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8 一条龙服务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185 2020-06-10 08:02:00

  楚琬猛然抬起头。

  “又是你啊。”她看见扶住她的手臂有了斑驳污渍,“谢谢。”

  阮之宁褪下衬衣:“能从你的嘴里说出‘谢’这个字,真是不容易。”

  楚琬以为会看到辣眼睛的光膀子男人。

  正准备闭眼。

  万万没想到这人还穿了一件白色短T恤,真是不嫌热得慌。

  楚琬接过阮之宁递来的纸巾,抹了嘴角:“谢谢!”

  阮之宁:“哎哟,狗嘴里竟然可以吐出象牙。”

  楚琬正色说道:“你张嘴。”

  阮之宁咧开了嘴,露出一排白而整齐的牙齿。

  楚琬:“emmm……”

  阮之宁:“怎么?没见过这么整齐的牙?羡慕吗,死仔?”

  一连三个问号砸到了楚琬的头上。

  或许小朋友会有很多问号,但是楚琬不一样。

  楚琬冷漠地答:“看来狗也得分高低贵贱,不是所有的狗嘴里都有资格吐象牙。”

  “……”

  挫败且无力。

  楚琬探出手,想要抽走阮之宁手中的衬衣:“给我吧,我洗好后再寄给你。”

  阮之宁一皱眉,手一横,挡住了楚琬。

  他卷吧卷吧衬衣,顺手丢进了街边垃圾桶:“可以,但没必要。”

  楚琬也不客气:“行,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阮之宁望了望夜幕,再看向黑漆漆的长街尽头,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我送你。”

  此话一出。

  两人齐齐怔住。

  阮之宁在认真思考——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太不符合他的气质了。

  楚琬想着这人是不是想出了如何扳回一局的鬼点子。

  各怀心思。

  楚琬摆摆手:“不用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当即编辑了一条消息发送给江皓莅,表明自己已经在回家路上了。

  江皓莅秒回。

  字里行间能感受到他的有心无力,想要送楚琬一程,奈何身负重任……

  楚琬倒不在意有没有人送她回家,这等小事都办不好,还怎么混?

  楚琬接到了室友许韵仪的电话,她翻来覆去地说着“路上小心”,还赌咒发誓说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楚琬很想敲着她的脑袋告诉她——我信你个鬼。

  **

  然而,这一路上跟在她身后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个欠揍的男人究竟在盘算着什么?

  不会是……

  想要劫财……

  或者劫色……

  想到这里,楚琬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停下了脚步。

  被这人丢掉的衬衫好歹是某知名品牌的私人订制。

  裤子也是同品牌的。

  奢侈啊。

  败类啊。

  铺张浪费啊。

  这种不正之风怎么就不能刮到她的脸上,狠狠地拍打她这张写满了“贫穷”的脸呢?

  且不忙着说这人的腐败。

  就从这个人体面的程度来看,怎么想,也不会做出抢劫穷学生的事儿!

  劫色,这种事就不用她担心了。这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哪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更何况她从不认为自己这张脸能被有心人瞧上。

  楚琬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阮之宁见她不往前走了,在她身后大概有一米远的地方站稳了脚。

  他的眼尾弯弯,一颗小虎牙在楚琬的眼前一闪而过:“前面有鬼?”

  “我后面有鬼。”

  “后面我给你拦着。”阮之宁不在意地说,“话说鸽子妹妹,你也住在那边吗?”

  楚琬蹙额:“是的,在夜市附近。”

  “巧了,我那也是。”

  “在夜市的后面,那里新开了好几家大排档。”

  “巧了,我那也是。”

  楚琬咽了一口唾沫:“过桥,那一排……”

  阮之宁:“江景房……”

  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一个地:“万春小区。”

  又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楚琬想到一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好了,这回冤家成了邻居。

  她安慰自己,大不了下次见面装不认识就好了,不就是装哑巴,不怼这绿人吗?好说好说。

  她看定阮之宁。

  路灯下的他,头上没有一点点绿。

  奇了怪了。

  时亮时不亮?

  接触不良的250瓦大灯泡?

  这时候,阮之宁感觉到裤兜里一阵震动。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一划。

  他礼貌地问候:“你好。”

  在另一端的人可没有这么礼貌且淡定:“啊啊啊,你是不是我老公宁宁……”

  听这口气像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得到他电话号码的狂热粉丝。

  不确定的话……

  那就好办了。

  阮之宁一脸严肃,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对不起,您打错了。”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把控了开关,又突然响起了一声“叮”,那个接触不良的250瓦大灯泡亮了起来。

  楚琬只觉得自己的心神开始晃荡。

  嘿,又绿了。

  这人真是时亮时不亮呢。

  电话那头还在喋喋不休:“怎么会?我可是花了重金买来的……”

  阮之宁:“对不起,这位女士,您真的打错了。”

  “那你这里是……”

  阮之宁:“女士,这里是一条龙公司呢。”

  “一条龙公司?”

  阮之宁:“对的,女士,我公司提供一条龙服务。”

  “一条龙服务?什么服务?”

  阮之宁:“为什么你不问问什么是一条龙呢?”

  电话那头顺着他的话问:“那什么是一条龙?”

  阮之宁:“我就是那条龙。”

  “……”对面沉默了半分钟,爆了一句粗口,“傻缺。老娘的宁宁才不会是这种脑子锈烂了的垃圾。”

  忙音响起。

  阮之宁长舒一口气。

  想必这个带着怒火的粉丝会去喷死卖给她电话号码的那个人。

  楚琬犹豫着说:“你……”

  她好心地想要提醒他的呼伦贝尔大帽子。

  “快些走吧,别叽叽歪歪了。我真怕我这张脸被不法分子看上了。到那时候,我怕他招架不住。”阮之宁拔腿便走,随后又顿住脚步,回眸一笑,“你说,我好看不好看?”

  不知道他哪根筋没对。

  楚琬翻了个白眼:“好难看。”

  阮之宁:“好看就是好看,难看就是难看,你说我好难看是几个意思?”

  “字面意思。”

  **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无数种巧合,而每个人都是被迫在老天爷安排的巧合里疯狂撞车的话。

  楚琬觉得,老天爷一定是太偏爱她了。

  让她一撞再撞。

  等到她撞得头破血流还要在她伤口上撒盐,喷酒精!

  斗宗强者,歹毒如斯。

  阮之宁站在她的大门前,用钥匙,开了她的门。

  Wtf?!

  【——记仇日记——】天气:老样子

  黑夜给了人们黑色的眼睛,但是那只鸽子总是用这双黑色的眼睛对我翻白眼。

  而且,老天爷一定是和我开了一个像他本人一样大的玩笑。

  噢,我的老母亲,我七舅老爷家的三外甥女!

  鸽子居然和我同住一屋!

  这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