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14 拯救绿帽任务失败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144 2020-06-16 08:02:00

  楚琬没有回头。

  她轻声一笑。

  阮之宁感觉到一个偌大的问号悬在脑海里。

  有什么笑的?

  被识破了不该恼羞成怒?

  这不怒反笑算什么毛病?抽风?

  不会真犯病了吧……

  他犹豫着伸出手,想要戳戳楚琬的肩头,确认她是否还是神志清醒的:“你……”

  楚琬猛然转身,凝视着他的双眼,煞有介事地沉下声说道:“你知不知道得罪狗仔队是什么下场?”

  “……”

  阮之宁扯扯嘴角。

  他不过是随口那么一问,怎么还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转念一想,楚琬要是个狗仔队队员,多半得饿死。

  不拍他这个风头正劲的大明星,反倒拿着手机去拍牵手手的狗男女。

  这货的业绩,吃枣药丸。

  要是哪一家公司聘用了她,他只能说这家公司的HR眼光独到,可能是跟老板有仇吧?这可是活生生地把公司玩到倒闭的节奏啊。

  这个世界上即将倒闭一家经营不善且遇人不淑的公司,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楚琬径直往回走。

  留下一个阮之宁站在女厕所外想入非非。

  **

  阮之宁觉得索然无味。

  没人听他分析剧情了。

  这个女人一副“生人勿近、违者立即斩首”的冷酷表情,让他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可能是这里边中央空调的温度太低了吧?

  他才不要承认自己是被一个冷漠无情的狗仔不经意间露出的“吃人”表情给吓了一小跳的。

  而事实上……

  楚琬咬紧了牙关,努力憋住随时想要挂上脸颊的姨母笑。

  手机屏幕忽明忽暗。

  她正装作一个热心市民,以某爆款交友APP上“附近的人”这个功能勾搭上了坐在前面一排的小可爱妹妹。

  这位小妹妹正是今晚的目标人物,荣获“小绿人”称号的不二人选。

  “热心市民”楚琬的两个大拇哥在屏幕上点击点击再点击。

  九宫格键盘完全影响了她的发挥。

  系统又冒了出来,好心提醒:【你和这个小姑娘聊了整整二十分钟,没有一句在点上的。】

  楚琬:你懂什么,这叫人逢知己嫌话少。

  这个被绿的小可爱正在安城医学院就读法医专业。

  她一个劲儿地和人聊解剖。

  还是装作一个弃医从文的老阿姨和别人聊!

  一把辛酸泪啊。

  楚琬本是打算报考这个专业,奈何在填报志愿的时候被慈祥的老父亲插了手,慈祥的老父亲靠在天台栏杆上,用锋利的手术刀指着自己的喉咙,温柔且充满慈爱地好言相劝。

  于是,楚琬填上了临床医学。

  老父亲松了一口气,往楼下一看,腿一软,摔在了硬邦邦的水泥地上,小腿折了。

  当老父亲坐在高凳子上,拖着伤腿为病人做手术的时候还会高声笑谈自己的英雄事迹——拯救了双眼被尸体蒙蔽的亲亲宝贝女儿。

  楚琬叹口气。

  要是老父亲不那么慈祥,她现在也快拥有去某县局子的美好旅程了吧。

  系统:【你已经水了一篇高考作文了。】

  楚琬:莫要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系统:【仙仙,请选择:自爆or自爆or自爆。】

  楚琬:???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这有的选吗?

  难道不是一个结果?

  系统:【距离电影结束还有十分钟,请准备自爆。】

  Wtf?

  楚琬飞快地敲出一段文字:小妹妹,阿姨和你做个小游戏啊。

  ——小可爱:什么游戏?

  ——楚琬:知道真相的你眼泪不能掉下来,怎么样?

  也许坐在前排的小可爱有些懵逼,不知所措,半分钟后才回了一句:好。

  ——楚琬:你之前学过王安石的《泊船瓜洲》吗?

  ——小可爱:学过。

  ——楚琬:说给阿姨听听。

  小可爱虽然不大理解“热心怪阿姨”的做法,但她还是实诚地回复: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怎么了?

  ——楚琬:你是江南岸。

  ——小可爱:啊?

  ——楚琬:消息往上翻。眼睛往身后看。

  楚琬眼见着坐在前排的小萌妹悠悠转身,震惊于两只纠缠在她身后的手。

  楚琬长叹一口气,她还没祭出她好不容易偷拍的图呢。这两人真是心急死了,这热豆腐倒是吃了,还是当着另一个重要人物吃的,就不嫌烫嘴?

  三人行,必有一人先走。

  小萌妹洒脱地走了。

  在楚琬正前方处站定,两指敲敲手机屏幕,再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

  楚琬收到了一条信息:楚琬小阿姨,谢谢你和你男朋友的善意提醒。我早就发现不对了,我是不会哭的啦,绿茶配狗,天长地久。还有呀,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呢。

  男朋友?

  她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可达鸭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她扭过头,看着专心致志玩手机的阮之宁。

  手机微微震动,她又接收了一张来自小萌妹的图。

  图上的她正在偷拍那个闺蜜与渣男组合。

  她秒懂了。

  阮之宁用这个图先她一步去提醒别人被绿了。

  她还傻乎乎的跟人聊了二十多分钟,游走在正题之外!

  阮之宁偏了偏头,冲她勾勾手指,示意她附耳过来。

  阮之宁沙哑着声音,倒让人听出几分蛊惑的味道:“校花,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我的头号情敌?”

  “蝙蝠插毛,真当自己是个鸟儿?!”楚琬恨不得一口咬下这人的耳朵。

  阮之宁只想到几个大字——机会来了。

  平常被鸽子气得多了,血压一路走高,今儿个可算是降血压了。

  什么叫翻身农奴把歌唱!

  这就是!

  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

  阮之宁:“这就恼羞成怒了?翻脸不认人了?拔那啥无情了?平时没脑,多喝九个核桃。”

  “……”

  电影结束。

  阮之宁刚出影院就被杨阳洋拦下了。

  看到娘娘腔欲言又止的委屈模样,楚琬表示还要复习,得先行一步。

  回到家中,她对着摊开的书页发呆,手中握的笔不自觉地在草稿纸上画出了一个长了呆毛的小人儿。

  回过神来的她,抄起红色荧光笔,在小人儿的头上画了一把大刀。

  “刷刷”写上几个带有怒气的字——楚大侠拔刀怒斩呆狗头!

  系统:【任务失败,请确认。】

  已经失败了还确认什么!

  系统:【仙仙即将获得失败奖励。】

  【——楚琬日记——】天气:没看我正在发火吗?

  我以前是不相信“诸事不宜”这个说法的,今天,我信了。

  我以后出门之前一定先翻翻老黄历。

  还有,不管呆毛从哪里来,虽远必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