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1 租一个女朋友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412 2020-06-23 08:00:00

  “楚院长。”

  “院长好。”

  “楚院长好!”

  一个个年轻人礼貌地打着招呼。

  高大的男人微笑颔首。

  楚琬起身,扬起一个很不自然的笑。

  她妄想尿遁:“我……先去个厕所。”

  站如松,行如风,声音洪亮如钟的男人稍稍加重了手上的力:“楚琬,你签到的时间是八点二十,你在走廊上站了二十分钟,再到厕所里躲了二十分钟,然后踩点进了会议室。选择了一个犄角旮旯。”

  “第一堂课,你认真做笔记,数次避开我的目光。”

  “现在,你还想逃回厕所里去?那里是你赖以生存的地方?你是蛆吗?”

  楚琬讨好地笑笑。

  “我没跟你笑,你也别跟我笑。”

  楚琬一噘嘴。

  “卖萌也没用。”

  楚琬垂头丧气地往墙上一靠。

  “给我站直了说话,谁惯的你这破习惯。”

  楚琬:“规矩这么多,我就该带着行李去沿海城市讨饭吃。”

  “翅膀硬了?信不信我剪了你那双隐形的翅膀。”

  这一套接一套的。

  是时候响起真正的BGM了!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灭亡”

  楚琬默然。

  她就像一只无助小鸡仔。

  她老爹是吃饱的老鹰,无所顾忌地瞎溜达,时不时地还晃两下。

  他们之间的关系很简单,跟猫捉耗子没什么两样。

  她是垂死挣扎的耗子,她爹是一爪拍一个的老猫。

  气质这一块,她爹向来拿捏的是死死的。

  “这就没话说了?”

  楚琬装作听不见。

  来自安城医学院的二十个实习生集中在这一块。

  朱文凯听得这一连串让人不舒服的话想要起身。

  他一向是个耿直boy。

  江皓莅适时按下了他,压着声音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是楚琬的爸爸。”

  拼爹的时代就是这么任性。

  朱文凯心想,难怪楚琬成为这“二十人团”里唯一一个女孩子。

  他好死不死地嘟囔了一句:“楚琬的老爸,那不就是你未来岳父?!”

  这句嘟囔把朱文凯大嗓门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恰好被楚正修听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睨了过来:“过来我瞧瞧。”

  朱文凯一下子怂了。

  楚正修:“同学,你别缩着个脑袋,我没叫你。”

  他端着慈祥的目光认真地打量江皓莅。

  楚琬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楚院长,现在休息时间,我有权支配我的空闲时间去卫生间,谢谢您的理解。”

  楚正修挥挥手:“你去,我和这孩子聊几句。”

  此话一出,楚琬不敢动了。

  她得把自家老爹看好了,生怕他语不惊人死不休。

  楚正修瞥她一眼:“你快去啊,等会儿尿裤子了。”

  楚琬顺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我突然就不想去了。”

  楚正修:“尿闭?泌尿外科的陈医生刚好进修回来,可以帮你看看老毛病。”

  楚琬瞪了他一眼。

  说好的慈爱的老父亲呢?

  本来就和“慈爱”不沾一点儿边。

  她叹口气,想要找个地缝子钻进去。

  副院长张贺往这边走。

  “哎,老楚,这是琬琬啊。”张贺推了推眼镜,“都长成大姑娘了啊。

  “张叔叔好。”楚琬又离开了座椅。

  “二十多了,一事无成。”楚正修平静地说。

  张贺看着楚琬:“你就是这么谦虚。她当年藏进了救护车里被带出去让你一阵好找的时候才多大。真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我们都老了!”

  “是啊,老了。”

  楚琬打心底感谢这位岔开话题的张大叔。

  张贺:“你瞧瞧,果然是美人胚子,现在都成了大美女。有颜还有才,她还是以笔试第一的成绩来我们医院实习的!真是虎父无犬女!”

  楚正修缓缓地扬起唇角。

  做父母的,就喜欢听别人夸自己的孩子。

  楚琬全程当背景板,一个劲儿地微笑,不敢插话。

  朱文凯心中一紧,楚琬是笔试第一名……作为吊车尾的他,瑟瑟发抖。

  老哥俩聊着聊着就走远了。

  楚琬长舒一口气。

  早知道就阳奉阴违,在填报实习单位之时使个坏。

  做个听话的乖宝宝迟早得被慈爱的老父亲用最慈爱的方式给逼疯。

  “一刀,刀儿……”有细细小小的女声在唤她。

  她扭过头去。

  这不是本该出现在第三人民医院的许韵仪吗!

  许韵仪用口型说:“走后门啊!”

  她扬扬手机,示意楚琬看消息。

  许韵仪靠着硬邦邦的后台关系挤进了安城第一人民医院。

  楚琬很是平静,这本就与她无关。

  不过有个熟人,互相照应着,至少能让她在未来的日子里好过那么一点点。

  **

  岗前培训第一天结束了。

  楚琬收拾好背包。

  许韵仪将手挽上了楚琬的胳膊。

  “一刀,一起吃个饭呗?庆祝我们久别重逢。”

  楚琬爽快地应承了下来。

  身后悠悠地传来一句:“楚琬,我希望我明天能够早一点见到你。”

  楚琬冷不丁地颤抖了一下。

  楚正修:“外面住不习惯,就回来,别死撑着。”

  “没有啊,我很习惯。在外面住的感觉,比住家里面感觉好多了。和我跳广场舞的大妈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和她们在一起。回来是不可能回来的。”楚琬转过身冲他一笑。

  楚正修竖起大拇指:“那就再断你一个月生活费。不,三个月,或者半年怎么样?”

  “……”

  楚正修昂首挺胸,大步离去。

  这是胜利者的姿态。

  楚琬的唇角一掀,有什么可豪横的!

  等到一盘接一盘的烤串摆到她的面前。

  许韵仪大方地说:“刀儿,这一顿我请客。”

  楚琬:“不用,还是AA吧。”

  许韵仪使劲儿摇头:“别,那天的事……真的对不起啊。我不该擅自做主的。”

  “没事。我有赚外快的办法。”

  楚琬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放下了手中的竹签子:“小仪仪,你知道,哪里有租男女朋友的吗?”

  许韵仪除了喜欢追星之外,还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流行的东西。

  昨晚尹姝同她提了一下,既然不想坑害了良家妇女,不如就找个心甘情愿贴上去的,完成任务这种事多简单啊。

  一句话——花钱租!

  拿钱办事,贼拉放心。

  许韵仪笑得花枝乱颤:“你租来应付楚院的啊?江同学不就是一个顶好的人选吗?又高,又帅,又多金。”

  “……”这人想哪里去了!楚琬沉下声来,“我是帮我哥租一个女朋友应付家里人催婚啊!”

  【——记仇日记——】天气: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怎么唱起来了)

  楼下的老阿姨管的太宽了。

  她在电梯里贴了一个告示——“XXXXX(我的车牌号)车学得真好,旁边的车位也是你的吗?不会倒车入库就花钱找人帮忙啊,请勿占用别人的车位!管好自己,提高素质!”

  气得我赶紧回家拿起笔写了一张纸条贴在她的告示下面。

  ——“阿姨您好,非常抱歉,我的车停歪了,让你不开心了,不高兴了,不舒服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那个车位是我的,左右两边的车位也是我的,因为车学得不好,所以需要更多的空间。谢谢理解。如有疑惑,请致电物业。”

  而且,今天是被狗作者遗忘的一天!

  生气!

  这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