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0 第二根半价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254 2020-06-22 08:00:00

  楚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平躺,睁大了眼睛,望着天花板。

  她的潜意识告诉她已经很困了,然而她没有一丝丝睡意。

  系统:【你是为即将成为红娘而兴奋到失眠吗?听说当一次媒婆要倒霉三年。】

  这破系统哪只眼睛看出她是兴奋到睡不着?

  还有,当一次媒婆倒霉三年是什么个蛇皮怪的梗?

  系统没有得到楚琬的回复,它乖巧地说:【晚安。】

  楚琬用手肘支撑起身子。

  探出另一只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她借着床头灯,缓缓滑动手机通讯录。

  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夜来非?

  因为在这种四下无人的夜里,安静到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并且找不到人诉说心里的苦闷。

  多!惨!啊!

  然后就理所当然的夜来非了。

  当然,夜来非这种事是不会降临到楚琬的头上的。

  她可以找到人扯淡淡。

  楚琬的手指头摁在了屏幕的某一处,轻轻点击,拨通了这个“天选之子”的电话。

  亲亲好闺蜜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是多么的动听啊。

  懒懒的,很贴心。

  尹姝:“你个背时砍脑壳的,你是吃饱了撑的?我的姑奶奶,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先是用上了一个敬语——姑奶奶。

  再关心了她的身体承受能力——现在几点!

  看,她还是挺关心自己的,楚琬满足了。

  闺蜜的问候就是这样朴实无华且枯燥。

  楚琬端起水杯,抿了一小口,再抿一小口。

  稳住,不吭声。

  吭声她就输了。

  接下来的事如她所料。

  尹姝的声音渐渐软了下来:“一刀,你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楚琬轻轻搁下水杯,吸溜了下鼻子。

  好像是空调温度太低了。

  尹姝的声调明显提高了不少,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楚琬,一刀,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大晚上的别吓我啊。是谁惹我宝贝儿生气了?”

  楚琬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把自己的脸埋进枕头,开着扩音,瓮声瓮气地说:“难受,想哭,心里苦。”

  尹姝:“是不是那两个背时砍脑壳的贱男人欺负你了?赶明儿我就提刀上门,让他们知道锅儿是铁造的。”

  楚琬翻了个身,笑说:“还有不锈钢的。”

  尹姝:“……”

  她立马反应过来:“好哇,你这死妮子在这博同情!你这个骗子!你就是睡不着,所以来骚扰我,让我也和你一样!最毒妇人心!”

  楚琬:“嗯,孺子可教也。这智商还有的救。”

  尹姝的瞌睡彻底没了:“说吧,你又干了什么糟心的事了。”

  楚琬把今天的事抖落了个一清二楚。

  尹姝:“所以呢?你居然没有发飙!你是不是犯病了?病糊涂了?”

  “我同学在呢,好歹给自己留点形象啊。明天就要去医院接受岗前培训了,他们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我还是忍了。况且这种事越描越黑……你应该能懂。”

  尹姝:“你没有任何形象,谢谢。这样说起来,我倒觉着阮之宁这人奇奇怪怪的。”

  楚琬:“可能就是一个闲到蛋疼的小主播,没事找事干呢。”

  尹姝:“他的绿帽帽时亮时不亮,这就有点东西了。”

  楚琬:“也许,他那个绿帽戴得不够稳,简而言之——接触不良。”

  楚琬是不想管阮之宁了,“拯救绿毛龟”这个任务并没有限时,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滋养自己的拖延症。

  况且,这不是她想救就能冲上去摘了他绿帽子的简单事啊。

  尹姝沉吟片刻:“思维缜密,逻辑清晰,还拉得下面子,玩玉石俱焚的小把戏,重点是,他不仅是个天坑,还是一个会自动填土的天坑。这人确实是个狼灭。”

  楚琬没有反驳的想法。

  而且,阮之宁的心不坏,不然也不会坑了她之后再往她背包里塞钱,只是办法太笨了,搞出那样一个乌龙。

  她心一横:“我要是知道他的直播间号码,我一定要换着号去搞他!不,我得想出个更好的点子,搞他心态。”

  尹姝:“得了吧。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那个红娘的事。”

  楚琬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她接连叹息。

  “我能怎么办呢?给一个娘娘腔介绍对象,这是要我老命的节奏啊。我总不能害人家好姑娘一辈子或者一阵子吧。”

  “一阵子……一阵子……”尹姝喃喃道。

  之后就有了一个馊主意。

  人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的两个女人完全可以演一台戏了,今时不同往日啊。

  楚琬听后“嘿嘿”一笑:“可以啊,猪宝。”

  尹姝打着呵欠:“我睡了。”

  “爱你哟,比心心。”

  尹姝:“滚。恶心心。”

  **

  次日清晨。

  楚琬背上包,推开门的那一瞬。

  和晨跑回来的阮之宁四目相对。

  他白色的棉质T恤已然被汗水浸湿。

  额头上是密密的细汗,还没来得及擦去。

  一撮呆毛依旧十分坚挺。

  阮之宁笑起来的时候偶尔会把他那可爱的小虎牙露出来:“早啊,鸽子。”

  手里拿着面包片的楚琬勾勾唇:“早啊,呆毛君。”

  阮之宁好奇地问:“去哪呢?”

  “医院。”

  “是割包皮呢,还是治痔疮呢?”

  楚琬甜甜地笑起:“是去为您咨询如何同时做两个手术,并且治好您的脚气呢。病人开心,我们放心。术后康复了解下?只要998,神药带回家,来一刀涂一包,包您想挨二刀。”

  她没给阮之宁插嘴的机会:“我院还有第二根半价的特价优惠,您可以带上您的助理一起去感受割皮刀子的锋利以及漂亮护士姐姐带给你们的家的温暖呢。”

  阮之宁:“……”

  她又补了一刀:“通常肛肠科医生都记不住人脸的。”

  好奇宝宝阮之宁又一脚踏入她的圈套:“那记什么?记屁股?”

  “是的,看屁屁识人。以后您的屁屁就是您的通行证。刷它即可进入诊室享受vip服务。开心吗?”

  楚琬就喜欢这样伸头挨一刀,缩头还是挨一刀的傻子。

  阮之宁一步迈进屋子里,“楚医生,门在这里,一路好走。”

  说罢,他把楚琬推搡出了门,顺道反锁上了。

  楚琬冷笑一声。

  小东西,跟爷斗。

  她同许多怀揣着梦想与希望的同龄人一齐迈进了安城第一人民医院的会议室。

  还是熟悉的领导讲话。

  熟悉的聊责任,聊梦想,聊希望。

  以及……

  熟悉的开小灶。

  第一堂课结束,有人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囡囡。”

  【——楚琬日记——】天气:和心情一样好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怼一个正当最好年龄也恰好想怼我的人。

  扳回一局。

  感觉还行。

  只是我希望正义的铁锤能够快一点儿砸碎长了呆毛的脑袋瓜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