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09 我也只是妹妹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185 2020-06-11 08:02:00

  要不是再三确定这里真是她的家……

  楚琬差点儿就拨通了妖妖灵。

  楼下大变样了。

  她面带疑惑地用两个指头拈起盖在沙发抱枕上的一块粉色布料。

  还是一块有着蕾丝边的粉色布料。

  “哎哎哎,你手往哪里摸呢!”

  熟悉的声音。

  映入眼帘的还有熟悉的兰花指。

  楚琬放下了柔软的蕾丝边。

  “真是,到处摸,摸坏了你赔吗?”

  刚从浴室出来的杨阳洋穿着宽松的上衣,他是偏瘦削的那一款,宽大且长的棉质T恤在他身上挂着,如同穿着直筒连衣裙。

  好大一只娘娘腔。

  楚琬微抬下颌:“我也付了租金,我有权使用公共地段的任一物品,懂?任一!”

  杨阳洋的指尖快要戳她的脸蛋儿了。

  楚琬往前走了一步,任由他的手指点到了她的脸上。

  再伸出手,三个指头捏住了杨阳洋的食指。

  一扭,一折。

  杨阳洋倒吸一口凉气:“你你你!”

  “我我我,怎么,还结巴啊?”

  “你你你!”

  “你你你要唱歌吗?”

  杨阳洋的脑门上好似缓缓地浮起了一个偌大的问号:“嗯?”

  楚琬:“我们一起学你叫,一起嗷嗷嗷嗷,没发育完的大脑,见面都不会问好。”

  杨阳洋很想问问这女人是怎么面不改色地说了这么长一段话,他差一点儿就唱出声了。

  楚琬:“是不是很想唱?”

  杨阳洋:“……”

  楚琬打着哈欠:“娘娘腔。”

  在踏上楼梯的那一瞬,她猛地一回头,补上一句:“物似主人形。”

  杨阳洋一时没领会到楚琬这话的意思。

  只听见楚琬房门一开,一关的声响。

  很轻,很轻。

  靠在房间门上的阮之宁轻咳一声。

  杨阳洋突然扭头,堆笑,谄媚道:“嘿,我亲爱的boss。是哪阵风把您给刮回来了?我这还没完全over呢。”

  “羊咩咩,你的约会泡汤了,这么早就回?”

  杨阳洋:“哎呀呀,老板您说笑了,我只是去送送我表妹。这不,下雨天嘛,不放心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家。”

  “我想起一首老歌。”

  没头没脑的一句,让杨阳洋腆着脸问出了口:“老板,哪首歌啊?要不,我给您打开音响,助助兴?”

  阮之宁:“是否每一位你身边的女子,最后都成为你的妹妹……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啊,我的哥哥你心里头爱的是谁,猜不透摸不着诶,我也只是妹妹。”

  随口唱了两句的阮之宁依旧是淡定如初。

  但杨阳洋却不敢再往马屁股上拍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助理,他深知每当阮之宁开始自嘲,就说明接下来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阮之宁抬手,拧上了杨阳洋的鼻头,嫌弃地往他肩膀上擦了擦。

  “你知道那句‘物似主人形’是什么意思吗?”

  杨阳洋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阮之宁看一眼空无一人的木质楼梯:“她说你娘娘腔,我是你的boss。这一句话把两人都骂了,并且还骂你不是人。”

  霎时火大的杨阳洋爆出了一句:“我特么!”

  大有提刀杀上二楼的冲动。

  阮之宁语重心长地说:“希望下一场恶战,你能为我,不,为你自己……你应该能理解不蒸馒头争口气吧?”

  “……”

  怎么能这么不信任队友呢?

  他还想着2V1呢,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推出去挡枪子!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要说。

  杨阳洋正欲开口。

  阮之宁像是有所感应,竖起了手掌挡在他的眼前:“我怕你大脑如她所说,到那时候我又得躺枪。”

  杨阳洋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楚琬的话。

  没发育完的……

  大脑。

  杨阳洋捏紧了拳,他要这女人好看!

  阮之宁叹口气,往自己的房间走。

  杨阳洋知道现在劝阻为时已晚,他在心底默数十个数。

  如他所料,阮之宁重新回到了客厅。

  “来,咩咩,我们聊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楚琬坐在书桌前。

  桌上一盏台灯,两本摊开的书。

  一本是专业书。

  一本是——归宁的新书《辞别》。

  她适才拆了塑封,匆匆翻了几页。不得不说,这娘娘腔的文字还挺美。

  难怪那些女孩子们会为之疯狂。

  她转念一想,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把归宁后援会寄来的书送去废品收购站了!

  明明可以挂到咸鱼宝宝app上赚一小笔嘛。

  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系统:【书,不重要。我,才重要。仙仙,这是你第五百八十四次回忆我们的相遇,原来我们真的那么甜,那么有爱。我……】

  楚琬拿起笔,戳在了手边的草稿纸上。

  楚琬截住了它的话: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系统:【但是你不穿内衣,别人就会以为你是男扮女装。】

  楚琬:……

  头一遭被呛到无言。

  还是被一个烂系统!

  楚琬:你这是哪里学来的骚话?

  系统沾沾自喜:【这本书第一百七十一页上有这句话。我可真是一个好学的系统。】

  楚琬:……

  她决定把这仇记到归宁的头上。

  死娘娘腔。

  她收回刚才的话,这写的什么破文!

  **

  半夜,她被楼下的动静吵醒了。

  看了看墙上挂的时钟——02:38!

  意味着,复习到一点整才睡下的她只睡了一个半小时!

  她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

  手在触到门把手的那一刹,她收回了手。

  她想起了系统念的那句话。

  穿上内衣,整理好衣着,她轻手轻脚地下了楼。

  在看到一片狼藉的厨房之后,她觉得老天爷真是和她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什么叫“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这不就是吗?!

  她吸溜着碗里的面,另一只手拿着两双筷子,敲着装满了面条的铁盆儿。

  就差戴墨镜跷二郎腿了。

  她含糊不清地说:“素面一百,加蛋两百。”

  杨阳洋:“你的心咋这么黑呢?!”

  楚琬:“爱吃吃,不吃滚。”

  两张红彤彤的毛爷爷到了她的碗边。

  阮之宁:“加蛋。”

  杨阳洋内心是崩溃的,boss这么快就对这歹毒的女人屈服了,天哪,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世间万事万物都逃不过哲学家王大师的“真香”定律。

  比如杨阳洋忍住疯狂分泌的唾液,恭恭敬敬地捧上了两张红票子:“楚哥,我也要。”

  尽管在喝干最后一口面汤后,一切又变了……

  【——记仇日记——】天气:透心凉

  我吃了有生以来最贵的一碗面——两百块!

  我这个人脾气是相当的好啊,通常不生气的,但是一旦有人触碰到了我的底线的话!!!!!

  那我会降低底线。

  仇,还是要记的。

  等我吃完最后一口。

  嗝er~

  这仇结定了!

行走的叶阿回

建议配合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