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13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25 2020-06-15 08:02:00

  楚琬缓慢地做着深呼吸。

  文艺?

  文艺地提醒别人被绿?

  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系统以冷冰冰的机械音提醒:【上一次任务只能勉强蹭上及格线,这一次任务请加倍努力!】

  楚琬回想起痘痘男的那个任务。

  优雅、很飒、艺术性……

  呸。

  她突然想到了僵尸道长林正英,但绿帽系统并不是什么缠人身的恶鬼,用传统的驱鬼仪式是不能把它从身体里赶走的。

  系统:【仙仙,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楚琬:那我想点不危险的?

  系统:【不用了,我已经为你订好了电影票。】

  楚琬的消息提示音响起。

  接连响了好几次。

  最下面的一条消息是提示她支付成功。

  绿帽系统太可怕了,竟然能遥控她的手机!

  是不是可以用它去洗劫银行?

  神不知鬼不觉地让银行账户多出几个零……

  它不香吗?!

  系统:【小孩子的思想不要这么危险。】

  楚琬没有管它的说教,指腹在手机屏幕上一捺。

  什么鬼?

  两张票?

  系统热心地为她解释道:【我想,你需要绿毛龟司机陪伴。毕竟看这种爱情文艺片,你一只单身狗太扎眼了。】

  楚琬:可是你花的是我的钱。

  系统:【我不花你的钱,难道还花我的钱?】

  楚琬:甘霖娘。

  系统:【忘了和你说,那个小可爱挑的场次和位置都挺好的,我也给仙仙预备了vip金座呢。退票是不可能退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退票,亲,这里不支持退票呢。】

  楚琬:……

  她的心正在暴风式哭泣。

  多了一张票,意味着多花她好几顿饭钱,这样一来,让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很想学大鸟萌妹“嘤”上几声。

  但楚琬一想到“嘤嘤嘤”三个字就觉得喉咙发痒,一坨老痰堵在喉咙口了。

  发泄不出的情绪容易使人烦躁。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于是……

  她:我去年买了个表。

  系统:【这话听过了,然后呢?】

  不要碧连的芳草天系统并不畏惧这么一句轻飘飘的骂。

  楚琬看着银行卡余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之前的她,还是可以吃土的她,现在的她,也许成了只能站在天桥上喝喝风的她。

  楚琬:我没想到你是表中之王。

  系统没声了。

  楚琬:我教你练刀,你练剑,你还上剑不练,练下贱!金剑不练,练银剑!给你剑仙你不当,赐你剑神你不做,非要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剑人,你这个贱人,贱系统!

  系统:【……】

  过了半分钟,系统重新活了过来:【我下次一定……】

  楚琬:草泥马,别跟我提下次。

  “下次一定”这种白嫖党用来敷衍别人的客套话,她要是信了,她就是憨憨,还是铁打的那种憨憨。

  下次根本就没有一定!

  阮之宁通过后视镜看见了一脸懵逼的楚琬。

  他不禁琢磨了起来,原来一只无情的鸽子也会有老年痴呆的时候。

  “咳。”

  他清了清喉咙。

  楚琬回过神来,一口气说了很长一段:“大兄die,喜欢看爱情文艺片吗?如果你想看的话,就在下一个路口左转。别问我为什么请你看电影,可能是因为我手滑多买了一张票又不能退吧……你不去也无所谓,我一个人躺在两个椅子上看挺舒服的。”

  阮之宁狐疑地瞧了她的一眼。

  后视镜里的楚琬尴尬又不失礼貌地一笑。

  “噗嗤。”他笑出了声。

  “有什么值得笑的?”

  阮之宁:“你的话和街上的精神小伙搭讪漂亮妹妹时用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是一个套路。但人家多洒脱啊,你这扭扭捏捏的……喜欢就直说嘛,我,可以考虑从了你的啦。只限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哦……”

  “……”

  阮之宁在斑马线前踩下了刹车。

  趁着等红灯,他回头看定楚琬:“女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

  哪里来的憨批总裁?

  当然,阮之宁自己也绷不住这种憨批总裁的冷酷脸,又荡开一笑。

  “时间?”

  楚琬飞速地瞥一眼手机屏幕:“八点二十。”

  “还来得及吃晚饭。”

  **

  阮之宁捏着电影票,站在偌大的宣传海报前感慨万千。

  这个时间段里有两场电影。

  一场是楚琬定下的爱情文艺片。

  另一场电影则是根据他几年前写的一本小说改编而成的。

  他还在剧中客串了一个……不,是一具尸体。

  那一具由他饰演的尸体是多么的丰神俊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啊……

  抱着两大桶爆米花等待入场的楚琬闯入他的视线。

  “阮先生,我不大明白你为什么会买两大桶爆米花!”

  阮之宁理直气壮地说:“她们有的,你也要有,还得更上一层楼。”

  在别人那里,这话听起来就是男友力Max。

  他又接上一句:“楚小姐,你要知道,她们的男朋友可以和她们共享一桶爆米花,一杯奶茶,而我们是不能共享的!”

  “……”

  好像有点道理。

  这并不能阻止一手抱一个和某基全家桶差不多大小的红色纸桶的她有一脚把阮之宁踹到墙上贴着的冲动。

  对了,还有超大杯的奶茶,正挂在她两条胳膊上摇摇晃晃。

  阮之宁:“因为我是人,而你是单身狗。物种不同啦,你快把你的尾巴藏起来,这里不能带宠物入场。”

  “……”

  直到检票入场落座,楚琬都能听见周围人的窃笑声。

  楚琬发誓,再和阮之宁看电影,她就是铁憨憨。

  因为这人总是在猜测剧情,偏偏这个剧情又被他猜的八九不离十。

  还有一点,每逢泪点,他老是会凑到她耳畔“解析”一番,活生生地把她带歪了——别人攥着纸巾拭泪,她掐着大腿止住想要爆出口的笑声。

  ——“你看这人,脖子上有被种草莓的痕迹,可是他在剧里扮演单身狗,你猜是谁干的?”

  ——“还有那个女人,她的口红涂歪了。”

  ——“忘了他,我偷电瓶车养你。”

  ——“那夜的雨好大,就像湘琴让直树去自首一样大。”

  ——“哦,你问自首什么啊?偷电瓶车啊。”

  楚琬在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去了一趟洗手间,悄悄地拍下了一男一女手拉手前往厕所,并在走道上亲吻的照片。

  接下来,就是干大事的时候了。

  阮之宁拧着眉头,站在她身后压低声音问:“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狗仔队?”

  【——充满问号的日记——】天气:喝了冰奶茶就不热了

  为什么鸽子妹妹突然邀请我看电影,她的葫芦里有什么种类的敌敌畏?

  为什么她不选择我演的那一部电影?

  为什么她不喜欢我准备的爆米花?

  我又没有陪女孩子看过电影,别人有的,我都要了更大的,为什么她就不感动呢?

  最最最重要的一问:鸽子是不是觊觎我的美貌,想要在黑灯瞎火的电影院里毁了我的脸?

  更更更重要的一问:如果鸽子是狗仔怎么办,我要不要换个住所?在线等,挺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