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3 你喜不喜欢我这个大兔崽汁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204 2020-06-05 08:02:00

  楚琬扛着画板,决定去天桥坐上一个晚上。

  她还是没能想出一双能配得上整张脸的眼睛。

  摆好小凳儿,她开始等待。

  像一只伺机而动的豺狼,她盯着每一个路人的眼睛,幻想着下一双眼睛是她所需要的。

  “妞儿,桥下小酒馆,喝几杯不?”

  楚琬抬抬眼皮。

  这个穿着豆豆鞋的精神小伙顶着堪比大熊猫的黑眼圈,嘴角噙着一丝邪魅狂狷的笑,正在用两个手指头“勾引”她。

  楚琬两指夹着一支削尖的铅笔,漫不经心地说:“不了,与其邀请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喝酒,不如先操心操心自己的女朋友吧,她好像正在和另一个男人跑步呢。”

  精神小伙怔住了。

  系统懒洋洋地说:【我可没给你派发任务。】

  楚琬:可是你让我看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

  精神小伙不解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

  “印堂发绿,有点日怪。”

  “……”

  没人喜欢听这种大实话。

  精神小伙觉着这姑娘无趣得很,走向了下一个目标对象。

  系统:【现代人的爱情,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楚琬:互相绿也是常态啦,你绿我一尺,我绿你一丈。

  系统:【这么通透?你就像一个七老八十的和尚在讲经。说起来你做了那么多好事,你还没问我讨奖励呢。】

  奖励?

  楚琬攥紧了笔,努力憋笑。

  系统:【你在笑什么?】

  楚琬:你该不会从绿帽系统变成了红娘机构吧?你说的奖励不就是给我定制一个完美男友吗?

  系统:【对啊,你可以提一个小小的特征点了。注意,小小的!】

  楚琬用笔杆子敲了敲自己的画:那好,我要一双契合这幅画的眼睛。

  系统不再吭声。

  楚琬靠在玻璃栏杆上打盹。

  人来人往没能影响她给自己圈起来的一方小小天地。

  阮之宁在天桥上徘徊。

  他捧着一个陶瓷娃娃。

  这个陶瓷娃娃本来是一对儿,被杨阳洋失手摔碎了一个,杨阳洋忍痛一个星期的工资抵了债。

  殊不知一对陶瓷娃娃价格不过百。

  阮之宁来这里的目的是找到那个卖陶瓷工艺品的小老头,看看有没有再凑一对的可能性。

  小老头没找到,他倒是找到了一只打瞌睡的母老虎。

  他认出了踢倒立牌的楚琬。

  阮之宁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千万别把母老虎惊醒了。

  “等等!”

  身后传来一声大喝。

  阮之宁虎躯一震。

  回眸一笑。

  “有什么事?”

  楚琬平静地打量着他,这不就是昨儿个蹲在立牌后面的“绿人”吗?那一撮呆毛,还有这个无辜的小表情……她是不会认错的!

  怎么会不绿了?

  一天之内就认清现实,痛快分手了?

  楚琬怎么也想不明白。

  阮之宁的手机震动,他打开了微博,有一个头像是小草莓的女孩子给他发了一条私信:老公,你最近都没有发照片了啦,人家想你,么~

  一阵恶寒。

  楚琬瞪大了双眼,又绿了又绿了!

  好绿好绿!

  阮之宁熄灭了手机屏幕,打了个哈欠:“怎么了?”

  “没什么……”

  楚琬的心“咯噔”一下。

  阮之宁的眼尾一弯,一颗小虎牙若隐若现,他笑着说:“那就好,我以为你要带我去桥下小酒馆坐一坐呢。”

  楚琬突然有了灵感。

  这不就是她要找的“眼睛”吗?

  “你别动。”楚琬大声说道,生怕天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用纷纷杂杂脚步声淹没了她的声音。

  阮之宁迟疑地挪了一下脚。

  “都叫你别动!”

  搞艺术的难免会有精神失常的。阮之宁如是想。

  他凑到了楚琬身边,端详着楚琬笔下的人像。

  那一撮奇怪的呆毛,真是煞风景。

  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嘿,原来他也有。突然就转了个念头,这呆毛可真好看。

  他饶有兴味地问着楚琬:“美丽的小女孩,你喜欢苹果汁,还是橙汁,又或者说……是我这个大兔崽汁?”

  楚琬头也不抬:“我喜欢给你脸上来个大嘴巴汁。”

  “……”

  阮之宁有了挫败之感。

  不成,得扳回一局。

  “我给你当了model,怎么说你也得请我喝一杯苹果汁吧?”

  “喝。”

  楚琬的手捏着铅笔在画纸上快速移动,她可不能放走这双现成的眼睛。

  阮之宁心生调侃之意:“万一去了小酒馆,你想要灌醉我呢……话说你酒量如何?”

  楚琬抿唇不答。

  阮之宁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眼前平移过去。

  “是一杯倒,还是一直喝?”

  楚琬一把握住了那根手指头,狠狠地一折:“这么说吧,我家楼下那个收酒瓶子的老大爷都买了两三套房了。”

  “……”

  又一次深深的挫败。

  阮之宁甩了甩发麻发痛的手。

  楚琬又补充道:“安城第一人民医院,去骨科报我名。”

  “能打折?”

  望着那双眼底有无数小星星的明眸,楚琬出了神。

  下一秒,她恢复原状,冷冰冰地说:“嗯,打骨折。”

  “……”

  楚琬停下了画笔。

  她慢腾腾地收拾作画工具。

  阮之宁见状,蹲下身来,视线与她齐平。

  “刚才说请我喝一杯苹果汁的。”

  “我有说过吗?”

  楚琬在心底默念:我是一个杀手,没有感情,也没有cp,还喜欢鸽人,咕咕咕。

  阮之宁确实第一次见这么能耍赖的女孩子,说到底还是接触的太少。

  他曾经是一个喜欢跳级的学生,从小到大没几个玩得长久的朋友。

  唯一一个和他相处了七年的人,还是一个男人。

  永远不会有什么“七年之痒”的说法,对杨阳洋完全提不起兴趣来。

  碰见了楚琬,是他意料之外。

  他正当兴味盎然。

  “小姑娘,鸽人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哪怕是苹果醋你也得给我一瓶,作为我的酬劳。”

  楚琬挑挑眉:“我请你喝风吧。”

  “喝风?”

  “你站在这儿,张大嘴,风就能进你肚子里了。”

  “……”阮之宁顿感头疼,不,是头秃,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不好说话了吗,是他拿不动刀了,还是这个女娃娃太飘了?

  “谢谢。”楚琬还是礼貌地致谢。

  阮之宁拽住了她的画架。

  他一本正经地问:“你是不是玩不起!”

  楚琬一本正经地答:“是!”

  【——记仇日记——】天气:还是那个鬼天气

  没想到今天的仇是“白加黑”。

  有一种打开敌敌畏瓶子看见“开盖有奖,再来一瓶”的酸爽感。

  昨天踢过我的立牌的那个女娃娃真是一块铁板,我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去招惹这么一只母老虎?!

  我心里有一万句猫猫皮,不知当记不当记。

  反正这仇是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