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17 不能飞升的历劫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466 2020-06-19 08:02:00

  套路的味道,她知道。

  她可能不是人,但是羊幂是真的狗。

  用她的套路来搞她的心态?还是现学现卖?也不给记忆衰退留一点时间。

  戴个鸭舌帽,假装自己cos了冯宝宝的楚琬扬起脸。

  笑得很甜,很甜。

  甜到两个梨涡里仿若装满了醉人的酒。

  哪怕她随意地穿了个大裤衩子,拿着一把做工不好的羽扇,脸上是花里胡哨的浓妆,笑起来还是那么的好看。

  看得杨阳洋虎躯一震。

  阮之宁下意识地抬头,看看天,看看忽闪忽闪的星子,完全没有要下雨的迹象啊,为何感觉这么沉闷和压抑呢。

  “羊幂,你再说一遍?这里有点吵,我听不大清楚。”

  杨阳洋觉得口干舌燥,咽着唾沫说:“没事……我……我就是看看你还活着不。”

  他刚说完,就想用夹子把嘴夹起来,听听这张破嘴都说了什么!

  为什么别人给了台阶还不要!

  这叫什么?

  这叫给脸不要脸啊!

  杨阳洋欲哭无泪。

  都怪这张贱嘴。

  楚琬的唇轻启:“当然没有,我的坐骑都还活着呢。”

  “!”大写的感叹号砸到了杨阳洋的脑门儿上。

  楚琬拂过垂下的乱发,别在了耳后:“看来王八也有上进心,都在开始学说人话了,就是不大中听,我还是能理解的。”

  “……”杨阳洋只觉眼前一黑。

  她敢不敢忘了王八这件事!

  呜咦咦呜……

  杨阳洋翘着兰花指,隔空虚指楚琬:“你……你你你……”

  “我什么我。在我这里没有爱的教育,只有铁的纪律,谁惯得你这结巴的臭毛病!”

  “我……我我……”

  一激动就容易犯口吃的杨阳洋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专心致志玩游戏的阮之宁。

  阮之宁凭借一如既往的超强直觉在一瞬间抬起下颌,又骤然埋头。

  默念:你看我不见,看我不见。

  不敢管,更不能管,他还管不着。

  杨阳洋委屈巴巴地蹲到他身边:“我的亲亲boss……”

  阮之宁压着声音:“忍一时风平浪静,你别和母老虎咬……”

  杨阳洋只好冲楚琬一龇牙,回过头来摆摊。

  他的包里有一大堆漫画书,还有一些手办,这些全是阮之宁想要送去垃圾站的东西。

  楚琬瞥一眼,继续打蚊子。

  **

  眼看着长街上的人越来越少,楚琬觉得自己快凉了。

  回去等自爆吧……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有“勾勾”的鞋。

  目测一八三的男孩子蜷起手指敲在了楚琬的画架上:“小妹崽,你这摊子是干哈的?”

  楚琬笑说道:“速写。”

  这人头上还有点绿。

  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得来……全特么费工夫。

  她用一只手遮在脸庞,神秘兮兮地说:“我这个速写不一样,别人摆摊算卦,我速写算命。”

  男孩子的眉毛扭曲,跟一条虫似的。

  “你这是搞事情啊。”说着说着,他就坐到了楚琬摆好的椅子上,“冲你这四不像的宝儿姐,我给个支持。”

  楚琬点头如捣蒜:“谢谢!”

  快哭了啊。

  天哪。

  楚琬:芳草天,可以开始了。

  系统:【仙仙请准备,计时开始!】

  楚琬的笔尖游走在纸上。

  夜市太闹,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纸上的“沙沙”声。

  “行了。”楚琬的指腹在纸后边重重地抹了一条杠,“谢谢。”

  男孩子接过画:“这也没什么不一样啊,就普通速写。”

  楚琬:“你的手在纸后面摩挲一下。”

  男孩子照做。

  眼见着浅浅的绿色在画上之人的头顶亮起。

  惊!

  男孩子的心“咯噔”一下,他转过脸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真是算命的。”楚琬一脸真诚地说道。

  “卧槽!”

  这一声“卧槽”,把路人吸引了过来。

  男孩子当即打了个电话给自己女朋友,对方回复正在闺蜜家玩牌。

  男孩子致电闺蜜,闺蜜答:没人。

  塑料姐妹花,一问就分家。

  男孩子压下火气:“多钱?”

  “变色不要钱。”

  他迅速收起画离开。

  一听不要钱,来了好几个好奇的路人。

  楚琬松了一口气,关键时刻还是靠一种失败的试剂撑了场子。这种试剂本来是为了测试汗液里的成分而制作的,没想到最后的成品只能靠摩擦变色。

  她当时从实验室里带了一瓶回家,想着有机会改良一番,没想到用到了这里。

  第二个人是很正常的,甚至是有人陪着散步的小女人,楚琬白搭了一张速写。

  小夫妻觉得大学生创业不容易,给了楚琬一个吉利数。

  第三个、第四个人倒是变了色。

  之后便没人了。

  等待是漫长且枯燥,更是折磨人的。

  系统:【一个小时倒计时。】

  楚琬:你鲨了我吧。

  系统:【小老妹儿,你怎么肥四?你现在不能死,我还有更刺激的任务等着你做呢。】

  楚琬:你自己玩。

  系统:【不要,我要让你有一种正在历劫的感觉。】

  楚琬:……

  系统:【还是不能飞升的那种历劫。妙啊……】

  妙啊,真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妙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

  楚琬:甘霖娘。

  她失去了打蚊子的乐趣。

  她在这一刻有一种“干脆自爆得了”的悲壮感。

  系统:【那我爆了?】

  楚琬:别!给我个CPR,我感觉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一想到在这种热闹的大街上自己被炸成了爆米花,该有多少沙雕玩意儿“哈哈哈哈”啊,尤其是……

  她睨一眼隔壁摊位上的两个铁憨憨。

  又来人了。

  还是俩绿人!

  天无绝人之路。

  楚琬打起精神完成了两幅速写。

  再次归于平静。

  系统:【还有十五分钟。】

  就差一个人了!

  楚琬四处张望。

  哎哎哎!

  阮之宁……

  他……

  绿了!

  她礼貌地唤道:“阮先生。”

  这种时候就不要再叫“呆毛”了,求人办事就得放低身段嘛。秋后算账这种事才适合她来做。

  阮之宁收起手机,打了个哈欠,没应声。

  楚琬:“阮先生,我给你画一幅吧?”

  阮之宁再次打了个哈欠,没应声。

  楚琬:“一顿宵夜。”

  阮之宁立马起身:“成交。”

  据他观察,楚琬是在试验一种奇怪的透明易干液体。

  她总是悄悄把这种物质涂抹在画纸后面。别人可能因为视觉盲点没发现她的小动作,他坐的地方恰好能够尽收眼底。

  尽管他不知道那种液体是做什么用,但他不想被人当傻子。

  他才不要做无知小白鼠。

  阮之宁眯眼笑起:“楚小姐,怎么个画法?”

  【——整活日记——】天气:你来感觉下就知道了

  鸽子妹为了让我做小白鼠,居然昧着良心说要请我吃宵夜。

  总有许多傻子,明明知道对方的底牌是个“三”,还要在对方装出手里是个“A”的时候竭力配合那人。

  我又不是傻子。

  我有王炸。

  既然她诚心诚意地邀请了我,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应了她。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归宁,决定整活儿了!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作为成年人的我,两个都要!

  不仅要拆穿她的小把戏,还要吃一顿宵夜!

  ——————————————————————————————

  【——楚琬日记——】

  笑得像发春的贱男,简称——贱男春。

  看到贱男春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种预感性悲哀。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却在这里栽了跟。

  希望绿帽系统的评定对我好一点。(双手合十,祈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