般铁匠用精钢打造,唯一不同之处便是此刀重量惊人,足有一百零八斤重罢了。但自从追随天武尊者以来,数十年东征西战,杀人无数,此刀也因刀下亡魂太多,慢慢沾染了巨大的煞气,竟也开始有了灵性,一般人使它不得。也就只有天武尊者这等杀神才镇得住它。久而久之,此刀凶名日盛,被人称作“噬魂妖刀”,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

  原本定鼎大战之后,天下太平已久,此刀已少有机会饮血。又加之天武尊者与女娇成婚之后,二人如胶似漆,情好甚笃,慢慢地将那一身杀伐之气化去,便开始觉得此刀煞气过重,不适合再用。于是天武尊者便把此刀深藏在了密室之中,轻易不会拿出来。

  今夜,在这重要的时刻,天武尊者又把它取了出来,握在手中,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定鼎大战的时候。想当时,天武尊者风华正茂,一个人,一杆刀,万人丛中,无人能挡,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而此时,自己年过半百,好不容易有这一妻一子,又遇到难产,现在妻子还在屋内生死难定。天武尊者感受着手中刀柄的凉意,内心不由得也感慨了起来。同时他又惦记着妻子的情况,也不敢太过分心,便依旧回过神来,认真护卫。

  两个时辰之后,只听身后房门“吱呀”一声,房风从里面慢慢挪了出来。天武尊者回身望去,只见房风面色苍白,脸上挂满了豆大的汗珠。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异常。

  天武尊者急忙上前一把扶住,触手便觉冰凉,原来这房风的一身黑衣早已被汗水湿透了。

  他一边扶房风在台阶上坐下,一边忍不住问道“先生,不知我这夫人和儿子如何了?”

  那房风喘了口气,回答道:“夫人及公子情况已经稳定,目前没有生命之忧,具体如何,还要日后再看。尊者可以进去探望了。老夫此次耗损颇大,需要好好调息修养一番。尊者进去探望妻儿吧。”

  天武尊者一听此话,不由喜上眉梢,连忙高呼下人,给房风找一处静室,目送下人扶着他去了。

  房风进入静室调息恢复且先不提,这边天武尊者爱妻心切,立刻回头进入房中。入眼一看,妻子女娇面色虽然依旧苍白,但多少有了些活人的气色,不再像之前那般死气盈面了,不由心下稍安。又见妻子旁边有一黑色襁褓,布料极其破旧,原来正是房风身上撕下的破衫。想必孩子生下之后,房风目盲,一时也找不到布料,才如此行事。天武尊者把襁褓略一掀开,放眼向那孩子看去。

  孩子是个男孩,个头倒是小了一点,如初生的小猫一般,天武尊者比了比自己的大手,这孩子似是还没有他的一只手掌大。皮肤红彤彤,皱巴巴的,一时看上去并不喜人。再看其面部,双眼紧闭,嘴巴微张,鼻翼微动,便知儿子也安然无恙。再往上看去,面部五官都还正常,唯有眉心处有一青记,细细看去,一撇一捺,似成交错模样。如此奇怪的青记长在这么一个新生婴儿脸上,不由得便平添了几分妖异。这天武尊者虽然心觉异样,但毕竟是自己亲生骨肉,又加之自己年近半百才得此一子,心里倒也生出了几分欢喜。

  这天武尊者在屋内陪伴自己妻儿,半晌,才从屋内出来。往东边看时,天色已然微明,今天怕是一个大晴天。天武尊者连日来忧心妻子,到此时也不由得深感疲惫,同时心里自觉此番大难已然过去,来日必有后福,内心也不由得升起巨大的希望来。

  他唤来下人,让人取来衣服数件,送到房风所在的静室,又安排手脚灵便的仆人照顾妻子,便再也支撑不住,回房休息去了。

  三日之后,房风终于调息恢复完毕,已经能够自由走动了。天武尊者便又把他请到了自己屋内。

  经此一事,天武尊者对房风是既感激又佩服,态度也越发恭敬了。

  他先是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语,然后便又要请他为妻子和儿子诊断一番。

  因为,三天过去了,妻子女娇和儿子仍旧不见转醒。呼吸心跳虽均都正常,但就是一直昏睡不醒。

  房风便又诊断了一番,诊断完之后,便招呼天武尊者另换一地说话。

  二人来到正房,分宾主而坐,房风沉吟半晌方才开口。

  “尊者,适才老夫已经为夫人及公子诊断过身体,二人脉象平稳,暂时当无大碍。夫人倒还好说,老夫料定,十日之内,必定转醒。只是…”房风把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不说,似大有为难之意。

  天武尊者听到自己妻子无恙,心中大喜,后面听到房风说到“只是”二字,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只是怎样,先生但说无妨。”

  房风又沉吟了一下,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开口道,

  “只是公子的情况有些不妙,怕一时难以好转。”

  天武尊者半生才有此一子,正希望有他传宗接代,不料却听到房风如此言语,心中自然大急。

  “先生何出此言,犬子究竟是何情况,难道连先生这般医术都束手无策?”

  “救人之法倒是有,但此种方法过于阴毒,实在是大伤天和,老夫是绝对不为的。且公子如今出世方才三天,又未得母乳喂养,体虚无比,就是神仙的医术也不敢妄加其身,尊者还是待夫人醒来之后,再从长计议吧。”

  房风把话说到这里便止住不言,任凭天武尊者再三请求,他都不再吐露半个字,只是说等夫人醒后再从长计议。

  天武尊者见房风如此坚持,便也不再勉强。忽又想到先前妻子情况已经十分危急,这房风倒是手段高明,竟然保得母子二人全都无恙。心下好奇,按捺不住,便问了出来。

  这一次,房风不再推脱,倒是直接说了出来。

  “此法倒也简单,只是一般人难以见到罢了。老夫给夫人服下昏睡凝血之药,此药无其他功效,只不过人服此药后,任你刀剑加身,都不痛不痒,且全身血流变慢,即使残肢断臂,也不会很快失血而亡。待药力发作,老夫再以利刃切开夫人腹部,取出腹中胎儿,之后再以羊肠绳缝上即可。只不过此过程凶险异常,老夫双目又盲,须得时时运转功法,方能凝聚心神。故此,才耗损不小。所幸,保得夫人公子无恙。”

  天武尊者听得此法,连连咋舌,就算他见多识广,杀人无数,也还是听得心惊肉跳。心中对于房风的佩服不觉又多了一分。

  至于先前“一个条件”的约定,天武尊者虽然提了几次,但都被房风以“夫人未醒,公子昏睡,无功不受禄”给搪塞了过去,只说要等救得夫人及公子平安之后再说。天武尊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好依着房风来。不过,他倒是把房风好吃好喝地伺候起来,房风便也在这城主府里住了下来。

  闲话不多说,那女娇果然在七日之后醒了过来。刚一醒过来,就让人把孩子抱过来,看着自己的孩子,眼神里全是温柔和疼爱。她不顾病体沉重,强撑着病体,让下人把她扶起来,就要给孩子喂奶。

  说也奇怪,这孩子虽然仍处于昏睡之中,但竟然也知道进食。一时间吃得是津津有味,把个女娇给乐得是眉眼含笑,抱着孩子的动作更加轻柔了。

  就这样,女娇醒了过来,并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身体也不断地恢复着。其间,只要她恢复了一些力气,就要把儿子抱在自己的怀里。

  而那孩子,虽然依旧昏迷,但在母亲**的滋养之下,居然也一天天的成长起来。仅仅三个月之后,这孩子的身体就比刚生下来时大了一倍还多,皮肤也变得光滑白嫩起来,小胳膊胖乎乎的,一节一节的。如果不考虑眉间的青记,这就是一个正常的可爱的婴儿。

  只是他一直昏迷不醒。

  这一天,女娇终于恢复完全,可以下床行走了。夫妻二人商议之后,决定一同抱着孩子去找房风,请他解救这个孩子。

  这房风自从当日在天武尊者府中住了下来,每天是好酒好肉享受不停,这才三个月过去,他的面色就已经红润了许多。再加上这里有仆人每天为他洗衣沐浴,不仅衣服干净了许多,就是人也好像年轻了几岁。

  当下,天武尊者与妻子女娇带着孩儿前来,三人见面,自然免不了再说一番感谢之语。接下来,天武尊者夫妻二人便请求房风出手救治孩儿。

  这房风起初仍是不肯,最后实在禁不住这二人苦苦哀求,便让他们先坐下,自己要先把救人之法告诉二人,之后二人再决定是否用此办法。

  待二人坐定,房风又是半晌沉吟,然后第一句话就是,

  “你们知道天孤煞星吗?”

今北游

这一章字数略多了些,计划内容出了点失误。之后会计划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