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19 我的,情敌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71 2020-06-21 08:00:00

  美好的夜生活,与小龙虾、冻啤酒共存。

  大排档招牌上的小彩灯坏了好几个,远远看过去,只有两个字——大、档。

  阮之宁赞道:“好名字。”

  楚琬翻了个白眼,是挺好的,大而无当嘛。

  简而言之,虽然大,但没卵用。

  “嗯哼?”阮之宁挑眉,似挑衅。

  楚琬剜了他一眼。

  这人是饿了好几天,趁此机会来打牙祭的吧?

  身材看着挺不错,胃口倒比许多有啤酒肚的人还好。

  似乎是看穿了楚琬那点小心思,阮之宁剥开了虾壳:“那些有小肚肚的人反而装不下。”

  楚琬看着他轻车熟路地抽去虾线,将虾仁丢嘴里,再褪去透明手套,抓起杯子,灌下了一大口——冰可乐。

  “我这是在给你节约,要是换成冻啤酒啊……”阮之宁意味深长地一笑,“我能让你下个月的生活费都归零。”

  见楚琬默不作声又迟迟不肯动筷子,阮之宁又说:“不至于这么肉疼吧?我不就吃了一、二、三、四盘小龙虾嘛。”

  楚琬用筷子拨了拨半生不熟的白米饭,一本正经地说:“有寄生虫,我怕死。”

  “我不怕。”阮之宁喊道,“老板,再来一份。”

  再来亿份的话,也可以,但没必要,因为他的肚子装不下。

  等到老板麻利地端上一盘新鲜的麻小。

  阮之宁一边剥虾,一边问:“羊咩咩刚打电话骂你了?”

  楚琬答:“嗯。”

  那个脑子里填满了猪粪的羊幂特地从房东阿姨那里要了她的电话,并拨通了。

  而后没头没脑地喷了她一脸,毫无逻辑的混乱言语中她就听懂了一句——“你的画架夹到我的纤纤玉手了。嘤嘤嘤。”

  跟个娘们儿似的。

  “别往心里去。”

  楚琬惊呆。

  这男人居然会安慰人了!

  阮之宁别过脸,狡黠一笑。现在就往心里去,等下气死了怎么办?

  他:“吃好了。”

  楚琬:“嗯。”

  结账的时候,楚琬点开了付款码。

  阮之宁和她客套了一番。

  “这顿,我请。”他的形象骤然高大了许多。

  要不他趁机拍下了她的付款码,让老板扫了个明明白白,楚琬一定觉得他变成了一个好人。

  楚琬呆望着手中的“支付凭证”。

  阮之宁:“现在你可以往心里去了。”

  楚琬:“……”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楚琬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等等,你背包的拉链没拉好。”阮之宁在她身后说道。

  楚琬感觉到背包被人拽动,但她并不想管这人在她身后做什么。

  这世上的巧合千千万,总有一款适合她。

  就是这么巧,能让她走了没两步就遇上了她打心眼里不想遇到的人。

  江皓莅拦下了他们。

  他的身边还有痘痘男——朱文凯。今天的朱文凯,是眉心痘痘消失了的朱文凯。

  江皓莅:“楚琬,这人偷你东西。”

  楚琬皱了皱眉,回头。

  江皓莅已然捉住了阮之宁的手,头偏向楚琬:“看看包里少什么没?”

  阮之宁轻轻地拨开了江皓莅的手指,掸掸衣袖:“少?应该是多了吧。小伙子长得不错,可惜瞎了。”

  楚琬打开背包。

  十张红色软妹币挺刺眼的。

  确实是多了。

  阮之宁的小虎牙一闪而过:“见到帅哥就走不动路,还冤枉帅哥是小偷。眼睛不要就捐给有需要的人。”

  楚琬觉得自己的脸在抽抽。

  帅哥?

  这人哪来的大脸!

  朱文凯一拍额头,上来劝道:“误会误会,不好意思啊,关心则乱,大家都别往心里去。”

  楚琬算是记住了这句“别往心里去”,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有仇必须当场报!

  亏得江皓莅记性好,认出了那一撮呆毛:“你是那天在KTV外面问路的……大叔!”

  阮之宁的笑容被“大叔”二字击溃:“小伙子脸还能看,可惜长了张嘴。”

  江皓莅:“大叔也不差。”

  阮之宁:“不知道小伙子是哪家农场的屎壳郎?那里粪源一定很充足吧,尝的不少啊。”

  “年纪越大,吃得越多!”

  弥漫开来的火药味。

  一方是披了刺猬皮,吃亏一次报复十次的阮之宁。

  一方是年轻气盛,不愿意丢了面子还被人怼掉里子的江皓莅。

  两人都是能动口绝不动手的君子。

  妄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朱文凯这个和事老站了出来:“说起来,我还没有机会感谢楚楚呢,那天多亏了你啊……”

  不知他说的是提醒绿帽的事还是帮他打120,顺便让江皓莅通知他家人的事。

  一提到楚琬,江皓莅不再和阮之宁斗嘴,话锋一转:“楚琬,那天他们在学院大群说的事……”

  楚琬:“嗯?”

  阮之宁来了兴致,安静等待这颗保熟的“瓜”。

  朱文凯试图打个哈哈圆场:“哎呀,这一看就是楚楚的小叔叔,怎么可能是学妹说的男朋友啊,江哥你可就放一百个心吧。”

  楚琬的脑子急速运转。

  学妹。

  男朋友。

  一定是那天在电影院碰到的小可爱!

  这是哪个群里种出来的瓜?

  都怪自己最近过得太闲适了,忘了去嗑群里的八卦。

  阮之宁在几秒之内理顺了一切,稍抬下颌:“原来你就是那个小妹妹提到的,我的,情敌。”

  楚琬:“……”这人是往死里去坑她啊。

  朱文凯:“!”不会吧,楚楚竟然……竟然真的不要江哥了。

  江皓莅:“?!”我特么的,好想爆粗口。

  阮之宁气定神闲,一脸无辜,甚至认真地扣好了衬衣扣子,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阮之宁。”

  “江皓莅。”

  两人的手一握上,四周霎时间沉寂下来。

  阮之宁笑得人畜无害:“你就是临床医学系的系草江同学吧,我常听鸽……琬琬说起你。”

  江皓莅愣了。

  楚琬一个手刀从中砍断了这两个人紧密联系。

  她压住腾起来的火气:“别演了。”

  朱文凯:“!”龟龟,现在这么漂亮的姑娘都需要租男朋友了?

  江皓莅:“?!”什么玩意儿?演?还有,她……她好暴躁。

  阮之宁讪讪地摸摸鼻尖。

  随即换上一副“听之任之,我宠你”的小表情:“听你的,不演了,我们回家吧。”

  楚琬:“……”

  这人是存了心让她下不了台。

  “有缘再见。”阮之宁拔腿往前走。

  楚琬压着声音,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解释道:“我的邻居,这里不大好。”

  朱文凯心大,笑呵呵地就点点头表示理解。

  江皓莅沉浸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打击里,对这个苍白无力的解释没有丝毫波动,甚至还想笑。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大可放肆一点。

  “明天见。”他勉强扬起一个微笑,“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

  【——记仇日记——】天气: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啊

  鸽子妹回了家,我觉得她随时都有可能张开血盆大口把我活吞了。

  那个姓江的小兔崽子,别以为他有多厉害,今天是我让着他而已。

  今儿个点燃了双响炮,虽然爽,但是我也受了那么一丁点气。

  我是真的受委屈了,我居然主动贴上了鸽子妹假装自己是她男朋友,我的身价暴跌。

  呕!

  这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