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6 24K纯金哮天犬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71 2020-06-08 08:02:00

  安城最大的KTV。

  灯红酒绿的世界往往会让人迷失。

  而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有这样一处格外灯红酒绿的地,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是很多浪子不愿意回家的理由。

  听闻,这里有初恋的感觉。

  楚琬却觉得,年纪一大把还讲什么初恋,说难听点就是某种服务特别到位,恰好从事服务行业的姑娘特别的年轻,特别的美。

  许韵仪挽住她的手,赞叹道:“刀儿,你刚才好飒啊。”

  好飒?

  又学了一个新词。

  系统:【仙仙,你要很飒地提醒别人。绿人还有十分钟抵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楚琬:……

  有一个和她一样好学的系统真是让人难受得不行。

  许韵仪的手掌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许韵仪笑吟吟地说:“怎么走神了?”

  楚琬摇摇头:“进去吧,他们还在等你。”

  许韵仪嘟嘟唇:“你呢?”

  楚琬一指马路另一边的便利店:“那个啥……”

  许韵仪会意,拍拍她的手:“嗯,我懂。”

  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看许韵仪这古代青楼鸨娘的表情,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被当成亲戚来了。

  其实……

  她不过是想去便利店买一盒薄荷糖而已,清欢楼里的菜放了好多大蒜……

  许韵仪不再将她抓得死死的,挥了挥手:“去吧去吧,我先帮你应付着他们。不过你得快点儿回来,你可是今儿个的重要人物。”

  “我一点儿也不想做这个重要人物。”

  许韵仪可不管她想不想,反正事已成定局,还有什么可挣扎的呢?

  又叮嘱一遍:“快去快回。”

  楚琬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好好好。”

  她还得回来充满艺术、很飒地完成绿帽系统的任务呢。

  系统:【我叫“芳草天”,不叫“绿帽”。】

  住在她脑子里的破烂系统又读取了她的想法。

  楚琬:好的,绿帽。

  系统:【皮,是没有好处的。】

  楚琬:你除了让我放眼望去全是绿还能做什么?

  系统:【我能分分钟带着你自我毁灭呢。】

  楚琬:不用了,在你自爆之前,我先分分钟切腹自尽。

  系统:【那敢情好,到时候我在你坟头上用你的尸体做爆米花,我想,这等奇观一定能上明日头条。】

  楚琬:呸。

  系统:【还不快去。你只剩下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了。】

  楚琬沉默地过了马路,进便利店买了薄荷糖。

  刚拆了包装纸,往嘴里丢了一颗。

  硬着头皮往KTV里走。

  可惜这脚步还没拔动,她就见到了一个老熟人。

  长了呆毛的老熟人。

  显然,在长街上徘徊的老熟人也看见了她。

  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就送卫生眼。

  阮之宁收起了手机,一把擒住了她的手腕。

  她双指并拢,恶狠狠地敲在了阮之宁的手背上。

  冷冷地说:“抢劫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

  阮之宁倒吸一口凉气。

  这女人真歹毒!

  手背上顿起两条红印子。

  “好啊,你个苹果汁。”阮之宁忽然察觉到不对劲,改口道,“鸽子妹妹,我总算等到你请我喝苹果汁的机会了。”

  他嘴角的弧度勾得恰到好处。

  “呆毛君。”互不认识,你叫我一个外号,我定要回敬一个外号。楚琬从不会在这方面吃亏。

  关于苹果汁这件事,早就被楚琬忘到了外太空,已经和宇宙尘埃相依为命去了。

  至于阮之宁这个人,楚琬倒是有那么一丁点兴趣,当然,仅限于他的头顶为什么总是绿绿的。

  她不禁问道:“呆毛君,你有没有女朋友?”

  阮之宁作为一只母胎solo二十六年的24K纯金哮天犬,听到这句话当即就变了脸:“有没有这事与你无关吧。就算我没有女朋友也不要你这样的。”

  “呸。”楚琬狠狠地“啐”了一口,以表不满。

  有人在轻声唤着:“楚琬。”

  楚琬扬起一个笑,哪怕是假笑:“江同学。”

  阮之宁一睨。

  这个衣冠楚楚、老实巴交的男人,和这个浑身都是劣根性的女人,一点也不配!

  他的视线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飘。

  不过周瑜打黄盖这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他还是安静地当个吃瓜群众为好。

  江皓莅荡开一笑:“你怎么还不进去,他们都在等你呢。”

  楚琬瞟一眼阮之宁,回头冲江皓莅甜甜一笑:“刚有个喝大了的大叔找我问路呢。”

  江皓莅愣了一下:“要不我带他走一段?大晚上的,可爱的女孩子还是别和陌生大叔搭腔。”

  阮之宁立马在心里否定了刚才的想法,这个脑子被拷伤的男人和这个歹毒的女人就该绑在一起,互相祸害。

  楚琬:“不用啦,他应该知道怎么走了。”

  她看定阮之宁:“是吧,大叔?直走约一百米往左看,那就是你要的归宿呢。”

  喝大了的……

  大叔……

  阮之宁的嘴角抽搐。

  当他目测了一百米处有个特别大的垃圾桶之后,只想问问这只鸽子良心会不会痛!

  而后他目送楚琬一步三摇,弱柳扶风地迈进了大门。

  他希望在最后一个台阶处,楚琬被绊倒,顺带把门牙跌碎。

  实际上——

  楚琬三步作两步,像一只偷了鱼的猫儿一般欢脱地跳上了台阶。

  哪来的弱柳扶风!

  系统:【目标人物在B13房,沙发拐角处。】

  楚琬刚把阮之宁噎得不行,自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得嘞。

  江皓莅在这一刹那有些许迟疑,是自己精神恍惚了吧,怎么会觉得楚琬像一只嘚瑟地甩耳朵的大兔子……

  江皓莅:“到了。”

  楚琬猛地抬头。

  B13房!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江皓莅将门推开。

  歌声戛然而止。

  “江哥。”那个眉心一颗痘的男孩子把话筒往江皓莅的手里一塞,他扯扯嘴角,“交给你了。”

  于是,沙发拐角处出现了目标人物。

  楚琬别有深意地瞧了那个痘痘男一眼。

  嘿,果然很绿。

  系统:【仙仙,古人有云:宝剑赠英雄。我今儿个就赐你一张神图,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优雅的、艺术的、很飒的提醒他。】

  楚琬打开手机一看。

  好家伙。

  一张拿着电影票自拍的女孩子。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楚琬:盗取他人信息是犯罪。

  系统:【这是从你的朋友圈里找到的。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你不要太感谢我啦。】

  楚琬不知道这破系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不仅授人以渔,还授人以鱼,居心何在?

  系统:【掐指一算,你有血光之灾,我同情你。】

  楚琬:……

  一个破烂系统还会江湖骗子那一套吗!

  【——记仇日记——】天气:突然一场大雨下来

  站在安城最大的KTV外面玩了一把王者农药。

  队友就像是某团外卖的,特别能送。

  看着自己的晋级赛第六次失败,我伤心欲绝。伤心欲绝的我又见到了另一个让我更加伤心欲绝的人。

  她骂我是垃圾!

  我期待那只臭鸽子一个跟斗摔在地面,那时候我一定谢天谢地谢广坤。

  但是老天爷好像聋了,没听见我的愿望。

  我屮艸芔茻,怎么来了一场倾盆大雨!

  这个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