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1 这仇结定了!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30 2020-06-03 18:02:10

  六月的安城,烈日当空。

  环球中心外有一群发传单的年轻人。

  其中有个样貌十分惹眼的女孩子。

  在一众穿着普通员工服的人里,她只是随意绑了个马尾,也勾了许多人的目光。

  有句话是——男人不是喜欢素颜的姑娘,而是喜欢素颜也好看的姑娘。

  恰好,楚琬长成了99.9%的男人喜欢的模样。

  楚琬不耐烦地拿着宣传单给自己扇风,此刻的她恨不得像狗一样伸出舌头来凉快。

  她觉得自己是脑子抽了,才会答应闺蜜来顶班。

  别人都在努力地和路人交流:“小姐姐,你看看这促销活动吧。”

  而楚琬则是……

  “小姐姐,我能要一张传单吗?”

  楚琬抬眼,递出了两张传单。

  那人还是不肯走:“小姐姐,我能要你的WeChat吗?”

  楚琬:“……”

  总算等到了闺蜜,她脱下肥大的员工服,往闺蜜身上一套。

  她爽快地挥手告别:“小伙汁,好好干,你爹我先撤了。拜!”

  她一分钟也不想多待了。

  她欢脱地往环球中心里边走。

  嘴里念念叨叨:“我是一个保安,爱吃小熊饼干。上班只为下班,喜欢业主小丹。带给业主温暖,业主骂我脑瘫。手持保安三件套,指挥小偷把车盗……”

  热夏的气场太强,还是空调房舒坦。

  楚琬还没舒坦一分钟……

  系统:【仙仙,出门右转,有一个可怜的“被绿人”,需要你救救他呢。】

  楚琬:……

  怕什么来什么。

  这世界上谁会相信一个正常的活泼可爱的姑娘的脑子里有一个“绿帽”系统?

  说出去的话,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会被关进精神病院的。

  这个系统能鉴别人头顶上是否有绿帽,而楚琬存在的意义就是完美地解救那些被戴了绿帽子的人,把他们带离一片“绿”海。

  话说作为一个母胎solo多年的哮天犬,楚琬不止一次怀疑系统是不是找错人了。

  系统表示:既来之则安之嘛,不是谁都有机会拥有这么棒棒的一个系统呢。

  楚琬也不是没想过摆脱这个绿帽系统。

  可惜这个自称“芳草天”的系统扬言过——要么她死,要么她亡。而且它还要用她的尸体在她的坟头上做爆米花。

  至于为什么叫“芳草天”,系统是这样解释的——它的原名是“芳草碧连天”,创造者是一个文青,但是它非常不满意那个名字,因为它不要脸,所以就自作主张改名叫芳草天。

  楚琬认为,不就是不要碧(B)连(脸)嘛,说得这么文绉绉的干啥。

  系统说来就来:【仙仙,你再嘲讽我的名字,我就让你放眼望去全是绿。】

  楚琬:甘霖娘。

  刚走出大厅,跨出右转的那一小步的时候,楚琬看见了一个人物立牌。

  她眯起眼睛,哟呵,不是冤家不聚头,这沙雕的背影照,可不就是那个憨批作者吗?

  归宁,这个名字就很娘娘腔的作者,根据度娘百科,这个作者很喜欢客串自己写的剧本,只是……从来不露脸。

  楚琬认为,不露脸通常是因为长得太丑。

  也不知道闺蜜尹姝为什么会成为一个丑八怪娘娘腔的“妈妈粉”。

  她讨厌这人的理由很简单。

  要不是几个月前帮闺蜜转了那个归宁发布的抽奖围脖,她又恰好中了奖,这个破系统怎么会从快递箱子里钻出来和自己纠缠不休呢!

  不远处的阮之宁打了个喷嚏,他摸了摸耳根子,思考着谁在想他。

  楚琬抬腿,狠狠一踹,正中人物的屁股。

  立牌倒了。

  楚琬飞快地跑掉。

  系统:【你怎么还在记仇啊。】

  楚琬:要不是他,我能和你绑在一起吗?

  系统:【哎呀,就算没有他,我也会和你相亲亲,相爱爱的。】

  楚琬:呕。

  系统:【看见那个文艺小青年了吗?那才是你要找的人。】

  楚琬抬眼一看,这精神小伙的头上正冒绿光呢。

  想必他女朋友正在青青草原上骑着喜羊羊驰骋呢。

  她从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两罐雪碧,走向了小伙子。

  “嘿,老铁,整一罐不?”

  小伙子愣了一下:“整……”

  “你看这罐子是啥色的?”

  小伙老老实实地答:“绿色。”

  没有人会拒绝一个主动搭讪的美女,哪怕有被骗的可能。

  楚琬扯掉拉环,灌下一大口,说:“大兄弟,嫂子是不是去做头发了,让你一个人来逛环球中心?”

  小伙的脸上抽抽,一时语塞:“……”

  尽管他觉着这个女孩子说话神神叨叨,但他对“做头发”这个梗可是熟得很,他当即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女朋友。

  电话那头:“嗯,亲爱的,我在……嗯,我在跑步呢。”

  小伙的脸色不大好看了。

  “拜!”

  楚琬见势不对,赶紧溜。

  系统:【你越来越直截了当了,就不怕别人给你一刀。】

  楚琬:这是你给我找出来的事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轮到系统沉默了。

  楚琬再度路过人物立牌之时,发现立牌又被人扶了起来,她一拳打中了人物的腰,立牌倒下。

  她没想到会被人抓包。

  那个人蹲在立牌后捧着手机,神情古怪地望着她。

  楚琬却在想,这人长得不差,就是那一撮头发太煞风景。

  那撮头发应该被称为“呆毛”吧。

  哎?这人……

  好绿。

  熟悉的铃声响起,她瞥一眼屏幕,看起来,房东太太又来催租了。

  楚琬皱眉,接起电话:“何阿姨,我明天就把钱打给你。”

  何晴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一样,隐隐透着兴奋:“琬琬,阿姨给你找了个合租的对象,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每个月要给我那么多的房租了。”

  楚琬:“……”

  何晴又说:“他最近两天就会搬来,你把楼下收拾收拾,别让人看一女孩子的笑话。”

  楚琬:“好。”

  有人来分摊房租了,楚琬松了一口气。只是这何阿姨的语气怪怪的,什么叫“别让人看一女孩子的笑话?”

  手机里传来忙音。

  楚琬没继续深想。

  而那个头上很绿的人已经不见了。

  【——记仇日记——】天气:灭霸晴

  今天的太阳比昨天前天大前天的还要大,但我知道,绝对不会比明天更大。至于这该死的天气要对我这只可爱的小猫咪(呕)做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在这普通的一天,一个人穿着普通的鞋,很普通地走在普通的街,看到了一个普通的立牌,那就是——我自己。

  我站在不远处不经意地瞟了一眼。这个女人要对我的立牌做什么!

  哦!我的九尾狐奶奶啊,她踹倒了它!我赶紧扶了起来。没想到的是,她杀了一个回马枪。

  我有些哽咽,这个女人是怎么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我要这个女人所有的资料!立刻!马上!

  我回头看了看,我既没有经纪人,也没有秘书。

  我知道生活很苦,但是始料未及的是这也太特么的苦了吧!于是我走进了便利店,想着生活很苦,冰淇淋很甜,可是没有我想要的那一款冰淇淋……

  这仇结定了!

行走的叶阿回

新文求收,后面的小日记为男主心理活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