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2 屠龙少女和屠龙宝刀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09 2020-06-24 08:00:00

  岗前培训结束之前,楚琬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给羊幂租女朋友这件事有着落了!

  许韵仪这个不靠谱的女人难得有一次靠谱。

  楚琬先是千恩万谢,表示下次一定请许韵仪吃饭。

  她还特地捯饬了一番,好歹要看起来像个正经人吧。

  嗯,就是很正经地帮“哥哥”物色收费女友的……正经人。

  岗前培训一结束,她拿起包,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奔了出去。

  见女英雄这件事是最重要的。

  毕竟,楚琬提供的男方人设是:娘娘腔,口吃怪,喜欢翘兰花指,抠门的穷鬼。

  这位女英雄竟然能够接受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她一定得好好会会女英雄。

  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这个人竟然是——

  尹姝?

  偌大的问号悬在楚琬的头顶上。

  乖巧(划掉)可爱(划掉)善解人意(划掉)心肠歹毒的尹姝坐在她的对面。

  红酒在高脚杯里轻晃。

  纤长白皙的手指和葡萄红相映成趣。

  散发着成熟女人魅力的她让服务生都挪不开眼。

  尹姝一字一顿:“小哥,你的,胸牌歪了。”

  噢,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服务生赶紧低头:“没歪啊……”

  尹姝:“请帮我拿一杯柠檬汁。”

  成功支开了服务生。

  楚琬搁下刀叉:“怎么会是你?”

  尹姝漫不经心地说:“刚好看见饭圈里有人在发单。挂了两天,热度倒挺高的,可惜全是吐槽。我只好委屈一下,来你这当屠龙少女了。”

  “……”

  她居然忘了尹姝和许韵仪都是那个劳什子作者归宁的粉。

  区别只在于前者是妈妈粉,后者是迷妹粉。

  两人的角色有一个指甲盖儿大小的偏差。

  看来,饭圈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连男女朋友都能租到!比某宝上只会用变声器哄人睡觉觉的服务周到多了!

  尹姝放下高脚杯,冲她眨眨眼:“还有,据描述来看,我就敲定是你给的单了。正常人哪会这么描述自家的‘哥哥’啊。我可是你的英雄呢,一刀宝贝儿。”

  楚琬:“疯狂暗示?明示?”

  尹姝不客气地说:“这顿饭怎么说也得你买单吧?”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楚琬嚼着一块肉,含糊不清地说着话,“不过你给我出馊主意的时候可没说要帮我的忙啊,怎么就突然想明白了?”

  听了这话,手里没了高脚杯的尹姝在一瞬间变了脸。

  方才还是优雅知性的都市白领,转眼间就变成了张嘴哈哈哈的沙雕少女。

  “你也发现了啊,哈哈哈。”

  “哈,哈,哈?”楚琬冷笑几声。

  从小一起长大的,这货屁股一撅,她秒秒钟就能知道这货拉什么色的米田共。

  尹姝:“我当然不是为了你来的。你也不看看你这张脸够不够大,还想让我亲自出手。”

  楚琬捏捏自己的双颊,再摸摸自己的下巴:“标准瓜子脸。你好好看看我这下巴够不够尖,可不可以戳死你。”

  “瞧瞧这张小破嘴儿。”尹姝赏了她一个嫌弃的小眼神。

  楚琬:“坦白从宽。”

  尹姝答:“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楚琬伸出一根手指:“一顿宵夜。”

  “爽快。”尹姝的手撑在桌上,身子往前探,“那个单发出来之后被崽崽翻了牌。事成之后,我的崽崽要给我发奖励啊!啊啊啊啊!!!崽崽的大礼包,麻麻来了!那群情敌永远不如我,她们那些小婊砸都不愿意为了宁宁崽献身!”

  楚琬用两根食指戳上了嘴角,硬生生地把嘴角抬了上去,露出一个假笑。

  这就是爱情?

  呵呵。

  楚琬:“小心给你寄一个芳草天。”

  尹姝的脸快要贴上楚琬的鼻尖了:“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别瞎猜,你别污蔑我的崽,宁宁是不会坑粉丝的!是快递的问题!听到没有!”

  楚琬把眼前那张写满了“发春”的大脸推开了:“emmmm~别这么近,人家怕怕。”

  尹姝倒回了沙发上:“算了,不和你计较。把那个人的手机号给我,我帮你解决那个绿得发亮的玩意儿。”

  楚琬:“行吧,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的就是好猫。”

  尹姝举起酒杯:“为即将迎来的共赢干杯!”

  酒杯轻碰。

  尹姝豪爽地一口饮尽杯中酒:“你在医院待的这几天,感觉如何?”

  楚琬摆摆手:“甭提了,就我那个老爹,他打心里害怕我日子好过。”

  “让我猜猜……他一定来认亲了,对不对!”

  “你真是他的知心大姐。”

  尹姝嗔怪道:“胡说八道,我还年轻着呢。作妖是他的日常,也是你的日常,你们一老一小就是俩妖精,一天不作浑身不得劲,不但让别人不舒服,还喜欢互相恶心。”

  楚琬撕咬下一大块肉。

  “他可关照我了呢,搞得我跟走后门去的似的。”

  尹姝:“我相信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会更加丧心病狂的。加油,我的刀儿!你是一把屠龙宝刀,不是一戳就破的二哥的充气小伙伴。”

  楚琬:“……”

  二哥的充气小伙伴?

  有一句猫猫皮必须要讲。

  **

  晚餐喝了不少红酒。

  换了个场子又灌了不少啤酒的楚琬站在家门前。

  在包里摸来摸去,许久没有找到钥匙。

  她扬起手,敲门。

  叼着牙刷的阮之宁拉开了门,吸着鼻子。

  带着几分讥嘲:“酒泡鸽子还是鸽子泡酒?”

  楚琬口齿清晰:“酒泡呆毛。”

  阮之宁扬扬眉:“哟呵,挺厉害的嘛,这么多酒还没把你的嘴皮子泡坏。”

  楚琬一把推开他,进门换鞋。

  杨阳洋睡眼惺忪,直挺挺地立在卧室门前,张开大嘴打了好几个哈欠。

  兰花指那么一翘啊,舌头一卷:“你不睡美容觉,不代表所有人都不睡。搞这么大阵仗干嘛啊,干嘛啊。”

  楚琬自认敲门很轻,要怪只能怪这人睡眠太浅了!

  她无奈地耸耸肩。

  杨阳洋的瞌睡还没醒,迷一般地嚷道:“道歉!给我道歉!”

  楚琬撩了下不存在的袖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又行了?”

  杨阳洋:“是!”

  阮之宁往后退了几步。

  可不可以举报我方队友送人头?

  这个杨白给,真是受他受得够够的了。

  酒意慢慢上头的楚琬站到他的眼前:“我今天不把你喷到桃花满天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敷衍日记——】天色:肉眼可见的黑

  在鸽子回来之前,羊咩咩对我说:“我感觉我又行了。”

  我:“为什么?”

  羊咩咩:“我一定能用我新学的祖安语录干掉歹毒女。”

  我:“哦好嗯嗯嗯嗯行好好好嗯嗯,可以好好好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知道了嗯嗯嗯嗯OK嗯就这样。”

  理由虽好,可不要贪杯哦。但凡有粒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吧?

  还有,整活儿是必须要有的,明天干他丫的!

  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吧,沙雕羊咩咩这一波能把敌方送到超神,我先躲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