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美丽新天地

第七章 昆仑奴魂归天外 少公子鸿飞冥冥

美丽新天地 今北游 3110 2020-05-22 23:36:34

  却说众人一看天武尊者这副惨状,大吃一惊,这才回想起阵法开启之前天武尊者说的话,原来他早已知道此次救治,代价就是要失去自己的生命。众人一边悲痛,一边心里也暗暗佩服。

  这时,只听那管家昆仑痛声长嚎起来,他把少公子抱在怀里,同时脸上眼泪鼻涕一齐往下落,边哭边嚎道,“尊者啊,都是老奴糊涂啊,是老奴害了你啊,当初,要不是我一时糊涂,告诉你救少公子的办法,你也不会就这样离去啊。尊者啊,想当初,你是何等的神姿英勇啊…”

  这管家昆仑一边嚎叫,一边把自己与天武尊者的过往种种嚎了出来,言辞里面,全是忠仆感恩之意。旁边的下人们也有不少是跟着天武尊者一起闯荡过的,这时候也被昆仑的嚎叫勾起过往的回忆来,一个个哭得更加痛切了。

  就在众人大哭不停之际,只有一人,安安静静,冷眼旁观,那人就是房风。

  房风听了半日,众人仍是大哭不已,其中最数那昆仑哭得厉害。房风看如此场面,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来到昆仑面前,脸上现出一丝悲戚之色,说道,

  “昆仑啊,天武尊者先前的话,你们也听到了,这都是尊者自己的决定。老夫深知此阵法有伤天和,离魂之人,多半都非死即伤,本是不愿出手的,怎奈尊者非要如此行事。况且阵法原本需要两位地元境中阶高手方可开启,而尊者以一人之力就维持了阵法的运行,实在令老夫佩服。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少公子啊。”

  房风说到这里,声音颤抖,似乎是真的为天武尊者而感动。只听他接着道,

  “眼下,尊者夫人仙逝,而尊者又随之而去,府中能够主持大事的,只有你了呀。况且尊者在开启阵法之前,已经让你们好生扶持少公子,昆仑,你怎能只顾自己沉浸在悲痛之中,而置少公子于不顾呢。而且,尊者既已逝去,还是要尽快入土为安才是呀。”

  那昆仑本来极为明理,之前是一时悲痛,方才忘了方寸,此刻听房风如此劝说,也就慢慢恢复过来。当下收拾情绪,带领一帮下人们把天武尊者的尸体收了起来,安放在大堂之中。之后又安排人手,在灭风城外十里处的灭风山上打下墓穴,准备安葬天武尊者。

  三日之后,天武尊者已经下葬完毕,城主府由大管家昆仑暂时统领事务。要说这昆仑倒也着实能干,把个城主府管理得井井有条,一应事务也有模有样。

  城主府大堂,正中间的高位上,空无一人,那是原本天武尊者坐的位置。左右两排椅子上,正有两人相对而坐。一人是大管家昆仑,另一人正是那房风。

  只听昆仑开口道,“房先生,先前救治我家公子,先生费心颇多,昆仑在此替我家主人写过。此刻,诸事已了,不知先生接下来有何打算?”

  那房风听到此言,微微一笑,摆手言道,“不必客气,医者救人,本属分内之事。此时,既然少公子无恙,老夫也就要告辞了。”

  那昆仑听房风如此说,似略着急,又道,“却不知先生此行要去往何方?”

  “天地之大,何处不能去得?老夫孤身一人,云游天下,足之所至,便是前行之处。”言词虽是慷慨豪放,但从一个瞎子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人感到一股凄凉之意。

  “房先生,既然如此说,那便是去哪里都行了。我倒有个提议,请先生不妨三思。”那昆仑如此说道。

  “不妨说来听听。”

  “昆仑斗胆请先生在府上住下,一来少公子初生未久,身体虚弱,怕是还要仰仗先生医术。二来,先生如此大恩,我等尚未报答,此刻如放先生离去,日后昆仑有何面目与主人相见于九泉之下。”

  昆仑说这话时,言词颇为恳切。那房风本就不愿离去,听到昆仑提出这样的建议,正中下怀。此刻也就不再过多推辞,只是言明,在此住下也可,只是府中一应事务,不要烦他即可。

  那昆仑自是连连答应,同时暗喜,心道有此神医在,少公子当可安然长大了。

  闲话休提,那房风便这般在府中住了下来。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房风虽是住在城主府内,却整日闭门不出,无人知道他在屋内干什么,只有昆仑来拜访的时候,他才出来。一些下人甚至都不知道府内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却说那小公子,自从当日被房风以及其父天武尊者救活之后,虽说身体较弱,但也一直没有什么大病,眼看着一日日地成长,现在已经接近一岁了,府中的丫鬟们没事都要逗逗他,而他也是一逗即乐,简直成了周围人的开心宝。

  按照这个情形下去,少公子长大成人,然后继承天武尊者的基业,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但管家昆仑却另有一桩心事,眼看着少公子一日日长大,总不能一直“少公子”,“小公子”,“小主人”,“小少爷”的叫,总要有个大名啊。可偏偏天武尊者以及女娇都已去世,这少公子的名字也没有定下来,而昆仑自己更是不敢做主。思来想去,忽然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糊涂。这小少爷的外公不正是当今春秋正盛的新神大炎嘛,外公给外孙取名,正是天经地义。

  于是昆仑便立刻写下书信一封,在信中通报了天武尊者以及女娇去世的消息,连带请新神大炎给自己的少公子取名,并决定少公子的抚养问题。依昆仑来看,那新神大炎得知此信息,必会把外孙接来身边居住,自己也算对天武尊者有了交待。

  信写好之后,昆仑便派出得力心腹将此信送了出去。

  这边信使星夜赶往新神大炎之处不提。

  却说那昆仑当日写信已了,当晚在院中乘凉,忽觉一阵凉风吹过,吹起他一身鸡皮疙瘩,于是就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原本昆仑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毕竟时节近秋。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昆仑当晚睡下以后,第二天就再没起来,之后更是连日发烧,浑身如同烙铁一样滚烫。

  家人慌了手脚,赶忙把房风请来。房风来了以后,一番诊断,连连摇头,说是此病甚是凶险,极为难治。把昆仑的家人唬地连连向房风求救。房风便留下一张药方,让人家人如法炮制。随后便自己飘然离去。

  不料,三日之后,这昆仑却一命呜呼,追随他的主人去了。身后只留下了一个三岁的小丫头,名叫昆小玉。

  府中没了大管家,等于是失了顶梁柱,一时之间陷入混乱。这边昆仑的家人们忙着给他办丧事,另一边府中又有大小各类事情无人处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府中竟然又有流言暗起。说是从少公子出世以来,一年的时间不到,城主夫人,城主以及大管家相继死去,此人不祥,克父克母,甚至连靠近他的人都要惹祸上身。

  一时之间城主府中人心惶惶,连照看少公子的丫鬟们也不敢在少公子身边多待,往往是伺候他吃喝以后,便离他远远的。而那少公子倒也奇特,一个人的时候,不哭不闹,只有饿了才会闹腾一会,其他的时间,非常安静。下人们渐渐也就习以为常,一般不会到他身边去。

  等到昆仑的丧事忙完,众人才又想起这个少公子来。可谁知,整个城主府整整找了三遍,都没发现少公子的人影。不光少公子没找到,连那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房风,也一并消失了。

  这下全府的下人们才慌了神,一个个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又怕少公子的外公赶来之后,迁怒众人,于是纷纷收拾行李,逃了出去。走的时候,自然不免混水摸鱼,顺手牵羊,从城主府里带出去许多东西来,偌大的城主府都快要被他们搬空了。最后只剩下昆仑的家人以及少数忠心的手下还守在这里。

  五日之后,新神大炎才带领着一干随从,风尘仆仆地从千里之外赶来。等他们到来之时,才得知少公子失踪的消息。那新神大炎一向涵养甚好,可面对这与空宅无异的城主府,也是铁青了脸。他强忍着怒气,立刻让人把昆仑一家带来,仔细询问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昆仑的家人不敢怠慢,从女娇难产说起,一直到少公子神秘失踪。

  那新神大炎是何等样人,听完之后就断定此事必与那神秘人房风有关。当下便派人着画工画下房风的画像,全大陆通缉;又发下文书,高价悬赏眉间有斜十字青记的小孩。如此这般施行之后,又让昆仑一家留守城主府,等待找到少公子之后,再做打算。

  新神大炎又亲自带领手下,在灭风城方圆百里之内搜寻了一遍。甚至不惜耗费修为亲自施展无上神功,以高深神魂之力巡视,依然一无所获。几日之后,新神大炎带着一肚子气,离开了灭风城。

  而那通缉令和悬赏令在之后的几年里,虽激起了有心人的多次探查,但最后都没有结果,事情也就慢慢淡了下去。

  少公子和那瞎子房风,就如鸿飞天外,杳无踪迹了。

  

今北游

少公子出生一节,到此结束,之后开始写他的成长以及修炼之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