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5 我干了,你随意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03 2020-06-07 08:02:00

  楚琬接到许韵仪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这么长的时间里,她伏在书桌上睡着了。

  她迷迷糊糊地滑到“接听”键上。

  许韵仪在听筒的另一端很是激动:“一刀,一刀,快出来聚餐啊。”

  “聚餐?”

  楚琬用一条手臂支起脑袋,她垂眸,未完成的风景画上沾染了奇怪的色彩。

  她的视线挪到了颜料盘上,本来调好的颜色混作一气。

  颜料盘和阿尔卑斯棒棒糖那样可爱的混合色相差甚远,远到让人害怕。

  她轻叹一口气。

  小睡一下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是啊,大家都要出去实习了,在最后温存的日子里,就一起吃一顿饭嘛……”

  “噢。”楚琬随口应道。

  许韵仪在那一头却是恨不得欢呼雀跃:“你一定要来啊,老地方,就等你一个人啦!”

  “我……”楚琬还没把话说完,许韵仪早已挂断了电话。

  她本想要回家看看那个兰花指“羊幂”把楼下折腾成什么样了,但是许韵仪催得那么急,她还是打算先去“老地方”赴约。

  理了理裙摆。

  她的手刚摸到门把手,穿衣镜里那个有如唱戏曲的脸是怎么回事……

  她抬起手,想要抹去鼻尖上的墨绿色。

  只是……

  整条手臂都是彩色的!

  难道这就是传闻中的精神小伙必备花臂?

  楚琬赶忙去冲洗掉。

  她觉得今天的午睡绝对是最错误的决定。

  **

  能被这群医学生被称作“老地方”的只有在安城医学院两三条街距离外的“清欢楼”。

  这个酒楼的名儿取自苏东坡的《浣溪沙》中的“人间有味是清欢”。

  每当楚琬见到那个古朴的招牌,都会不由自主地感慨一句这老板的胃口可真大,敢称自己的酒店汇聚了人间所有的味道。

  门前的迎宾小姐摆出职业微笑:“小姐,您是有约还是……”

  楚琬回以微笑:“有约。”

  “您请。”

  楚琬由她引着找到了许韵仪在聊天框里提到的包间。

  甫一推门。

  “Surprise!”许韵仪怪叫一声,捧出了——归宁的新书《辞别》。

  楚琬被突如其来的大吼吓得不知言语:“……”

  许韵仪凑到她身边,噘嘴说道:“怎么啦?收到宁宁的新书不高兴吗?”

  许韵仪已经把她当做了同一战线的姐妹了。

  依稀记得那句“只要你粉归宁,我们就是生生世世的好姐妹!”

  楚琬的身子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她瞥一眼自己的胳膊,万幸,还没有起鸡皮疙瘩。

  她微笑着接过了那本还没拆塑封的书:“嗯,谢谢。”

  许韵仪拉起她的手:“来来来,坐着,还有别的惊喜呢。”

  对于许韵仪口中的“惊喜”,楚琬实在是不敢恭维。

  能有什么惊喜,无非就是另外两个室友晚到了。

  被许韵仪领着坐到了桌边,空荡荡的包间里连说话都有回音。

  她就不该信了许韵仪那“就等你一个人”的邪。

  她双手托腮,望着放在大圆桌一角的瓷壶。

  清欢楼的东西是仿古的。

  她可没什么心情去把玩一个仿古瓷器。

  只求许某人说的惊喜是真的惊喜,而不是惊吓。

  随着许韵仪的一声:“哎,来了!”

  楚琬抬起头,将视线凝在了虚掩着的门上。

  当先的是室友,她推开门后,一群人挤进了包间。

  这群人中半数多的人是楚琬叫不出名字的,或者说是根本不认识的。

  “都说楚楚最动人,这远观和近看,都是那么动人。难怪我们江哥……”一个男孩子兴起了调侃之意。

  另一个男孩子用手肘拐了拐他:“咳。”

  好几个人意味深长地应声:“噢——”

  这一顿被称作“联谊”的饭吃得并不大舒服。

  也不是不知道这些青春未艾的男男女女们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的聚餐。

  可是谁愿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当做筹码推出去呢?

  就是不知道坐在她身边的那位系草大人的心里舒不舒服。

  凡事不能想太坏,万一这位仁兄也同为筹码呢?

  许韵仪凑到她耳边上说着悄悄话:“一刀,刀儿,你忍忍啊,咱寝室的几个小姐妹儿就指着这顿饭脱个单了。”

  楚琬:“……”

  许韵仪安慰地抚摸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劝道:“刀儿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早些成个家,立个业,抱个胖娃娃……为娘,心疼啊!”

  楚琬反手扭在了许韵仪的手背上,气定神闲地压着声音说:“娘,你都这把年纪了,就别搞这些幺蛾子了,小心腰。”

  许韵仪吃痛地甩甩手:“老娘又不是豆腐腰。”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起。

  她若有所思地瞧着屏幕上显示的几个字——“楚琬,对不起。我只是想见你一次。”

  这字是从小学的汉字,这句是从小学的句式,怎么连到一起,就那么的不中听呢。

  他对不起她什么了?

  难不成是他用绳子绑着她,用刀架在她脖子上,逼着她来这里胡吃海喝的?

  大不了就是做了一个推动剧情发展的“幕后黑手”嘛,她楚一刀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毕竟,要是“对不起”有用的话,要那么多阿Sir干什么!

  吃,必须吃回本!

  这一句“对不起”,她不仅不接受,还要想办法让她自己心里舒坦。

  她自顾自地盛了一碗汤,用眼角余光扫过了身边大男孩子赔笑的脸。

  江皓莅。

  人称安城医学院临床医学系系草。

  长得倒是周正的很。

  瞧瞧这眉眼,再比对比对席间另外数人的五官,果然是他的长相顺眼得多。

  有一个眉心长了一颗痘的男孩子举起倒满了啤酒的杯子:“楚楚,别光顾着喝汤啊,酒是五谷精,越喝越年轻。来,走一个。”

  楚琬端起汤碗:“年纪大了,养生为主。”

  眉心的痘痘特别扎眼,那男孩仍不肯罢休:“喝汤没有情调嘛。”

  楚琬捞过一个杯子,顺手满上:“这回有情调了吧?我干了,你随意。”

  “不成,得多走几个。”

  楚琬抓起一瓶啤酒,轻巧地用筷子掀了瓶盖儿。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瓶子空了。

  楚琬:“我干了,你随意。”

  “哇哦!”年轻人总是容易因为一件小事起哄。

  这就是青春的标记。

  楚琬大大方方地放下瓶子,落座。

  在这一刻,哪怕是住在同一件寝室的许韵仪都对楚琬有所改观,更别说那些只听过关于楚琬传言的男孩子了。

  许韵仪想:原来那个修眉总是一刀切的楚琬,完全没有辜负这个奇怪的外号。

  有人提议道:“吃的差不多了,换个场子吧。”

  楚琬正想借不胜酒力离席。

  天公不作美。

  不,是系统不作美。

  系统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仙仙,下一个任务就在下一个场子里,你得充满艺术地提醒那个人——他,被,绿,了。】

  楚琬:……

  【——记仇日记——】天气:不太晒

  这一章狗作者没有把我放出来,让我在大家伙儿面前露个脸。

  好无聊啊,先记个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