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2 用兰花指砸门的男人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596 2020-06-04 08:02:00

  昨夜下过一场大雨。

  今天又是艳阳高照。

  空调骤停。

  楚琬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她搓揉着眼睛。

  停电了?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如果用玄学来解释,那就是暴风雨来临之前天会先黑沉下来。

  楚琬又倒了下去,像一条死鱼。

  她回味着刚才的噩梦。

  梦里有闺蜜尹姝,有芳草天系统。

  然而,现实中也是有尹姝,有芳草天系统。

  她的双手枕在脑后,长叹息。

  ——“我的崽发了一个抽奖活动呢!你快来帮我转发一下,那群女人太可怕了。情敌们在群里说二、三十个小号不够看的,气死老娘了!啊啊啊!!!”

  这是上上上个月尹姝对她说的话。

  ——“omg,一刀,这运气逆天了啊!怎么我没有中我崽崽的大礼包呢,嘤嘤嘤……”

  这是上上个月尹姝在电话里的哭诉。

  ——“一刀,你没有在开玩笑吧?芳草天系统?天哪,怎么会有如此绿的玩意儿,我突然就想把我这玩意儿染成绿的了。说正经的,你可别怀疑我家崽崽,宁宁怎么会坑害粉丝呢?肯定是快递小哥有问题!好了,我要去给我的崽打榜了!麻麻爱死崽崽了。”

  这是上个月尹姝挂断她电话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打榜?听听这个词多么老旧啊。

  楚琬嫌弃地“啧”了一声。

  依稀记得当年顶着杀马特发型唱跳的年轻姑娘们在每周二会自发变成彩条条的电视机里拉票。

  还有黑白灰经典配色的背带裤篮球少年微笑着讲出自己的爱好。

  难道是时代退化,山顶洞人作为新新人类重新屹立在了潮流之巅?

  楚琬一想起从归宁后援会寄来的大礼包就觉得头疼。

  一摞书!

  一摞比人还高的书!

  在她将这一堆书送去废品收购站的时候,掉出了一张书签。

  她鬼使神差地捡起来了。

  于是……

  她和这个坑爹系统捆绑在了一起。

  系统:【仙仙,这是你第五百八十三次回忆我们的相遇,原来我们那么甜,那么有爱。我这颗来自七百年后的小心心莫名地甜了起来呢。】

  楚琬:草泥马。

  系统:【小孩子要有小孩子滴亚子,不阔以酱紫讲脏话啦。】

  楚琬:你是不是从“摸仙堡”来的?

  系统:【系统屏蔽楚仙仙】

  “砰砰砰。”

  粗暴的敲门声响起。

  楚琬飞快地换了衣服,抓了抓蓬乱的头发。

  开门的一瞬间。

  四目相对。

  门外那男人瘦瘦高高,正翘着兰花指准备第二波敲门,不,是砸门。

  如果不是他砸门的动静太大,怎能惊动躺在楼上的她?

  砸门的人多了去了,唯独翘着兰花指砸门的,楚琬第一次见。

  楚琬皱皱眉:“你是……”

  男人的嘴角一撇,粗着嗓子说:“哎哟喂,我当我boss找了个什么好地儿呢,没想到就这么个烂地方,也不知道我boss怎么想的,这是人住的吗?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猪圈吧……”

  楚琬捏起了拳头,这个娘娘腔。

  兰花指还在她的眼前晃荡。

  她心生一种冲动——折断他的手指。

  男人已经挤进了门,“哎哟喂,乱糟糟的,还没收拾呢,何晴不是答应我要清场的吗?这位阿姨,你有没有在听啊。这,这里,那,那里,都!得!扫!”

  男人瞎指了一通。

  “你谁啊?”楚琬心中的火气腾了起来。

  男人用食指点在了自己的下巴上,上面还有少许青青的胡茬,看上去是因了起太晚而胡乱刮了一通。

  “我啊,我叫杨阳洋。我是我boss的贴身助理。”

  他在“贴身”二字上特地加重了音。

  “噗嗤。”楚琬笑出了声,“羊羊羊?你怎么不叫羊幂?”

  “你可别乱说啊,大幂幂是我女神,我倒是想叫那个名,可是没那个命啊。”

  楚琬:“但你有病。”

  杨阳洋嫌弃地看她一眼:“难道你就是何晴说的那个早就住进来的女租客?啊呀呀,可不得了了,还会骂人了,我为我boss之后的生活担心极了呢。”

  楚琬翻了个白眼:“你觉得我是不是那个女租客?”

  “是吧,只是看起来没有我想象中的老。”

  “……”

  这仇结定了!

  她一年轻貌美的姑娘,还没大学毕业呢,怎么就老了!

  杨阳洋在桌子上摸了一把:“小阿姨,你快点儿打扫,我boss的东西马上就要搬过来了。”

  楚琬一摊手:“你这么能,你自己扫啊。”

  她转身去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杨阳洋打了个响指。

  涌进来一堆穿搬家公司制服的欧吉桑。

  等到楚琬端着一杯冷水出现在客厅之时,大大小小的箱子将客厅塞满了。

  杨阳洋翘着兰花指,轻轻碰了碰沙发上的那个箱子:“这是boss的内衣裤,可不能乱放,糟蹋了。”

  而后,楚琬亲眼见到了那个箱子裂开了。

  她赶紧捂住眼睛。

  然而她还是没能逃过一条海绵宝宝小内内闯进她眼里的结局。

  “……”

  搬家公司又扛来了一堆奇怪的设备。

  杨阳洋嚷嚷着让他们小心。

  楚琬盯着那些设备,咽了口唾沫,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羊幂,这些不会是……直播用的吧。”

  杨阳洋睨她一眼:“算你识货。”

  “你boss是搞直播的?主播?”

  “偶尔。”

  “什么板块的?”

  杨阳洋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你问这么清楚做什么,是不是私生饭!”

  “还私生饭呢,蝙蝠插毛,真当自己是个鸟儿。”

  “又不是没遇见过,现在这些年轻姑娘哟,可不矜持呢。连内衣裤都要偷,啧啧啧。”

  “嗯?这么野?原味?”

  杨阳洋的脸上出现了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

  楚琬:“没想到除了男的之外也有喜欢这种调调的……”

  她头也不回地往楼上去了。

  她站在窗边,拨通了尹姝的电话。

  尹姝还没睡醒,说话软软糯糯的:“干哈?”

  楚琬:“我的楼下搬来了一个奇怪的租客。”

  尹姝:“怎么奇怪了?”

  楚琬:“好像是个主播,而且是个被人偷过内衣裤的主播。”

  尹姝不屑地说:“切,我家崽崽的袜子都被人偷过呢。被人偷内衣裤的主播算什么鸟儿?”

  楚琬坐到了画板架子前,拿起铅笔,顺手往人像的头发添了几笔,画出了一撮呆毛。

  “就这样吧,我等下去看看那个鸟儿的助理把楼下折腾成什么样了。”

  她挂断了电话。

  她并不知道杨阳洋接了一个长长的电话。

  阮之宁在那一头掰着手指数着自己忘记带走的东西。

  “咩咩,我的魔法棒你带了没?还有我床头柜上那只长得很像你的柴犬布偶。没拿就回去拿,对了,还有我的内衣裤一定不要乱丢,会生病的。什么!箱子破了!还被人看到了!私生饭?!不会吧,我特地选的地方呢。哎呀,你放心吧,好了就这样吧。我去试镜了。”

  杨阳洋暂且舒了一口气。

  Boss不介意就好。

  他又不得不感慨着,boss白瞎了那么一个好看的皮囊了,每次演戏都只拍背影,要是有一天boss拍正脸该多好啊,他倒卖boss的私人物品的生意就会更好!

  黄昏暮色,楚琬给人像画添了一个漂亮的嘴唇。

  “这双眼睛该怎么画才好呢……”她叼着一支铅笔喃喃道。

  【——记仇日记——】天气:和昨天一样晒。

  是在下低估了这个鬼天气,更低估了那个缺了一根筋的羊咩咩。交代的事没有一件能够办妥,没交代的事倒是做的挺顺溜。

  再过几天就该发给他工资了。

  不出意外的话,他能够月入上万,但是他总是能够出乎我的意料。我决定让他猜猜他这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我想,他应该会觉得自己可以得到全额。他真是太机智了!想得美呢,我特么全留给自己,一分钱也不给他。沙雕玩意儿,喝西北风去吧。

  这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