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15 你有本事反锁门,你有本事开门啊!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40 2020-06-17 08:02:00

  芳草天系统给出的失败奖励是——开盖有奖,再来一瓶。呸,是任务失败,再来一次。

  不,是十次!

  且要在两小时之内完成。

  去哪里找这么多绿人啊!

  楚琬想象自己变成了一条死咸鱼,瘫在了柔软的床上。

  顺手拉过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系统:【鉴于医学生期末考试属于地狱级难度,此任务属于困难级难度。亲亲,这里可以挑选任务时间哦。】

  最后期限是在七月。

  对她来讲,医学生期末考并不算太难。

  她担心的是无法完成这个绿到心发慌的任务。

  毕竟,随时可能自爆的绿帽系统会让她来不及告别这美好的人世间。

  楚琬觉得自己是个积极乐观的人,遇到事情应该往好的方面去想。

  比如绿帽系统好像并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

  偶尔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人情味的嘛,前提是——它没有自卖自夸。

  刚想表扬那么一下下的楚琬把脸一沉。

  系统嘚瑟地说:【我可是一个充满人性化的良心系统。你应该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让你拥有了这么棒棒的系统。】

  楚琬:……

  没有人会为了这个破系统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命运无情的作弄!

  楚琬决定皮一下:如果我不接受任务呢?

  系统:【豪华一秒自爆旅行,这边了解一下?】

  果然如此。

  楚琬:如果两小时之内没有达成目标呢?

  系统:【十分制,完成60%及格,完成80%良好,完成90%有丰厚奖励。没有及格的话就会有紧张又刺激的加时赛呢。】

  她想了想,两小时之内搞定六个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紧张又刺激的加时赛是什么鬼?!她不想拥有!

  至于丰厚奖励是什么……

  楚琬:奖励不会是定制款完美男友吧?

  系统:【bingo!这次允许你提出两个特征点。】

  楚琬翻了个白眼。

  她要这系统有何用。

  两个特征点?

  高矮胖瘦随便挑俩就完事儿了,还得要90%的完成度才能提。

  她连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楚琬正色道:一,我不想谈恋爱。二,我可以自己找到合适的对象。

  系统:【合适与完美相差甚远。】

  楚琬:你怎么就知道我遇不到soulmate?

  系统:【没有我,你将会体验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我不同意!不要你觉得,只要我觉得。】

  为什么有一种系统的部分设定是根据小明的霸总形象来的感觉呢?

  系统接着说:【你听我的,不准和我闹,就这样,都得听我的。】

  好像确实有一股油腻总裁的味道……

  楚琬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你是不是有病病?

  系统:【我不仅有病病,我还有专治不服少女的药药。】

  楚琬:……

  **

  一眨眼,考试周结束。

  在这近半个月的时间里,不论楚琬选择什么时候回到家中,都没有遇见过阮之宁。

  准确来说,她已经快半个月没见过阮之宁和杨阳洋了。

  好似他们搬来的那几天是她做的一场噩梦。

  她在那一场噩梦里化身为换上新款战靴的勇士,带上了最刚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跟名叫“阮之宁”的巨龙battle了好几天。

  她一口冰阔落喷死了巨龙。

  然后,梦醒了。

  阮之宁似乎是死在了她的梦里。

  嗯,死了。

  她捧着一杯橙汁,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宁静的午后。

  随手翻翻几页书,小日子过得是惬意十足。

  没有兰花指娘娘腔和时亮时不亮的250瓦绿灯泡的日子,总是让她对未来充满希望。

  敲门声响起。

  从这种恶毒的声响可以判断门外是个缺心眼在砸门。

  楚琬放下书,脚步轻轻地走了过去。

  她从猫眼里看出去。

  什么都看不见。

  一道灵光在脑袋里横冲直撞。

  她忽地一愣。

  外面这人是个痴汉吧。

  把眼睛贴猫眼上面干什么!

  随后,她听见了一声高呼:“你有本事反锁门,你有本事开门啊!姓楚的,开门啊,开门啊,姓楚的!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楚琬不想理会。

  杨阳洋用更高的声调说道:“好哇,太好了,你太好了!我们刚走半个月你就敢蹬鼻子上脸,你放我进去,我们一并算总账!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楚琬沉着冷静地说。

  杨阳洋:“我不否认否决以及否定!”

  “行,我开门。”楚琬冷冷一哼,“你要是不让我兜着走,我今天就让你知道锅儿不止是铁造的。”

  杨阳洋:“好大的口气!”

  楚琬能想象到杨阳洋翘着兰花指,脸上浮起小人得志的小表情。

  半分钟后,杨阳洋突然发问:“锅不是铁造的还能有什么材质的?”

  “还有不锈钢的啊,傻缺。”

  楚琬又补充一句:“你小时候没见过你妈烧菜用的铝锅吗?瓜怂。”

  杨阳洋叫嚣道:“我妈烧菜不用铝锅。你给我等着!”

  然而,楚琬没有反锁大门。

  她想要开门放恶狗进来之时才发现锁坏了!

  **

  一个小时之后,开锁师傅收拾工具离开。

  楚琬拿着一串钥匙,抱胸靠在门上。

  楚琬:“来,怎么算?你有什么底牌,先亮亮?”

  杨阳洋飞快地说:“戳你大爷的瓜货。”

  楚琬一挑眉:“羊幂,你说什么?”

  杨阳洋咽了一口唾沫,心里有些怕怕,他也说不清道不明这种奇怪的感觉,可能是在害怕这个女人的嘴。

  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吗?

  ——女人之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男人之美,在于说谎说得白日见鬼。

  所以,楚琬是不美的。

  恐怕这一辈子都美不起来了。

  楚琬极有耐心地重复道:“你刚说了什么?我耳朵不大好使。”

  杨阳洋:“我……我没说什么。”

  楚琬:“忘了?”

  杨阳洋梗着脖子:“忘了!”

  楚琬:“那好,我帮你回忆一下。你刚说你是猪。你是不是忘了你是猪?”

  杨阳洋抿抿嘴:“是,我忘了。”

  接下来是一分钟的静默。

  他察觉到自己入了套。

  又改口说:“不,我没有忘!”

  “哈哈哈!”

  楚琬笑得双肩抖动。

  上帝是个中庸者,他不会允许任何事物无节制的生长,他只会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予别人当头棒喝。

  在楚琬这里,系统充当了“中庸者”这个角色。

  系统:【距离仙仙的豪华一秒自爆旅行仅有两天整,请准备发车!】

  【——杨阳洋记仇日记——】天气:原本是美丽的

  为什么要用“原本”这个字呢?我想各位看官姥爷一定知道了前因后果。

  在此,我想诅咒那个姓楚的女人:

  你的奶奶跳广场舞,必没有C位!

  (乱入的楚琬:我奶奶早归西了,不用跳。)

  你的爷爷下棋,必被指指点点!

  (楚琬:他也归西了,你要不要下去找找他?)

  你爸爸斗地主只有3467,没有5!

  (楚琬:我爸的心中只有病人,不会斗地主。)

  战斗失败。

  苍天呐,大地呐,boss快回来救救我吧,我要被气到跟她爷爷一起归西了。

  这仇先记上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