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7 有人相爱,有人在夜里看海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634 2020-06-09 08:02:00

  虽然楚琬觉得绿帽系统的葫芦里多半是卖的耗子药,还是“走过必闻,闻过必死”的耗子药。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去做任务了。

  没人愿意让自己的身体被绿帽系统变成爆米花。

  楚琬大大方方地坐到了痘痘男的身边。

  别人只当她有些不好意思,想找个角落玩手机。

  痘痘男叫朱文凯,他微微红了脸往旁边挪了约摸一个人的位置,“楚楚,随便坐啊。”

  楚琬随意地靠在沙发上,语气也如她姿势一样随意:“相逢是缘嘛,要不,留个WeChat?”

  朱文凯怔住了零点零一秒。

  而后他想到了楚琬掀啤酒盖的豪爽,他忽然“嘿嘿”一笑,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要是江哥知道了,我今晚可是要跪榴莲的。”

  这么一听,她自行脑补了一个犯了错的男人被自家小媳妇拎着耳朵跪上榴莲的场景。

  天哪,难道真是腐眼看人基吗?

  楚琬喃喃道:“很gay、gay嘛。”

  楚琬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么可怕的画面驱赶到脑子外面。

  朱文凯一面解锁手机屏幕,一面将耳朵凑近了,以为是音乐太吵,自己没能听见楚琬说的话:“楚楚,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大清。”

  楚琬有些“做贼心虚”。

  当然,明面上,她还是那个最冷酷的崽,她一口否定自己刚才发出过声音:“我没说什么。你听错了。”

  “噢……”朱文凯半信半疑。

  他摸摸发烫的耳垂,小心翼翼地递出了手机:“是我扫你还是你扫我?”

  扫码这种事,她是可以主动一点啦。

  她果断地添加上了朱文凯。

  江皓莅唱罢一曲,回头望见楚琬和朱文凯正聊得“忘我”,时不时勾勾唇角的楚琬显然没有和他坐在一块儿的时候那么拘束。

  他有些沮丧。

  其实不然,楚琬只是为了达成系统任务而“委曲求全”,对着屏幕一脸姨母笑也是因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而已。

  楚琬觉得有绿帽系统的人生就是如此的朴实无华且枯燥。

  要是没有绿帽系统就只剩下了朴实无华。

  她并不需要枯燥。

  “好了。”她输入了备注,霎时敛起了姨母笑。

  朱文凯正想说些什么,可一看江皓莅走了过来,他不由自主地让出了拐角处的位置。

  “江哥,坐。”

  江皓莅面无表情地坐下,声音低沉:“楚琬,我……好像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通常平静的表象下有无数的暗流涌动。

  比如江同学此时的心就如同在打鼓,那个鼓槌和楚琬的一言一行绑在了一起。

  楚琬笑,他的心就颤了。

  楚琬抿唇不语,他的心把子就在使劲的晃,脑袋里就像有一个随停随走的站台,来了一辆又一辆“呼哧呼哧”的满载的客车,“嗖嗖”地下了乘客,尾气一喷,扬长而去。乱糟糟的。

  楚琬稍稍一抬手,他整个人都快不行了,呼吸急促,心脏“砰砰”乱跳,耳根子发热……

  种种迹象表明……

  他似乎害怕和楚琬有过多接触。

  却又想和她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没有吗?”楚琬一本正经地回答,“我的手机号没有换啊。”

  “……”江皓莅默然。

  他不知道该夸楚琬正经还是该骂一句直来直去的直女。

  好在她没有直接说出他发短信告白被拒的那事。

  更没有提他组了这个局,借她的室友把她诓来这里的事。

  这些抹不去的污点。

  他轻叹一口气:“那个……我能扫一下你的码吗?”

  楚琬打开手机屏幕:“真是,早说嘛。此联系方式非彼联系方式。”

  江皓莅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强装镇定,添加好友。

  他别开脸,不敢直视楚琬的眼睛:“谢谢。”

  楚琬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她还得充满艺术地提醒朱文凯头顶一片青青草原呢。

  许韵仪本想凑过来打破角落里的僵局,奈何沉默中的江同学的气场太大,她悄悄地冲楚琬拱拱手,表示——自求多福。

  楚琬一勾唇,小意思。

  朱文凯的消息提示音响起。

  ——楚琬:兄die,我有一件事想请教你一下。/大兵jpg.(头戴绿帽的小人表情包)

  朱文凯有意无意地瞥一眼专心致志查看楚琬朋友圈的江皓莅。

  难道说江哥有戏了……

  他清清喉咙。

  ——朱文凯:请讲请讲。

  楚琬不知道自己这样够不够“艺术”。

  ——楚琬:就是我认识一个人,不过他好像被绿了……我不知道怎么办。/大兵jpg.

  朱文凯又瞟上了江皓莅,这位学神还没谈恋爱呢,就被绿了?真是太可惜了。

  他沉重地摇了摇头。

  ——朱文凯:这件事,还是让他知道比较好。

  楚琬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点击。

  ——楚琬:就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说啊。/大兵jpg.

  ——朱文凯:确实很伤脑筋。

  ——楚琬:所以我只能在和他聊天的时候默默地给他贴上绿头盔小人的表情。

  ——楚琬:我觉得他应该会懂吧。

  朱文凯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地转过脸,看着视线凝在屏幕上的楚琬。

  系统:【要是你把那张图给出去,就更艺术了。】

  楚琬:可能我的脸会被打到充满艺术。

  系统:【试试。】

  楚琬:敢情不是你的脸。

  楚琬狠下心来,选择图片,发送。

  朱文凯身子一颤。

  一头撞向了放满了酒瓶子的大圆桌。

  只听得“砰”的一声。

  众人纷纷看向朱文凯。

  眉心的痘痘被磕破了。

  他用后槽牙咬开了一瓶啤酒,举起:“喝!今晚不醉不归!”

  江皓莅不明所以,拉了拉他的衣角。

  朱文凯大手一拂,将江皓莅的手拍回了原处,他略带哭腔:“什么狗屁爱情,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众人秒懂。

  毕竟能看到他女朋友在朋友圈贴的那张图的可不止楚琬一个人。

  他们只当是朱文凯分手了。

  应和道:“来,哥几个走起。”

  江皓莅是在场唯一一个没有沾一滴酒的人。

  他借口自己服用了头孢,绝了那些想灌他酒的人的念头。

  于是……

  有了朱文凯带头,这些人一个接一个地开始诉苦。

  一杯接一杯地干掉。

  终于,倒了好几个,瘫了一大堆。

  朱文凯抓着手机,偏偏倒倒地走出了B13房。

  江皓莅立马起身。

  楚琬触到了他的手,往下一摁:“我去看看,你留下来照顾他们。”

  江皓莅会意,这一屋子歪七扭八的人呢,时不时地要扶人去厕所吐一场,留一个大姑娘在这里着实是看不住。

  楚琬也喝了不少,但大抵上还是清醒的。

  他说:“有事呼我。”

  楚琬颔首。

  朱文凯一个屁股墩儿坐到了KTV大门前的台阶上,对着手机痛斥给他戴绿帽的女朋友。

  楚琬靠在门上,平而缓地呼吸着,她嗅到了自己身上若有似无的酒气。

  今晚还是喝太多了。

  朱文凯如她所料,吐了一地。

  然后倒了。

  她上前一步,将朱文凯的头偏到一边,她从包里掏出纸巾,清理了朱文凯口鼻处的污秽物。

  顺手拨出了“120”。

  等到救护车来带走了朱文凯,她蓦地觉得身子轻了。

  她慢慢地站起来,想要到路边拦下一辆Taxi,没想到的是——

  她的脚步虚浮,身体重心偏移,她挺直腰板,一个踉跄,双眼一黑。

  平地起飞。

  难道真要如绿帽系统所说,她有血光之灾?

  “还没到过年呢,就急着给我磕头?”阮之宁戏谑地说着。

  【——记仇日记——】天气:雨刚停

  有人相爱,有人在夜里看海,有人在遇到了一个女人之后timi(王者荣耀)十三连败。

  要不是这场大雨,我怎么会被困在KTV外面打游戏?

  羊咩咩这个不靠谱的渣男,穿着我的衣服(可能),开着我的车(一定),拿着我发给他的钱去泡小美眉了。

  他竟然忘了他还有个可怜催的老板!

  好在,我又等到了歹毒女。

  我正想嘲讽她牛皮吹破了,明明就会醉,还敢吹自己能喝。

  没想到的是——

  她吐到了我的身上。

  这个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