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美丽新天地

第四章 天孤煞星传说惊世 鬼门针法残酷逼人

美丽新天地 今北游 2917 2020-05-19 17:34:55

  “你们知道天孤煞星吗?”

  房风沉吟了半晌,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天武尊者夫妇二人听到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一头雾水,二人对视一眼。天武尊者开口道:“天孤煞星的传说,倒是也听过一些,不过都是些荒诞不羁之言。历来都是当做故事来听的,根本都是些没有根据的说法。先生为何说到这个?”

  那房风摆了摆手道,“世间流传的天孤煞星传说,是由人们代代相传,口耳传播的,其间不免有人添油加醋,以炫人眼目,确实不足为信。但老夫早年间游历大陆,曾在一处上古遗迹看到过一本残简,其中,就记载了天孤煞星传说的原来风貌。据老夫看来,是大为可信的。”

  “据那本残简上记载,天孤煞星原本是天上一颗星宿,只是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降落凡尘,从而引起世间的一场风云变幻。而这样的时候,大多都是天下大乱,或将乱未乱之时,天孤煞星降落凡尘,投胎成人,此人便生来担负使命,要匡扶正义,解救众生的。”

  “那这传说与我这孩儿的病又有何关键呢?”女娇忍不住出言相询。

  “夫人莫急,且听我说完。残简上记载,天孤煞星降临尘世,因其身具莫大阴煞之力,所以刚一出生便要给世人带来巨大灾难,轻者灭杀数人性命,重则造成天灾,不是大旱,便是酷寒,所以也就被世人冠以“煞星”的名号。再问尊者一言,夫人怀胎之日,可是去岁立秋前后?”

  “按日子计算,夫人有此身孕,正是去年秋天,医生切出喜脉之日,正是去年七月七日,那时立秋刚过没几天。”天武尊者回答道。

  “那便是了。依老夫看来,公子正是那天煞孤星所投胎之人。立秋时节,金风西来,天气转凉,正是肃杀之气降临之时。而夫人三日难产,与腹中胎儿经历如此巨大的磨难,可谓是世间罕见。也正应了残简中所载天孤煞星出世降灾的说法。所以老夫断定,公子必为天孤煞星所投胎之人,来日前程不可限量啊。”

  那天武尊者虽听房风说的甚是确切。但心中仍是将信将疑,不免出言道,“先生之前说,天孤煞星下界,都是天下大乱,或将乱未乱之时。但眼下天下太平,我神大炎更是在十七年前的定鼎大战中消灭殊方异族,结束动乱的。这似乎与记载不合啊。”

  “不然,有道是祸乱萌于未兆,眼下天下固然太平,可掩藏的暗流,想必尊者也是知晓的。”

  那天武尊者一听此话,猛地一拍桌子,道“那些宵小之辈跳梁小丑根本不足为虑,如果他们敢不安分,不用我神大炎出手,本尊者便容不得他们。”

  女娇知道丈夫一向嫉恶如仇,对自己父亲大炎也是忠心耿耿,所以见不得一点不同的意见,一听就要动怒。所以赶紧岔开话题,道

  “有父亲和夫君在,那些人自然是不足为虑的。但眼下还是要先救儿子要紧。我不管他是不是天孤煞星,也不管他会不会有何前程,我只愿他好好的,平平安安一生就行了。先生,还是赶快跟我们说说如何救治我儿吧。”

  房风看到天武尊者动怒,本来还想如何回应,又听到女娇已把话题岔开,便把之前的事带过,回到救治上来。

  “大凡人一降世,除了具有血肉之躯外,身上还有三魂七魄。三魂者,天魂,地魂,命魂也。七魄者,天冲之魄,灵慧之魄,中枢之魄,气之魄,力之魄,精之魄,英之魄也。血肉之躯承载魂魄,而魂魄则给血肉之躯以灵性,人借此得以生出种种才智,做出种种举动,这些已是世人公认的事实。而其中,魂魄的重要性更在血肉之上。世间有血肉受损如断臂短腿者,这等人虽行动不便,但灵智与常人无异。可一旦魂魄受损,轻者憨傻痴呆,重者便如活死之人,一身血肉完好无恙,但无魂魄主导,只能整日瘫卧于塌,昏睡不醒,与死人无异。公子目前的状况,便是魂魄受损,因此虽昏睡不醒,但肉体仍旧生长不息。”

  天武尊者夫妇二人,听此言倒也颇有道理,不似先前天孤煞星之说荒诞不已,便有着几分相信。于是天武尊者出言道:“如此可非长久之计,先生定有妙法可救我儿,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房风见天武尊者如此说,便继续言道,“先前老夫说过,方法是有,但此法有伤天和,老夫本是不愿说的。但看尊者及夫人爱子心切,老夫不忍,还是和盘托出,行与不行,就交由尊者与夫人定夺吧。”

  当下房风继续言道,“公子秉天孤煞星之资降世,一般人是难以承受的,幸得夫人乃新神大炎之后,天资不同凡人,又从小服食仙药无数,加上修为非同一般,因此才侥幸安然无恙。而公子则不然,新生儿本就体弱,且其身怀天孤煞星阴煞之气,又在腹中三日不能出世,阴煞之气加于其身,不能化解,因此魂魄受损,这才昏睡多日,不能自醒。老夫早年秉承家学,对魂魄之道颇有造诣。因此,有一法可冒险一试。”

  那天武尊者见房风啰嗦半天,还未说到重要之处,心中不耐,此时见房风终于说到救治方法,便赶紧出言道,“先生就不要再卖关子了,快快告诉我等吧。”

  房风言道,“尊者莫急,老夫秉承家学,对魂魄之道有所研究,有一自创功法,名唤“鬼门十三针”,此法既可作为修炼功法,亦可作为救人之法。只是作为救人之法时,代价过于高昂,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此法施展之时,需用银针一十三根定住被救治之人周身十三处大穴,然后又需修为高深者主动施展老夫所创离魂之法,抽出自身魂魄加于被救治之人,再由老夫以一身修为控此魂魄入被救治人之体,完成破损魂魄的修复。修复完成之后,静养七七四十九天,被救治之人才可慢慢恢复。之后,便与常人无异。”

  天武尊者夫妇听到此法闻所未闻,实在过于奇特,一时说不出话来。还是天武尊者之前已经见识过房风切腹救人的方法,知道房风此人医法虽离奇怪诞,但医术却是神妙异常,心下早已存了几分信服。此时便出言道,“此法确实神妙异常,但世间恐怕无人肯抽自己魂魄以为他人所用的吧?更何况,即便找到此等人,又不知以我孩儿病况,需要多高修为方才能够救治。”

  房风听得此言,赞赏一声,道“果然尊者见识不凡。抽魂之人,倒也不难找,世间总有人不惜舍命求物的,更有身犯死罪,在劫难逃之人,尊者只要许诺给其家人以厚报,相信让他答应此事不难。为难的事在后面,公子有天孤煞星在身,一般修为者,恐达不到救治的条件。且据老夫诊断,公子魂魄,已损其二,而抽魂之人,一人只能献出一个魂魄,且抽魂之后,立刻身死。就以境界而言,据老夫保守估计,抽魂之人,修为至少要达到地元境中阶方可。”

  天武尊者夫妇一听此话,顿时如同头顶有冷水泼下。他们知道,修为从低到高依次是一到九重天,九重天之上又分为人,地,天三元境,三元境之上,是传说中的神元境,整个大陆都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达到。而地元境中期的修为,已经可以纵横大陆了,这样的人,在哪里不是一方霸主,不然就是某个世家的老祖宗,那里肯为救一个小儿便舍弃生命的。就是天武尊者自己,也只比这个境界高出一线,仅仅是地元境高阶罢了。而女娇自己,也才不过地元境初阶。

  二人顿时陷入绝望,一时无话可说。

  只听那房风言道,“老夫先前已经说过,此法救人,代价太大,公子情况又特殊,更是需要地元境中阶高手不惜生命才能救治,此条件确实过于苛刻。依老夫看,损失两名地元境中期高手,换得一小儿生命,确实得不偿失。尊者还要三思啊。”

  说完之后,房风便停下不言,冷眼旁观天武尊者夫妇如何选择。只见天武尊者一时呆若木鸡,静立不动,女娇更是失魂落魄,浑浑噩噩。

  半晌之后,女娇突然大叫一声,抱着孩儿跑出了房风屋内。这一声叫声,把天武尊者惊醒,一看自己妻子疯魔一般跑了出去,自己赶紧抬腿跟在后面,也跑了出去。

  这边留下房风一人在屋内。半晌,房风叹息一声,脸上露出不忍之色。

今北游

关于境界,我本来是不想设置具体的修炼境界的,但既然是玄幻小说,没有修炼境界怕是说不过去。之后的章节,会以讲故事为主,修为等级也会讲到,但不会过分细讲,主要篇幅还是讲故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